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455章 泛滥的郊狼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郊狼,是一种只存在于北美的狼,体型比灰狼要小,但就算体型再小也是狼,不是狗。

    它们的毛色通常为土黄色,眼睛是深棕色,长着一条长尾巴,尾巴长度可达身长的一半,由于它们的习性是昼伏夜出,在昏暗的光线下,可能会被人们误认为是流浪狗、狼、狐狸,不过大部分情况下,出现在城市里的郊狼最可能被当成流浪狗。

    郊狼通常于夜间、清晨或者黄昏活动,白天偶尔也会出现,它们拥有一双大耳朵,听觉比狗和狼都要灵敏,极为擅长隐匿行踪,树坑、草丛和修建整齐的花园里都是它们藏身的好所在。

    在中国,除了动物园里以外,野外是没有郊狼的,所以对这种动物的译名并不统一,也有人把它们叫作土狼或者北美小狼,实际上都是同一物种。

    进入21世纪以来,可能是由于人们环保意识的增强,郊狼的数量出现大幅度增长,几乎遍布整个美国,而且它们不怕人,会堂而皇之地闯入城市里。

    西雅图、纽约、芝加哥、洛杉矶、休斯顿……每个大城市的夜幕中都能看到它们悄悄流窜的身影,特别是旧金山,由于毗邻数个森林公园,郊狼的数量已经到了可能会影响人们日常生活的程度。

    据粗略估计,旧金山市区的郊狼数量在50条到100条之间。

    要是在京沪这样人口超过一千万而且大部分集中在市区的超级大都市,100条郊狼也算不得什么,无非是投入大海里的几滴水,但旧金山在中国虽然是家喻户晓的大城市,其实旧金山的市区并不大,起码配不上它的名声,所以100条郊狼就不少了,而且郊狼比流浪狗危险得多。

    流浪狗虽然凶,但大部分时候只要人们不去招惹它们,它们也不会主动攻击人,而郊狼会袭击猫、狗甚至是小孩,有人把它们深恶痛绝地称为“带腿的响尾蛇”。

    然而,如果杨神父所言不虚,貌似旧金山郊狼已经嚣张到开始攻击成年人的地步了,这可是非同寻常的现象。

    大部分食肉动物不会去攻击体型明显大于自身的其他动物,一是这种狩猎本身可能会很危险,二是即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狩猎成功,一顿也吃不下,反而会给其他食肉动物作嫁衣。

    郊狼主动攻击成年人的例子极为罕见,特别是在城市里。

    张子安察言观色,觉得杨神父不像是在开玩笑什么的,毕竟人家是神职人员,神职人员不打诳语。

    他只是有些奇怪,为啥杨神父这么一位神职人员对郊狼了解这么多,而且说起来有鼻子有眼,像是特意经过详细调查,难道……杨神父成为神父之前,在那什么根特大……学,学的是动物相关的专业?那有机会倒是可以跟卫康凑凑近乎。

    飞机脱离了颠簸的气流,飞入平流层,机舱广播提示乘客们可以解开安全带了。

    有人调整座椅的角度,戴上眼罩和耳塞沉沉睡去,有人可能是喝水喝多了,迫不及待地去厕所,有人专注地观看飞机提供的电影,有人忙碌地敲打着笔记本键盘写文档,还有人彼此小声地交谈。

    张子安和杨神父谁也没有起身上厕所的意思,继续之前的话题,理查德暂时也没有找到开车的机会。

    “最近发生的一起郊狼袭击人事件,就发生在当地时间前天夜里,也就是滨海市时间的昨天上午,有一个年轻男人夜里没回家,游荡在一个偏僻的街区里,向其他不学无术的年轻人兜售他随身携带的非法药物。”杨神父说道,“那个年轻人一方面小心提防着警察,另一方面提防着企图黑吃黑的同行,但是他没有察觉到在黑暗中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

    那个年轻人不是头一次趁夜里出门干兜售非法药物的勾当,仗着自己熟悉地形且胆大心细,从来没有失手被警察抓到过,一旦感觉风声不对立马撒腿就跑,没想到前天夜里却栽了个大跟头。

    夜里将近零点的时候,他刚跟几个墨西哥佬儿做完交易,估摸着兜里的货所剩无几,得到的钱应该够挥霍一段时间,就打算撤了,否则身上现金太多容易引人眼红,毕竟美国的移动支付远不如中国发达,就算跟中国同样发达,他也没有傻到会用这种可能被警察顺藤摸瓜的支付方式。

    他刚一转身,就听到附近的树丛里有动静,像是有什么人藏身于树后。

    “谁在那里?”他警惕地喝问。

    没人回答。

    “我警告你,无论你是谁,最好给我滚出来,我可是有枪的!”

    他并非虚张声势,敢在夜里出门活动的人,哪个都不是吃素的。话音未落,他真的从后腰上抽出一把磨掉了编号的枪,对准那棵树。

    “最后一次警告!”

    他确信那不是警察,如果是警察的话,在他抽枪的瞬间,警察就已经开枪了。

    最大的可能,是遍布整个旧金山街头的流浪汉,也可能某个醉鬼。

    呼……

    当那个东西从树后现身时,黑暗中看不清楚,他的神经放松了,以为是一条谁家走丢的狗,于是垂下枪口,咧嘴笑道:“吓死你爹了!来,狗狗!过来!”

    他嘴里咕哝着平时逗狗的声音,还伸手招呼它。

    它靠近几步,稍微明亮的光线照到它身上,他看到了它的眼睛。

    他说不清当时自己是什么想法,但直觉告诉他,这好像不是一条狗,而他的直觉曾经不止一次从警察和同行手里救过他。

    反应过来之后,他想重新抬起枪口对准它,但为时已晚,那东西以奇快的速度扑上来,一口咬住他持枪的那个手腕上。

    砰!

    剧痛之下,他的手指扣到了扳机,而他的枪在夜里是从来不开保险的。

    于是,枪响了。

    子弹险些击中他自己的另一条胳膊。

    不过,枪声也救了他。

    那东西被枪声惊吓,松开嘴,掉头就蹿进了树丛里,跟它出现时一样奇快无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