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453章 同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由于是自费出行,一切从俭,张子安订的机票肯定是最便宜的经济舱,然后在机场的自主值机设备上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

    尽管他没有订多余的座位,理查德却坚持要一起坐飞机,其他精灵则选择回到手机里舒服地度过漫长的飞行旅途。

    张子安本不想答应,因为长时间的飞行,它的吃喝拉撒是个问题,万一拉到他肩膀上,那就恶心了,还会被空姐和周围的妹子误认为是变态。

    最后它保证在飞机上不进食并且尽量少喝水或者不喝水,他才勉强答应。

    “你为啥这么想坐飞机?”他在候机室找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下,隐身的理查德站在他的肩膀上。

    夏天衣服穿得薄,它的鸟爪抓得他皮肤疼,而且在外人看到会觉得他的衣服肩膀部位很皱,显得邋遢。

    “你又为啥想坐飞机?”理查德梳理着羽毛,歪头瞪了他一眼,像是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

    “我是不得不坐,我也想一觉醒来就到达目的地。”他说道。

    理查德嗤笑,“得了吧,你这个白痴是为了看空姐值回票价吧!”

    “那你是为了……看机长?”

    一人一鸟心照不宣。

    过了一会儿,开始登机了。

    果然……对经济舱的空姐质量不能抱有过高的期待。

    张子安找到自己的座位,放好行李。

    每次乘机都像是一张可以开奖两次的彩票,即使空姐质量不够赏心悦目,至少还可以期待一下邻座会不会是一位美女……当然,因为是彩票,所以中奖机率肯定……比较渺茫。

    “你好。”

    不出所料,运气果然糟透了,令张子安怀疑是不是这只贱鸟也有预测未来的能力了。

    来人是一位40来岁的中年男人,尽管不再年轻,身材却保持得很好,两鬓略有灰斑,发量依然不少,最重要的是这人看起来相当有风度,有一种淡定儒雅的气质。

    他的胡子刮得很干净,指甲经过了精心修剪,应该是很注重个人仪表,即使是在这么热的夏天也穿着一套合体的亚麻西服。

    总之,这个男人整洁得有些过分,如果是高档写字楼里叱咤风云的职场精英也就罢了,但既然乘坐经济舱……哪有乘坐经济舱的职场精英?

    张子安对他点点头作为回应,心里猜测他的职业是大学老师,说不定就滨海大学的老师。

    不论如何,虽然坐在身边的不是美女,但至少也不是300斤重的肥宅,总算运气没有背到家。

    “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放好行李之后,中年男人主动搭讪道。

    张子安的肩膀被理查德使劲抓了一下,意思是:经典的搭讪用语出现了。

    其实张子安也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但具体是在哪里见到的,一时想不起来,正因为如此,他猜测这人可能是滨海大学的老师,也许是进出滨海大学找卫康的时候曾经擦肩而过。

    “我记不太清了。”他模棱两可地回答。

    一般情况下,只要不是性格太腼腆,邻座的乘客在飞机起飞前交谈两句倒也正常,漫长的飞行途中,免不了在吃饭、上厕所的时候打交道,若是一句话不说,万一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呢?

    再说,如果对方正好与自己在兴趣、职业等方面有共同话题,旅途也可以减少几分寂寞,说不定还会成为事业上的助力,这都是很常见的。

    这个中年男人挺健谈的,爽朗地笑道:“听你口音……滨海人?”

    滨海市到旧金山没有直达航班,张子安此时是在另一座大城市的机场中转,从这里飞往旧金山。如果能在这里遇到滨海老乡,那也挺不容易的,对方很可能是同乘一架国内航班来此的,只是双方之前没有注意到彼此,直至选了相邻的座位。

    “对。”张子安也礼貌性地反问道:“你也是?”

    “我不是滨海人,但……算是在滨海市工作吧。”中年男人说道:“滨海市也算是我的第二故乡了。”

    “哦……”

    对话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如果继续交谈下去,势必会更深入,而张子安暂时还没想好是否进一步了解这个人。

    忙碌的空姐们核对了乘客名单,确定所有乘客都在飞机上。登机的舷梯正在撤离,机舱门已关闭。

    机长通过广播向乘客们问好,表示飞机即将准点起飞。

    空姐们在座椅间来回巡梭,检查行李架是否安稳,为乘客解决问题,并且温柔地提醒乘客们系好安全带,飞机即将起飞。

    中年男人为了避免西服外套被压出褶,先脱下外套,这才系上安全带。

    他脱外套的时候,张子安没有盯着他看,不过眼角的余光似乎捕捉到一抹淡淡的金属光泽,从他的领口里荡出一道圆弧。

    那是一支银色的十字架,表面由于经常摩挲而微微黯淡,不像刚出厂的金属器皿那样闪亮。

    看到这支摇摆十字架,张子安的记忆深处似乎有所触动,某些因为不是发生在现实里而变得很模糊的记忆被唤醒了。

    中年男人似乎注意到他的视线,把十字架塞回衬衣衣领里,抱歉地笑了笑。

    十字架……

    他与十字架唯一的交集……

    残破的记忆片断如流星般划过他的脑海。

    栽种着法国梧桐的僻静街道……

    西洋式的老式建筑……

    脖子上挂着相机到处晃悠的老法师们……

    喧闹的Coser和大学摄影社团……

    庄晓蝶……

    他盯着中年男人的脸,努力回忆着,“你是不是……在南城区的……”

    中年男人诧异地挑起眉毛,“你来过我们教堂?怪不得我觉得你眼熟。”

    这个关键词像是在张子安脑海里点亮了一盏明灯,一些记忆残片连接起来,褪色的记忆也像是经过数码处理一样重新清晰。

    是的,他去过南城区的教堂,但不是在现实中,而是在梦里。

    梦里的这位中年男人,穿的不是现在这一身便装,而是笔挺的修生长袍,两者之间差异过于悬殊,所以张子安没有认出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