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450章 疑难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空气里一丝风都没有,没走几步,张子安的衣服也被汗水浸湿了。

    好在宠物诊所离得不远,走得快,十来分钟就到了。

    孙晓梦的车停在诊所门口,引擎盖还是热的,旁边停着另一辆陌生的豪车。

    大清早,诊所里空荡荡的。

    张子安推门而入。

    护士龙纤正打着呵欠收拾护士台,看到他来了,赶忙用手掩住嘴。

    “张店长,这么早有事吗?”她问道。

    “是不是有急诊?”他没有客套,开门见山地问道。

    “对。晓梦姐刚进去。”她肯定地回复。

    “嗯……是什么动物?猫?还是狗?”他又问,如果答案不是狗,那他就打道回府,免得打扰人家治病。

    “狗。我还在睡觉呢,就咣咣地砸门。”龙纤怕里面的顾客听见,小声抱怨道。她平时就睡在诊所里,可以省下不少房租。

    “哦……什么病啊?外伤?还是……”他又问。

    “呃……不是外伤,如果是外伤我就不给晓梦姐打电话了……反正状态不好,我瞧不出什么毛病。”她摇头。

    “那我进去看看可以不?”他问。

    龙纤笑道:“只要顾客没意见就行,要不你戴个口罩?顾客可能以为你也是兽医呢。”

    张子安接过她递来的口罩戴上,走到诊疗室门口,探头往里面看了看。

    一条金毛躺在诊疗台上,精神萎靡不振。

    孙晓梦拿着听诊器,在它胸腹处来回移动,虽然她戴着口罩遮住大半张脸,但仍能看出她面容凝重,这意味着金毛的状况可能不太好。

    金毛的主人是一位中年男人,焦急地站在旁边,不停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了?”

    “咳!”

    张子安干咳一声,比划个手势让他冷静,别说话,影响医生的诊治。

    孙晓梦看到他,意外地挑了挑眉毛,但也没说什么,专注地为金毛做检查。

    中年男人可能真把张子安当成诊所的医护人员了,只是看了他一眼,却也没再喋喋不休地催促。

    张子安从旁观察,发现这条金毛眼神呆滞,对陌生人到来的反应很迟钝,瞳孔转动不灵活,而且眼眸有些泛白。它侧躺在诊疗台上,嘴没有闭上,舌头从嘴里里无力地垂落,涎水濡湿了白布。

    过了一会儿,孙晓梦摘下听诊器,给金毛戴上宠物专用的吸氧装置。

    “怎么样?”男人早就憋不住了,迫不及待地问道。

    孙晓梦为难地摇摇头,“暂时还不清楚病因,只能保守治疗,可能要做进一步的检查……”

    “不清楚?”男人像是被气笑了,“能不能治,你给个痛快话,不能治我就不在这里治了!就因为你这里近才过来的,早知道我直接带到宠物医院去了!干嘛来这里浪费时间?”

    “对不起,您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孙晓梦低声下气地劝道。

    “不用但是!能治你就说能治,不能治你就说不能,行不行?”男人粗暴地打断道。

    张子安旁观,都替孙晓梦觉得憋屈,不过这也是国内医护人员的日常状态了,不论是给人治病的还是给宠物治病的——给人治病的医护人员也许还能受到重视,各大医院里也有警卫防止医闹,但这种宠物诊所里的医生和护士,其实可能更加高危,毕竟人们很珍视相伴数年甚至十几年的宠物,早已当成家人和朋友来看待。

    “朋友,你先别急,你想让医生给狗治病,至少要先说说情况,这狗是怎么生病的?”他开口帮腔道。

    “怎么生病?我哪知道?前几天还挺好的,这几天越来越没精神……平时它早上都跳到床上把我和老婆叫醒,但今天早上我和老婆醒来一看,它就这么趴在地上……”男人越说越心疼。

    “它这几天吃什么异常的食物没有?比如外出遛狗的时候。”张子安又问。

    “没!和平常吃的都一样!”男人一口咬定。

    “那……它吃的是什么狗粮品牌?”

    张子安这个问题,令孙晓梦和中年男人都挺意外。

    “狗粮品牌?进口的,那啥名字来着……乐世?就是最近总打广告的那个。”男人想了想,“这跟狗粮有什么关系?早就在吃了,一直没问题,它是这几天才精神不好的。”

    张子安心里一沉。

    乐世,既非薯片也非电视,而是那款美国进口狗粮的中文译名,当时齐桐来向张子安推销的时候,还没有正式的译名,不过为了方便在中国销售,起个好听的名字会有很大的印象加分。

    他无法断言这条金毛的病症与狗粮有关,但它这种萎靡不振的状态,倒挺像废品收购站那几个得了怪病的员工——他没有亲见,也只是听说的,准度度不敢保证。

    中年男人气势汹汹地逼问孙晓梦到底能不能治,他本来就看不起这种小诊所,若不是附近没有大型宠物医院,他根本不会带狗来这里。

    “对不起,我无法给出任何保证,而且我这里的设备也不全,如果你不放心,那就转去大型宠物医院吧。”孙晓梦无奈地说道。她其实挺想找出这条狗的病因,但狗主人的态度令她心里没底,万一治不好……她不想冒这个险。

    “哼!早说啊!磨磨叽叽的……”

    中年男人一跺脚,解开氧气面罩,用力把金毛抱起来,大踏步地走出诊疗室,嘴里还不停地指桑骂槐。

    孙晓梦早已习惯了,尽力藏好眼神里的不甘和屈辱,淡然地摘下口罩,向张子安问道:“你怎么大早上的过来了?还有,为什么要问狗粮的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张子安略加思考,说道:“哦,我是来说一声,我最近有事要出国一趟。滨海市这个季节可能有台风过境,我不在的时候,你有时间的话帮我照应一下店里,当然你这里也要小心。”

    他临时改口,对她的问题避而不答,因为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对于没把握的事,他不想乱说。

    “对了,如果再遇到那种症状的狗,最好找借口推掉。”回店里之前,他忠告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