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441章 成长的烦恼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其实直播间里不少人都看出来了,这位自称嫌疑犯Y的女人,大概是个有钱人,家境不错,起码不用为生计发愁,因为有钱有闲才可以致力于严格的动物保护和环境保护,普通人为工作和生活操劳都累成狗,根本没精力像她那样以环保的方式生活,因为那样的生活显然花销不菲。

    就像目前力推环保和动保的以西方发达国家为主,穷国只能默默看大佬秀操作。

    只是没想到的是,她的矛头并不只针对吃肉,眨眼间又剑指动物表演。

    在整个滨海市,小雪只听说过一家宠物店的猫会跳舞。

    直播间的网友们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起哄让小雪赶快带着她去,大家都想看看这两位思想迥异于常人的大佬间的对话。

    嫌疑犯Y看不到这些弹幕,她注意到小雪哭笑不得的表情,问道:“怎么了?不方便吗?”

    “倒不是不方便……”小雪放慢语速,尽量拖延时间思考,琢磨要不要带这个女人去呢?到了宠物店之后会不会给张子安惹来麻烦?海记狗肉馆的前车之鉴犹在眼前,如果她到了宠物店故技重施把衣服一脱……估计张子安也会挤在人群里一起观摩吧。

    不过,嫌疑犯Y只是因为没带手机,所以拜托小雪引路,只要她打定了主意,就算今天没去成,大不了改日再去,所以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于是小雪还是决定带她去,起码有自己在,关键时刻说不定能当和事老。

    “我知道那家宠物店,可以带你去。”小雪点头,然后挥手想叫辆出租车。

    “不用叫车,那里不是有车吗?”

    嫌疑犯Y把小雪的手按下来,指着旁边说道。

    小雪:“……”

    此车非彼车,停在那里的是一排共享单车。

    不用说,肯定是坐出租车不环保,所以要骑自行车。

    既然她要骑车去,小雪也只能骑车,否则她不认识路。

    小雪很久没有骑过自行车了,不过她好歹穿的是七分牛仔裤,她更担心嫌疑犯Y怎么骑。

    嫌疑犯Y先跨上车座,把及踝的裙角撩至膝盖附近,然后收紧,绑了个活结,如果忽略这个结,看上去就像修身铅笔裙。由于她的油彩没涂到小腿上,所以不会引人注意。

    “帮我扫下码吧,谢谢啦。”她拍拍车座的后方。

    骑自行车时肯定没办法直播,小雪的车技没那么厉害,而且那样容易出危险,所以她跟观众们说了一声,然后暂时停止直播,约定好到了宠物店附近再继续。

    共享单车本身就不够轻灵,小雪又好久没骑车,一上路就歪歪扭扭,像是喝醉酒一样,急得满头是汗,反而是穿着裙子的嫌疑犯Y骑起来很娴熟,刺溜刺溜乱蹿,甚至围着小雪绕着圈花式骑,还好这条街道比较僻静,车来车往很少,没有影响到其他人。

    骑了一会儿,小雪找回以前骑车的感觉,慢慢熟练了。

    两人骑着自行车向奇缘宠物店进发。

    路上,由于直播已停止,不用顾忌给嫌疑犯Y带来麻烦,小雪可以问一些更深入的问题,比如高度环保化的生活究竟会带来多少不便之处,以及她从何时选择了这样的生活,有什么契机,受到什么影响,是否有宗教信仰的因素在内,以及选择这样的生活是否后悔过,毕竟这个选择就令她自己变成一个不被外人理解的孤家寡人。

    为了避免触怒嫌疑犯Y,以及避免过分侵犯个人**,小雪问得很小心,一个问题往往要斟酌很久才问出来,因为对于这种生活方式她实在很好奇才问的。

    除了谈到环保和动保时很正经之外,嫌疑犯Y之前一直以玩世不恭的腔调东拉西扯,令人很难听出她的哪些话是认真的,哪些话又是开玩笑。虽然她差不多三十岁了,却比小雪还要活泼开朗,像个无忧无虑的少女。

    但小雪觉得,意志如此坚定且能做出那么大牺牲的人,内心一定不简单。

    果然,嫌疑犯Y收敛了笑容,一边骑车一边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说道:“从何时开始的啊……是说素食吗?其实我已经记不清了啊……起初只是有意无意地减少了饭菜中的肉食含量,不知不觉的时候,菜已经没肉了,后来发现即使不吃肉我也能活得很好,于是干脆就不吃了。你知道吗?不吃肉可以节省很多做饭的时间呢,蔬菜和水果只有洗洗切一下就可以吃了!”

    十几岁的时候,还是少女的她跟其他同龄女孩子差不多,喜欢走遍京城寻找深藏胡同之中的各种美食,并且兴致勃勃地分享给朋友们。

    那时的她,纤细而敏感,在生物课上不忍解剖青蛙,朋友养的小白兔死了,她比朋友还要伤心,还会把被风雨吹落树下的蝉重新放回树上,但这些事很多同龄的女孩子也会做,而且做了之后还会得到别人的交口称赞,说她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

    她当时并不觉得盘中的牛蛙与生物课上的青蛙有什么关系。

    后来有一次,她去外地旅游,别人请她吃烤全羊,如果不是店家为了证明原料新鲜童叟无欺而把那头小羊牵出来给他们过目,她可能仍然是一个普通的少女。

    她目睹那头可怜的小羊被抗拒着牵到他们面前,过目之后又咩咩叫着被牵出去,在离开屋子之前,它挣扎着回眸望了她一眼。

    就是这一眼,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也许是自作多情,但她认为自己确实从这一眼里看到某些不一样的东西,诸如对生存的渴望和对死亡的恐惧。

    当时她过于震惊且思维混乱,没有来得及阻止,这头小羊还是变成一头金黄色的烤全羊,但是她食欲全无,勉强吃了一口,立刻就吐了。

    从此,她吃肉越来越少,并且开始比同龄的孩子思考更深沉的事情,并且翻阅相关书籍,感觉与同龄人的距离一下子拉大了,而自己则独自走在不被人理解的黑暗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