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437章 逻辑思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个搞行为艺术的女人展开横幅之后,包括直播间观众在内,围观的众人全都恍然大悟——原来她是借此来反对吃狗肉的。

    就像直播间里的观众分成三派那样,现场围观的观众对于吃狗肉的态度也分成三派,支持、反对和无所谓。

    不过,对于这个女人的行为,大家的观感有所转变。一开始大家怀疑她是精神病,现在知道她的目的后,不论自己对吃狗肉的态度如何,对她倒是心生几分敬意——因为很少有人能将心里的好恶以这种……凛然无畏的形式表现出来。

    不论是否同意她的观点,至少都要承认——她敢表达自己的观点,并且敢于用惊世骇俗的形式在大庭广众下宣扬自己的观点,这是绝大部分人都做不到并且不敢去做的事,大部分人无论是支持什么事还是反对什么事,都只是在网上敲敲键盘而已。

    大师傅不仅是掌勺的主厨,同时也是这家新开业的狗肉馆老板,他琢磨着滨海市好像没几家狗肉馆,似乎是个商机,于是经过筹划,就选店开业,没想到刚开业就遇到这种事。

    起初他以为是自己运气不好,这个疯女人恰好在自己店门口发疯,但现在才知道,人家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围观者的视线在他和她之间来回游移,兴趣愈发浓厚,知道一场好戏可能要上演了。

    大师傅面露哭相,这可怎么办是好?

    如果是个男人在店门口捣乱,他可以招呼店里的伙计们一起把人轰走,但这是个女人,而且是个不着寸缕的女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恐怕会引起众怒。

    这个女人从来到这里并开始脱衣服,无论周围的人怎么说她、骂她、劝她,她始终一言不发,令大家怀疑她是不是哑巴,这时她突然开口了

    “朋友们,你们都有朋友,知道拥有朋友的感觉。狗,虽然与我们的样子不同,不属于同一个物种,但狗也是我们的朋友,你们忍心吃掉自己的朋友吗?”

    围观的人对她的话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毕竟这种听起来挺有道理但细想一下觉得假大空的说辞没什么说服力,至少不比她光着的身体更有说服力。

    她似乎也察觉到这点,换了个说法“朋友们,你们知不知道,滨海市周围并没有大型的肉狗养殖基地,那这家狗肉馆里的狗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句话终于把人们的视线从她的身体和横幅上转移到她的脸上。

    她顿了一下,加重语气,继续说道“没错!是偷来的!是抢来的!可能就是你家里丢的狗,就是从你邻居院子里抢的狗!还有田野里无主的流浪狗!”

    围观者顿时哗然。

    “你……你胡说八道!”大师傅急了,用长勺指着她的脸,“你要是再敢胡说,就算你是女人,我也抽你!”

    女人漠视他的恫吓,她和他都清楚,他不敢动手,不敢当着这么多人动手,否则就是进警局的下场,店也别开了。

    她环视众人说道“我知道你们想要证据,我来之前调查过,滨海市周围曾经有过几个肉狗养殖基地,电子地图上也许能查到,但经过我亲身走访,发现那些所谓的肉狗养殖基地,要么早已关门,要么狗的存量不超过30只,根本不足以供应狗肉馆的消耗。”

    人们半信半疑,毕竟这是她的一面之辞,人们想看到证据。

    “我没有证据,也不需要证据,你们只要仔细想一想,就能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开办一家肉狗养殖基地,需要把狗养至成年,期间要照顾狗的营养,还要为了避免犬瘟蔓延而注射疫苗,最后论斤卖狗肉,那么都是为了赚钱,为什么不干脆开办一家品种狗养殖基地呢?只要把狗养到两三个月大,就可以卖给宠物店和个人客户,风险更小、利润高得多,销售周期更短。脑子进水了,才会舍弃高利润的品种狗而去养殖肉狗!”她大声疾呼。

    她的叙述逻辑很清晰,看得出来经过了周密的准备,令别人很难从逻辑上挑出错来。

    围观者又不是傻瓜,稍加思索之后,就觉得她的话从逻辑上没问题。

    同样要注意营养,同样要注射疫苗,一方面是把幼犬养到两三个月大,甚至更小的时候,就可以高价出售给宠物店和顾客个人,另一方面却要把狗养至成年,再论斤卖给狗肉馆,哪个更有油水?商人是傻瓜吗?

    商人重利轻离别,绝不是傻瓜。

    狗肉馆要平衡成本,不可能以太高的价格收购狗肉,那顾客就吃不起了,而低价收购的狗肉,真的能让肉狗的养殖者回本吗?

    就算能回本,为什么不去开办品种狗养殖基地,追逐更高的利润呢?

    毕竟,养殖品种犬和养殖肉狗,在流程上是大同小异的,前者的周期更短,前者不会受到食品安全部门的检查,前者的利润绝对更高。

    正如女人所说,答案已经呼之欲出,并不需要直接的证据。

    那些没关门的肉狗养殖基地,其实只不过是打了个养殖基地的幌子,为了掩饰他们向狗肉馆出售的那些狗肉的真正来源。

    围观者再望向狗肉馆大师傅的眼神,与之前已经不同了。

    大师傅脸色苍白,慌张地摆手道“你们别信她的鬼话啊!我店里的狗肉,都是有正规的进货手续的!”

    然而这样的辩解没什么效果,因为大家都清楚,手续是可以作假、伪造、瞒天过海的,大家也不可能真的对他店里的狗肉进行溯源追查,但逻辑无法作假,除非他能提出针锋相对的观点,驳倒女人的逻辑。

    “所以你们明白了吗?狗肉馆里的狗,大部分都是偷来的、抢来的狗,然后销赃给狗肉馆,还有从田野里捕捉的流浪狗,你们根本不知道这些狗在被端上餐桌之前都吃了些什么!”

    对于吃狗肉这件事,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点,可以支持或者反对,但对于食品安全这件事,相信所有人的看法都是相同的,那就是——凡是在食品安全上搞鬼的商人,全都该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