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427章 新暗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司机说完废品回收站的事件经过之后,再三叮咛张子安不要往外传。

    这司机的口风一看就很松,三言两语就能套出话来,其他人大概也好不到哪去,估计这件事已经在小范围内传开了。

    这些话有几分真几分假很难说,应该免不了有夸大的成分,司机把患病者形容得力大无穷,被抓伤挠伤的那个人,从司机嘴里说出来几乎都快被打死了,但实际上可能根本没那么夸张,患病者只有由于神智不清无所顾忌而用力很大,受伤者也不至于像潘金莲一样一推就倒,更多是被吓的。

    司机说完之后,瞟了一眼旁边的小白,不易察觉地挪动脚步,离它远一些。

    其实,除了撞到黄大仙的猜测之外,还有人说,是那些人在前几天的夜里遇到一条特别邪门的狗——根据农村老辈子的说法,黑狗辟邪,但他们遇到的是一条白狗,特别邪门的白狗,具体是怎么邪门不清楚,一谈起来那些人就噤若寒蝉。

    司机见小白挺像他们描述的白狗,本着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原则,离它远些比较好。

    张子安又问了几句,但司机所知有限,全是道听途说,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话,而且越说越玄乎,赌咒发誓说废品回收站附近的田野里就有一窝黄大仙。

    “行,我没别的事了,你去忙吧,一会儿我去开车买两箱雪碧。”张子安点头。

    “你只说买了一箱就行,另一箱悄悄放我驾驶座底下……我家儿子特别爱喝雪碧……”司机低声说道。

    “好,我知道了。”

    等司机兴高采烈地去清点空瓶子数量,小白说道:“这两箱雪碧啥的我来出,从废品的余额里扣除。”

    张子安没有在这点小钱上多做争执,就像北方人吃完饭抢着结账一样,而是转头问弗拉基米尔:“滨海市这里难道又有什么东西要成精?”

    弗拉基米尔满不在乎地举起拳头:“来一只打一只,来两只打一双!”

    “我是说,有没有什么征兆?”他补充道。

    弗拉基米尔摇头,“这个我不知道,派喵去侦查一下吧。”

    张子安又向小白说道:“从刚才那人的描述里,听着不像是狂犬病,但也说不准,毕竟那人的话经常前言不搭后语,所以还是要做好防范狂犬病的准备。另外,即使不是狂犬病,可能也是某种传染病,整日与垃圾为伍,难免患上某些怪病,你们流浪狗最近也要注意卫生。一旦看见哪条狗状况不对劲,马上把它隔离开。”

    小白点头。

    “流浪猫也要提高警惕啊,狂犬病传播起来可不分猫狗。”张子安也提醒弗拉基米尔。

    弗拉基米尔不在乎地笑了笑,“没关系,陌生的流浪喵相遇的时候,都会对暗号的,能对上暗号,就表明双方神智清醒。还是让那些蠢狗多加小心吧!”

    正如它指出的那样,无论是狂犬病还是这种怪病发作时,患者都会失去理智,在近距离接触之前用暗号来判断比较稳妥。

    “不就是暗号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小白嗤之以鼻,“我们流浪狗见面也报暗号不就得了?”

    说着,它把手下的头领叫到身边,给它们布置暗号,而且也不避讳张子安和弗拉基米尔,反正他们不会说狗语。

    小白一脸严肃地对几条狗说道:“从今天起,不认识的流浪狗相遇,必须要确认暗号才能接触,就算是认识的流浪狗,如果发现对方病恹恹的,也要对过暗号才能靠近,明白了吗?”

    几条狗汪汪叫了几声,虽然不明白小白的用意,但很忠实地执行命令。

    “至于用什么暗号……”小白想了想,举起左爪像是握手一样平伸,“土豆!土豆!我是地瓜!”

    张子安:“……”这暗号可真够接地气的,还挺耳熟!

    它们学它的样子平伸左爪汪汪叫了几声。

    “嗯,回应的暗号是——地瓜!地瓜!我是土豆!”小白又说道。

    它和几条狗反复演练了几次,等它们都学会了,再去给其他流浪狗做指导。

    利用这时间,张子安把狗粮和鸡腿卸下车,然后开车去最近的小卖部,买了两箱雪碧回来,并且把其中一箱悄悄塞进卡车司机驾驶位下。

    清点空瓶子的工人们有时注意到这些狗的奇怪举动,数着数着忘了自己数到哪了,只得又重新数。

    数完之后,张子安招呼大家喝饮料,每人几罐,喝不完的拿走路上喝。

    司机跟张子安核对了数量,并且付款转账——数量和流浪狗统计的差不多,只有个位数的差距,完全在误差允许的范围内,可见这波人还是比较老实的。

    载着空瓶子的卡车离开后,张子安的手机就响起来,来电者是鲁怡云。

    “怎么了,小云?”他接通问道。

    店员们知道他最近在鼓捣废品,所以打电话肯定是有其他事。

    鲁怡云说话的背景音里,似乎还有一个陌生的男声,但现在时间还早,一般来说顾客很少这时候上门。

    她低声说道:“店长先生,你还要多久回来?店里来了一个推销的,赖着不走,非要见你……”

    “推销的?推销啥?保险?信用卡?小贷?健身卡?让王乾和李坤打发走不就行了?”他回道。

    “都不是,是推销狗粮的。”她答道。

    狗粮……

    他第一反应是有情侣来店里黏黏糊糊地秀恩爱,之后才想到可能误会了。

    “真·狗粮?”

    “嗯……”

    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正在排队取食狗粮的流浪狗们,现在每天狗粮的消耗非常大,虽然他跟厂家尽力争取了批发价,但如果有更便宜的狗粮当然好。

    “什么牌子的狗粮啊?”他问道。

    “唔……不知道,好像是个美国牌子,包装袋上全是英文。”她说道。

    鲁怡云很早就痴迷绘画,向来是英文苦手,指望四级需要补考的王乾和李坤也不靠谱。

    “好,我马上回去,让他稍微等一会儿。”

    张子安跟小白说了一声,带着弗拉基米尔驱车返回宠物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