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423章 狗救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看来,废品收购站这些员工们,是打算宰了这条土狗吃狗肉,而且看样子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连锅和调料都准备好了,只等着屠宰去毛然后就可以开炖。

    他们吃过狗肉,而且一想到狗肉的味道就垂涎三尺,几乎快等不急了,想立刻就吃到香喷喷的狗肉,再配上冰镇啤酒,那简直是神仙都不换。

    这条倒霉的土狗虽然听不懂人们在说什么,但出于生物的本能,以及自己被五花大绑的事实,它似乎有所预感,人们盯着它的身体不断舔嘴唇的样子令它瑟瑟发抖,被绑住的嘴里不时发出求饶的悲鸣。

    它可能是稍远处村子里散养的土狗,也可能是一文不名的流浪狗,在饥饿的驱使下跑来废品收购站找吃的,然后被这些人逮个正着。

    他们不关心它是否有主人,反正吃完之后把毛和骨头就地一埋,谁能找得着?还能去化验他们明天拉出的屎?

    不远处的墙角阴影里,另一条土狗——小白气得浑身颤抖,眼眸里的怒火几乎要喷射而出,恨不得当场就冲过去跟他们拼命。

    在这些人看来,狗只不过是食物,而且还是免费的食物,但是狗是小白的同类,就像人看到人吃人的惨剧时的反应类似。

    张子安怕它一冲动就扑过去,万一有了闪失就不好了,赶紧频频比划手势,示意让它先冷静一下,毕竟那条土狗还没死。

    那些人手里有刀子,还有套狗用的杆子摆在一边,杆子的一端是一圈可以收紧的钢丝套,用钢丝套住狗的脖子使劲一拧再一拽,颈动脉的血流就暂时中断,狗就基本无法反抗了,就算小白铁头无敌,脖子也是柔弱而脆弱的。

    他可以理解小白想救同伴的心情,如果换了是他看到这里有人在吃人,那他肯定也不能袖手旁观,但斗争要讲究策略,不能把自己把搭进去。

    小白焦急万分,因为那人随时可能动手,锋利的小刀已经在狗脖子上比划了,同时还在吩咐其他人用锅把水烧开。

    张子安让它稍安勿躁,比划手势示意它跑到稍远的地方,然后大声吠叫,把这些人引走,由他来救土狗。

    小白没别的好办法,而且它知道靠自己用牙咬的话,得挺长时间才能把绳子咬断或者解开。

    它迅速跑进另一个方向的阴影里,不一会儿就从那个方向传来汪汪的狗叫声,在黑夜中传得老远。

    “呀?又一条狗?”

    “今天真是双喜……不对,是三喜临门啊!”

    “我就说这条狗太瘦了,不够咱们哥儿几个分的,你们都太能吃,这下好了!”

    “啧,希望这条狗肥点儿!”

    那几个人听到狗叫声非但不吃惊,反而喜出望外,觉得今天简直是走了狗屎运。

    “走,去套狗!”

    他们几个不疑有诈,抓起套狗杆就往那个方向跑,生怕跑慢了被狗逃跑了。

    至于被绑住的这条土狗,反正它又不可能自己解开绳子,已经是案板上鱼肉,他们认为把它留下也没关系,倒是那条新出现的狗,若是去的人少了,也许不容易堵截住。

    张子安等他们跑进黑暗里,掏出兜里的瑞士军刀,快步跑到土狗的身边。

    土狗见瑞士军刀反射着火光,以为他也是要来杀它吃它的,吓得使劲挣扎。

    “嘘!”

    他把食指竖到唇边,比划噤声的声势,也不知道它能不能看懂,但它确实挣扎得不那么剧烈了,也许是从他身上闻到小白和其他狗的味道,或者本能地感受到他的善意。

    为免它叫唤把那些人提前引回来,张子安分别割断它四肢的绳子,但没有割断捆住它嘴的绳子,而且用的是带锯齿的小刀,这是为了误导那些人,因为如果用普通的小刀割,割痕一看就是被刀子割断的,但如果用锯齿小刀割,割痕的断面参差不齐,就可能会被认为是其他狗咬断的绳子。

    断掉的绳子脱落,土狗重获自由。

    由于它的嘴还被捆着,张子安拉住它嘴上的一截绳子,牵着它往黑暗里跑,一直跑到自己停车的位置,把它带上车,然后悄悄发动汽车,倚仗着五菱神光出色的越野能力和通过性,直接开进田野里。

    等废品收购站空地上的火光几乎快消失在视野里时,他停车并且关闭所有车灯,静静地等待小白循着气味找过来。

    过了将近半小时,就在他开始为小白的安危担心时,一道灰影突然人立而起,砰的一下扒到车窗上,吓了他一跳,以为是荒郊野岭闹鬼了。

    仔细一看,是小白。

    “怎么样?你没事吧?为什么用了这么久?”张子安打开车门。

    “我没事,我怕你们来不及跑,就尽量把他们引远一些,然后又绕回空地留下一些脚印。”小白摇头,又看到那条狗嘴被捆住的土狗,“它怎么样?可以把绳子解开了。”

    “它也没事。”张子安割开绳子。

    土狗见到小白,疑惑地往它身边嗅了嗅,但是没有叫。

    狗与狗之间并不需要叫,单纯靠气味就能交换很多信息了。

    “看来交涉很难成功,只能以后当面点清空瓶子的数量了。”张子安自言自语般说道,心里却没有把握。

    其实他之前做顺水人情也包含不得已而为之的成分,他担心如果自己提出数量不对的质疑,那些人会耍无赖地让他跟着再清点一遍,那么多瓶子得消耗多少时间?他有多少时间能耗在这上面?家里还有很多事要去忙。

    一来二去,只要把他的性子磨没了,他就会识趣地闭上嘴,不再质疑,而他们就会更加肆无忌惮地雁过拔毛。

    小白和土狗呼噜呼噜地,用气味和张子安听不懂的低语交流信息,并且还不时地盯着远处的黑暗。

    片刻之后,它们似乎交流完了,小白说道:“先不着急回去,麻烦你带我们去个地方,那里还有其他土狗。我咽不下这口气,必须让那些人得到教训才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