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422章 夜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快开到废品收购站的时候,路边出现了相关的指示牌,指明废品收购站就在前方——其实根本用不着指示牌,空气里弥漫的味道已经说明了一切。

    小白看到后,让张子安停车,它打算和张子安一明一暗,兵分两路,为交涉不成功做准备。

    张子安不知道如果交涉不成功它打算怎么办,但参考弗拉基米尔,小白肯定也不是吃素的。

    他继续往前开了不远,前面出现了几排平房围成的院落。

    附近冷冷清清,没有其他普通人家的住宅,毕竟住在废品站旁边就意味着与海量的蚊虫、老鼠、跳蚤、蟑螂等生物为伍,还有各种各样的病菌,味道什么的更就不用说了。

    住在这里绝对比住在机场旁边还需要勇气,后者起码只有烦人的噪音,而住在这里是要命啊!

    打头的几间平房前挂着大瓦数的灯,把道路照得一片惨白,几辆卡车停在阴影里,倒是没看见人。

    张子安把车停在路边,走近一间关着门的房子,敲敲房门问道:“有人吗?”

    屋里静悄悄的,没人回应。

    他走到窗边,往屋里看了看。

    室内亮着灯,但玻璃很脏,只能勉强看清应该是没有人影走动。

    奇怪,没人吗?难道都去市里享受夜生活去了?

    这么偏远的地方不知道通没通宽带,但现在手机流量费也降下来了,不至于连网都上不了……当然,只有宅男的夜间娱乐才是上网,上网又代替不了大保健。

    空气的味道非常难闻,几乎令人作呕,成团的蚊子呼呼地往身上扑,脚下不时地蹿过又大又肥又不怕人的灰老鼠,泥土间有带着闪亮甲壳的节肢类昆虫钻来钻去,这种环境,让普通人一刻也不想多待下去。

    张子安摸出拼夕夕版的凊凉油,涂抹在身体的暴露部位,勉强阻挡了蚊子的攻击,但老鼠什么的不吃这一套,而老鼠的身上说不定会携带跳蚤,跳蚤又说不定会传染鼠疫……想想都令人头皮发麻。

    他又换了一间房子,敲了敲门。

    这次室内有人回应了。

    “谁啊?”模糊而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我是……嗯,白天你们去我那里运过空瓶子。”张子安说道。

    “等下。”

    过了两三分钟,一个精瘦且满身酒气的男人出来开门。他的头发蓬乱且全是污垢,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条低腰破洞牛仔裤和一双人字拖。

    张子安在白天没见过这人,也可能是没注意到他。

    “什么事?”他倚在门框上,从裤兜里摸出一支烟点上,睡眼朦胧地斜睨着张子安,像是刚睡醒,或者还没睡醒,被张子安吵醒了。

    张子安斟酌了一下措辞,说道:“白天的时候,你们去我那里拉空瓶子,但是结算的时候,好像瓶子数量不太对,少算了一些钱……”

    “不关我的事,谁给算的,你找谁去!今天没人了,明天再说吧!”那人不等他说完,就粗暴地打断了他,连连挥手把他往外赶,然后咣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张子安吃了个闭门羹,其实他只想跟他们说明,让他们以后不要这么做了,但那人似乎误会他想要回白天少拿的钱。

    这倒是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吃进嘴里的肉,想吐出来就没那么容易了,另一方面也印证了这些人的素质实在是堪忧,指望他们感恩不太可能。

    他回到车边,但是不敢站着不动,一直在溜达,生怕跳蚤什么的爬进鞋里和裤腿中。

    不知道小白跑哪去了,只能在这里等它回来。

    没过几分钟,车边的草丛里突然传来扑簌簌的轻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靠近,但是很黑,看不清是人是动物。

    张子安的心一下子提起来,轻声问道:“谁?”

    “我。”

    小白低声回应,从黑暗中钻出来。

    “怎么样?”他问。

    小白没有回答,转头示意道:“跟我来。”

    张子安先把车锁上,车窗也都关严,然后放轻脚步跟在小白的身后。

    小白带着他绕过几栋平房,往废品站的后方溜过去。

    一路上没人看守,也没人看守的必要,谁也不会来废品站偷东西。

    前方渐渐传来人声,是肆无忌惮的喧哗声,像是在狂欢。

    小白转头,示意让他小心,前面有人。

    张子安会意,猫腰前行。

    借着一栋房子墙角的掩护,他露出小半张脸,悄悄打量喧哗声传来的方向。

    在垃圾堆之间的空地中,几个人围坐炉火周围,像是在垃圾中野营,其中有几张熟悉的面孔,都是白天见过的。

    他们的身边摆着成箱的易拉罐啤酒,不停地住嘴里灌。

    最令人在意的是,就在他们旁边的土地上,有一条被五花大绑的黄色土狗。

    小白盯着这条土狗,回头向张子安递了个眼色。

    难道……这条土狗就是刚才差点被五菱神光撞到的那条狗?

    那么,它为什么被绑住呢?

    这种场景之下,直觉给出的答案往往就是最正确的答案。

    土狗偏瘦,身上没什么赘肉,不仅四肢被绑住了,连嘴也被绑了绳子,无法叫出声,只能在地上不停地扭动挣扎。

    火光中,一个人捏着啤酒罐站起来,向其他人笑道:“今天运气不错,先是宰了个冤大头,赚了几箱啤酒钱,本来正打算再买点儿下酒菜,就有这条蠢狗自动送上门,今天兄弟们要大饱口福了!剩下的钱明天接着喝酒!”

    “哈哈!我都快馋死了!上次的狗肉太香了!现在想起来就流口水!”

    “就是啊!狗肉这东西,吃一次就再也忘不了,那个香,啧啧!”

    有人回头望向后面的平房,张子安以为自己被发现了,赶紧藏好,并且随时准备跑路。

    “狗剩是不是还在睡觉?要不要把他喊起来?”

    “算了,这条狗不肥,还不够咱们几个人分的,就让他继续睡吧!”

    “哈哈!明天他肯定急眼,说咱们吃狗肉不叫他!”

    “别说了,再说下去啤酒就喝完了,快动手吧!”

    “好!”

    站起来的那人,嗖地一下从裤袋里抽出一把弹簧刀,不怀好意地打量着这条土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