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410章 百年人生谈笑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张子安如实的回答令庄晓蝶想通了一些之前没有想通的问题,甚至有醍醐灌顶之感,令她恨不得拍一下自己的脑门,恨恨地说一声——为什么早没想到?

    精灵们的入梦使他察觉了梦境,于是他开始演戏,他本来可以演得更好,在梦境中与父母相处更长时间,比如在黄金周的最后一天正常地说“再见”,还可以编出其他理由来无限期推迟——她已经给了他财富自由,给了他理由。

    但是,当他发现精灵们的力量被极大削弱,可能在梦境世界中无法自保的时候,他决定提前中止这场戏。

    那一定是非常痛苦的决定,黄金周第三天的整整一天他可能都在两难的抉择中煎熬,表面上却什么也没有表露出来。

    知晓了这一切,她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张子安等待她的决定,主动权掌握在她手里。

    庄晓蝶来回踱着步子,表面很镇定,其实内心也很迷茫,各种各样的思绪纷至沓来,令她头疼不已。

    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张子安悄悄对精灵们使眼色,意思是你们入梦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是时候先行离开了,因为你们留下来也没有任何意义,这个世界的存亡都在她的一念之间。

    金色猫虽然不会说话,但神色显然是嗤之以鼻,它从来不知道什么是逃跑,至少不会在区区一只蝴蝶面前逃跑。

    茶色猫更是淡定,一副泰山崩于顶而色不变的神情,正是她强由她强,清风拂山岗。

    蓝猫无所畏惧,死亡不属于喵喵主义者!它早就看不惯这只蝴蝶的唯心主义,整天宣扬小布尔乔亚那些鸳鸯蝴蝶梦的靡靡之音,浑身的不爽正无处发泄。

    小猴子嗖嗖地挥舞着树枝,决心以后不能总是坐着写小说,要积极锻炼身体,像美猴王一样能文能武。

    “嘎嘎!吃屁!吃屁!”灰鹦鹉撅着屁股一挺一挺的,令人担心它会不会放屁崩出屎。

    不良于行的哑女被困在车里,轮椅无法移动,令她干着急也没办法。

    黑白小猫目光灼灼地盯着庄晓蝶。

    天上白云苍狗,宛如剪影。

    它们没有任何一个打算不战而逃,虽然明知没有半分取胜的希望。

    庄晓梦驻足,转头。

    “我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她咬牙说道:“你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也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就这样继续生活在梦境里。”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提出这个方案,也许是很舍不得这个梦就这样结束吧。

    张子安很意外,但是他很快摇头,“谢谢你,但是够了,再美好的梦也该结束了。”

    “为什么?为什么!”

    她的声调骤然提高,声嘶力竭地宣泄心中的愤怒,她已经如此委屈求全,他却还如此不识好歹!

    “放下你的成见吧!为什么你一定要固执地认为现实世界更好?难道你忘了在现实世界里受的那些歧视、压迫、不公和黑暗?还是说你以为梦境很短暂,因为你怕死,怕现实中的身体死亡?”她大声质问道。

    “梦境与现实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虽然现实中你的身体也许只能撑十几天,但这十几天足够你做上百年的梦了!梦里的每一天都会无比充实,每一天都会无比幸福,每一天都会令你记忆犹新且回味悠长……梦里你可以成为现实中无法想象的成功人士,踏遍世界的每个角落,看遍世界的每处风景,所有人都会对你微笑示好,整个世界都会对你青眼相加,这是任何小说、电影、电视剧的主角都不曾拥有的礼遇!”

    她稍微冷静下来,平稳呼吸,冷笑着说道:“而现实世界呢?人生百年,也不过是一场虚空大梦,韶华白首,只在转瞬之间!现实百味,甜只占其一,剩下的九十九都是遗憾、懊恼、酸楚、空虚、痛苦、愤怒、纠结、后悔……这样的人生,难道值得你去苦苦追寻?别说什么为了体验完整的人生,人生在世,谁是为了体验痛苦才活着的?!”

    她一口气发泄完心中郁积已久的话,脸色因为激动而染上层层红晕,心胸之间却也畅快了不少。

    是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一定是傻瓜。

    同样是体验百年的人生……

    一侧是父母在堂、红袖添香、儿女双全、百病不侵、心想事成,在垂垂老矣之际了无遗憾地微笑瞑目;

    另一侧是付出往往无法得到回报,信任却可能遭到背叛、努力拼搏却处处碰壁、刚刚摸到成功的门槛就身染重疾,出师未捷而身先死……

    只有傻瓜才会选择后者!

    张子安默默地听着,没有打断她的话,也没有反驳,因为她的话完全正确,无从反驳。

    他毫不怀疑她能实现承诺,只要点头,她可以给予他言语无法描述的美妙人生,度过梦幻般的百年,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所以,我再问你一次,最后一次,你选择什么——瑰丽多彩的梦境,抑或苦难交织的现实?”她满怀信心地质问道。

    张子安长吁一口气,“我真希望能早点儿遇到你……”

    “什么意思?别打哑谜!”她心中一动。

    “如果在现实中,我刚返回滨海市的时候遇到你,我肯定义无反顾的选择前者,哪怕明知是梦也好,能够拥有充满幸福的人生百年,是不是梦又有什么关系?”他轻轻地笑了,思绪回到去年的秋天。

    “但是,现在的我,只能选择后者了。”他遗憾地说道。

    “为什么?”她难以置信,莫非他真是个大愚若智的傻瓜?

    他侧头,先是扫视着精灵们,继而视线又移向宠物店门口的小女孩和宅女,以及两个高谈阔论的男子大学生。

    “因为在现实中,大家在为我担心,如果我就这样沉睡不醒,又有很多人会为我伤心,我怎么能抛下他们而独自得到幸福呢?”

    精灵们,所有的精灵们,无论是有形还是无形,陡然睁大了眼睛,眼眸中迸发出前所未有的炽烈情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