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409章 初闻不识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张子安抬起头,看到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并且蒙上了一层雾蒙蒙的灰色。

    小女孩跑到宠物店门口,维持着推门的姿势;

    脸色苍白的宅女妹子徘徊在宠物店门口附近犹豫不决;

    正在高谈阔论修仙小说的两个男生眉飞色舞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女警刚把轮椅从车厢里推出来,还没来得及让不良于行的少女坐上去;

    公交车的尾气弥漫在排气口周围,尚未散去;

    行人、车辆、飞鸟、蚊虫……甚至还有风,都静止不动了。

    除了张子安本人,以及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四只猫、一只鸟、一只猴子和一位不良于行的哑女。

    当然还有站在他面前的庄晓蝶,她华丽的汉服在这个灰蒙蒙的世界中显得更加绚烂夺目。

    她笔挺地站着,居高临下望着他。

    精灵们如临大敌,全面进入戒备状态。

    金色猫和茶色猫弓腰探爪,蓝猫握紧了拳头,小猴子手无寸铁,唯一能当武器的键盘在昨天被砸烂了,只得捡起一根树枝握在手里,灰鹦鹉则撅起了屁股,准备违反联合国公约悍然使用化学武器……

    不良于行的哑女在稍远处干看着却没办法,她在梦境世界里连话都不能说,就算高频声波能伤人于无形却无法使用。

    不过,它们的抗争在梦境世界里徒劳的,只要她素手一挥,它们要么灰飞烟灭,要么被迫退出梦境世界。

    比如黑白小猫就很识相,没有去做无谓的抵抗。

    她是这个世界绝对的主宰,此前为了防止张子安察觉不合理之处,所以一直束手束脚,现在已经没必要了,也不需要再考虑蝴蝶效应的问题,可以放手施为。

    “演戏?你这么说倒也可以,不过有什么区别呢?人生如戏又如梦,只要想活得舒心,总要学会骗自己。”他像是没有注意她脸上如风暴将至般的愤怒表情,望着别处淡然答道,算是默认了吧。

    “从何时开始?”她简单地问道。

    从何时开始怀疑这是一场梦,从何时开始确定这是一场梦?

    “没有一个准确的时间点,电影院的海报是个契机,但早就开始怀疑了,虽说没有往‘梦’的这方面怀疑,而是怀疑自己的大脑出了问题……之后就是印证了”他答道。

    她抬头盯着空中某片形似狗的云朵,云朵也同样被凝固了。

    这条乱来的狗,真是给她制造了不少麻烦。

    庄晓蝶掌握了他过往的记忆,洞悉了他强装出来的坚强,他平静地接受了父母的意外离世,实在是过于平静,平静得令她一眼看穿了其中的虚假,所以她选择了这个切入点,本以为马到成功,谁想到……若没有精灵们突入梦境,她自信没有半分失手的可能。

    就算如此,就算精灵们的出现产生了意外和偏差,但她最懊悔的是,自己居然没有能够看出他在演戏。

    为什么呢?

    她在浏览他的记忆时,明明一眼就能看穿他的谎言与虚假,在梦境中却被他并不高明的演技一直牵着鼻子走……

    这到底是……为什么?

    其实她已经知道了答案,只是不愿面对。

    初闻不识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她以第三者的角度旁观时可以洞若观火,但当她亲身参与进来,成为梦境的一部分时,却已无法保持冷静与客观,迷失在梦中。

    真是……可悲又可叹。

    她无法原谅自己,更无法原谅引发这一系列事件的精灵们。

    她移动目光,冷冰冰地扫视着它们,虽然这只是它们的意识,但意识同样连接着身体,如果意识遭到重创,身体又何足挂齿?

    它们此时主动退出梦境还来得及,若是等她发动雷霆万钧的攻击,它们几乎不可能全身而退,只要她心念一动……

    “谢谢你。”

    张子安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这句话。

    刨除仅能说只言片语的灰鹦鹉,现场只有他和她能说话,所以他这句话大概是冲她说的。

    “谢我?谢什么?”她拧紧双眉,思索他又是在演的哪出戏。

    他主导屠杀了她数以亿计的同胞,而她又出于复仇的目的把他拉入梦境,如果迟迟无法脱身,等待他的只有死亡,所以他和她之间应该只有仇恨,绝对不应该有感谢。

    “谢谢你给了我说‘再见’的机会。”他说道,“虽然这可能并非你的本意,但我还是要谢谢你。”

    是的,他想说出“再见”——此前没有来得及说的、没有能够笑着说的、本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说的……再见。

    无论她出于什么目的,客观上都给了他这个机会,所以他要说谢谢。

    庄晓蝶:“……”

    明明应该嗤之以鼻的,为何心中却五味杂陈?

    她自嘲地笑了笑,她是为了复仇而来,却无意中为他解开了最大的心结。

    心魔已去,不啻于重获新生。

    “我不需要感谢,我只想请你告诉我——既然你是在我面前演戏,为什么不能演得更真实一些?难道你不知道,如果我不高兴,随时可以结束这个梦境,你再也没机会说‘再见’!”她冷冰冰地质问道,并且看了一眼黑白小猫。

    她已经放低身段那么求他了,他却还是拒绝了她,宁愿去追一只小猫,她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他点头,“对不起,我是很想在合适的机会说出‘再见’,但是我不知道精灵们的意识在梦境中如果受伤或者死亡,会不会连累它们在现实中的身体,而它们在梦境中的力量显然被大大削弱了,甚至无法自保,所以我不能放着不管。”

    在明知这个世界有虐猫者存在的情况下,他无法放心失去力量的黑白小猫到处乱跑,所以他必须去追,如果因为这样而导致梦境提前中断,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在梦境中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是赚的。

    他很想跟父母相处更久,但想来庄晓蝶的怒火已无法压抑,与其在她盛怒之下令梦境戛然而止,不如见好就收,果断地说出“再见”。

    侥幸,她容忍到了现在。

    无论梦境在何时结束,他都已经没有了遗憾。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