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408章 相逢总有千言,离别仅需二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彻夜失眠的时候,张子安设想过无数种告别方式,从抱头痛哭到长篇大论的抒情,最后还是决定选择最普通最平淡的方式,平淡得就像是每次离家去外地上大学或者工作,平淡得就像是在外面过得不顺利随时都可以回来,平淡得就像这一切都是真的。

    “行李沉不沉?要不要送你去车站?”母亲打量着行李箱,她昨晚就是这样,一边拼命往里面塞东西一边又嫌沉。

    “不沉,拖着走,又不是拎着,没事的。”他满不在乎地说道,“不用送了,一会儿就要来顾客了。我自己能行。”

    父母左一句右一句地提醒——有没有落下什么东西,钱包和手机都装好没有,车站人多混乱,去厕所的时候要带着行李,别被人偷走……

    这不是他第一次离家出远门,从上大学开始,这套流程就已经重复过无数遍,区别大概只是少了“别忘带火车票”,毕竟现在都是刷身份证进站了。

    不管他们说什么,他都逐一点头答应,但其实他们的话他一句都没有听清,只是以一副随时可能哭出来的样子盯着他们的脸。

    终于,该叮嘱的都叮嘱完了,又额外多了几句“去了那边对人家姑娘好一点儿,别太小气”之类的话。

    他走到门边,握住行李箱拉杆,另一只手搭在门把门上,紧紧地攥着,却没有用力推。

    片刻之后,他猛然转身,“要不,我还是不走了吧?就像妈说的,反正公司离不开我,我再拖两天应该也没事。”

    旁边的几只新成员都默默垂下头,灰鹦鹉更是气馁地把头扎进翅膀里。来之前,它们信心满满,认定合全员之力,一定能轻松把他拉出梦境,但来之后,它们已经不那么自信了。

    即使这次豪赌失败了,它们也不怪他,能理解他的选择。

    可能是昨天夜里父亲做过母亲的思想工作,母亲笑道:“这么大的孩子了,还离不开家啊?出门还掉眼泪?走吧,再过不到三个月就又回来了。”

    她走过去,用袖角擦干他的眼泪,喃喃说道:“真快,一晃眼多少年过去了,我踮着脚尖都快够不着你了……”

    父亲也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妈昨天说的都是气话,好男儿志在四方,趁着年轻在外面闯闯,哪能整天在家里窝着?走吧,该走了。”

    张子安原地呆立数秒,抬手抹掉眼角残余的泪痕,微笑道:“好,那我走了。”

    “走吧,路上小心,别丢东西别落东西,看着点儿车。”

    他们又不厌其烦地叮嘱,并且帮他推开了店门。

    张子安一手拎起鸟笼,一手拉着行李箱,小猴子坐在行李箱上,昨天怎么赶也赶不走的几只猫先一步蹿出店外。

    天气很好,不是万里无云的大晴天,也不是愁云惨雾的阴雨天,而是光照适度温度适宜的多云天气,像是有谁特意为此时的离别而布置的。

    父母并排站在门口,应该是打算目送他离开之后才会进去。

    走出店外十来步,他深吸一口气,松开拉着行李箱的那只手,转身向他们挥手告别。

    “再见!”

    他们也笑着向他挥手。

    挥了大约五秒,他缓缓放下手,重新拉住行李箱,挺胸昂首,大踏步地向车站走去。

    咣!

    离开稍远之后,他听到店门关上了,即使周围人来车往的声音很嘈杂,他依然听得清清楚楚,连心脏都跟着猛地跳了一下。

    他不由地停下脚步,就这样呆呆地站着。

    他有某种感觉,这像是最后的分岔口,此时转身回去的话,一切都还来得及。

    三只猫、一只鸟和一只小猴子,沉默地等待他的选择。

    路边的墙头蹲坐着一只蓝猫,同样也在等待。

    一辆警务用车放慢速度缓缓驶来,车厢里放着一台折叠轮椅,后座上坐着一位穿着淡蓝色连衣裙的少女,旁边坐着的女警看到了宠物店的标志,指着那边向少女确认道:“你是说,你的家就在那里?”

    警务用车与张子安擦肩而过时,少女看到了拉着行李箱的他,激动地拍打车窗玻璃要求停车,张嘴却说不出话,令女警过了几秒才明白她的意思,招呼司机倒车。

    梳着两只小辫子的小女孩注意到他在呆呆地出神,一副像是要出远门的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打扰他,悄悄从旁边溜过,毕竟刚认识两三天,而且妈妈经常给她说,大人有事的时候不要打扰,会惹人嫌。

    由于长期不见阳光而脸色分外苍白的女孩戴着大框厚底眼镜,怀里抱着一只猫,像做贼一样沿着墙根低头而行,目光落在宠物店门口的“洗猫”招牌上,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两个顶着黑眼圈的男生像是刚从网吧通宵出来,顶着蓬乱的头发和黑眼圈,拿着手机求爷爷告奶奶请同学帮忙应付老师的点名,搞定之后又商量在哪里吃早饭然后回宿舍补觉。

    他们两个没注意张子安,倒是被行李箱上的小猴子吸引了目光,路过的时候每人扮个鬼脸逗它。

    “今晚早睡,明天来上班。”

    张子安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两个男生莫名其妙地对视一眼,心里暗骂这人是不是神经病啊?不理他,大步扬长而去。

    是呀,明天还要上班呢。

    休息了这么久,总不能坐吃山空,否则连家传的宠物店也要被充公。

    他迈开步伐继续前行,起初有些僵硬,像是缺少润滑油的机器,不过越走越顺畅。

    对于他的选择,精灵们很欣慰,却没有自己预想中那么高兴。

    车站空无一人,他也不管座椅是否干净,一屁股坐下来,胳膊肘拄在膝盖上方,垂头盯着脚下。

    公交车驶来、停下、开门、关门、离去。

    他没有上车,似乎是在等人。

    突然,周围的一切被定格了,就像是电影按下了暂停键。

    如此诡异的现象却没在他平静的眼眸中掀起任何波澜。

    华丽的汉服裙摆摇曳着出现在他视野的边缘,驻足。

    庄晓蝶的声音响起:

    “你演了这么久的戏,就是为了说出这声‘再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