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407章 伤离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啊?这……怎么这样啊……”

    对于这个意外的消息,父母既惊讶又惋惜,为期七天的黄金周,这刚过了三天,第四天就要走?

    为了儿子这次放假回来,他们准备了很多大鱼大肉冻在冰箱里,才吃了一半还不到,这……这就要走了?

    他们很难接受。

    母亲试着提议道:“要不跟公司说说,请他们通融一下,就说你现在买不到票,晚两天……不行就晚一天,再回去?”

    她很想让儿子再多留几天,哪怕一天也好,现在都晚上了,明天上午就走,这也太仓促了……三天的时间,好像一眨眼就过去了似的,还有很多话没有说,还有很多事没有做。

    他们本来打算等张子安从工作的劳累中恢复之后,歇业一天,一家三口去逛公园、爬山、然后在外面吃饭之类的。

    如果早知道明天要走,明明可以把过去的三天安排得更紧凑一些……

    父亲觉得她这种讨价还价的商谈方式近乎儿戏,但也没说什么,万一能行呢?

    张子安能理解他们希望他多留一段时间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因为他也是如此,如果有选择的话,他也想多留几天,甚至留得更久,但是……

    他心中难舍难离,但还是无奈地摊手道:“没办法,公司人不多,这次订单金额又很大,我好歹也算是个技术骨干,没我不行……boss承诺了,除了加班费之外,忙完这批订单,再把假期给我补回来,可能元旦多休几天。”

    虽然对公司连假期都要中途剥夺的做法很有意见,但听闻公司离不开儿子,老两口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因为这证明儿子很有出息,对公司很重要,是公司重要的人材。

    父亲叹了口气,释然说道:“既然这样,那也没办法,希望你们老板说话算话吧,到时候元旦多休几天再回来,反正也就两个月嘛。”

    张子安强颜欢笑,附和道:“对啊,离元旦也就不到两个月了,现在少休几天,元旦补回来也是一样的,再说还有加班费呢。”

    “元旦天寒地冻的,跟现在怎么能一样?当初要是考个滨海市的公务员就好了……当公务员就没这些事了,该休的时候一天不会少。”母亲依旧耿耿于怀。

    父亲劝解道:“算了算了,私企都是这样,时间都是老板的,你再发牢骚也没用,倒是……你提前回去,和那姑娘的约会是不是也黄了?”

    母亲被一言点醒,相比于多休几天少休几天,更重要的是儿子和对象好不容易彼此都有好感,正该在假期里趁热打铁多见几面,最好能把关系确定下来,结果突然被横插一杠,这……这不是急死个人吗?

    “实在不行就别回去,我还真就不信了,晚回去两天能怎么样?反正公司不是离不开你吗?看他们还敢把你开了?”她声调提高,愤然说道:“你就给公司打电话,说目前正在国外旅游,回不去!”

    在她看来,工作和婚姻大事的天平,显然应该向后者倾斜。

    “瞧你说的……”父亲摇头。

    “我说的怎么了?我说的有错?”母亲越说越来气,眼看一桩好事就要被搅黄了,她的脾气实在按捺不住。

    张子安打圆场道:“你们听我说,其实我跟她今天交流过这个问题了,正好她也有意去大城市发展,可能过不了几天也会过去,到时候在那边有的是时间见面。”

    “真的?”

    “真的。”

    母亲的怒火一下子消失了,惊喜地睁大眼睛,因为她觉得儿子跟女方的进展可能比想象中更神速,否则女方怎么可能愿意追随他一起离开滨海市?至于什么有意去大城市发展的说辞,她是不信的,否则早不去晚不去,偏偏这时候去?

    父亲也心领神会,顿时转忧为喜。

    更进一步的事,他们识趣的没有再追问,比如到底进展到哪一步之类的。

    时代在进步,年轻人之间的事,还是让年轻人自己去解决吧。

    张子安向他们进一步阐明自己的安排,他打算明天上午先把灰鹦鹉和猴子送到林业局,然后就不回来了,直接去车站坐高铁。

    父母觉得这时间安排得有些紧,但既然他已经想好了,就由他去吧。

    平时的晚餐本来已经很丰盛,今天因为得知他要走,比平时还要丰盛,他们把本来打算后天吃的菜肴也一起做了,一大桌的饭菜根本吃不完,就这样还一直劝他多吃一些。

    吃完饭,一家三口如前两天一样围坐在客厅看电视,一直看到了将近午夜,比平时都要晚得多,才意犹未尽地各自回卧室睡觉。

    而那些新来的成员们,不用吩咐就各自找地方休息。

    第二天早上,父母看到他布满血丝的眼睛和明显的黑眼圈,都惊讶不已。

    “昨晚没睡好?”

    “嗯,有点儿失眠。”

    张子安勉强挤出笑容。

    他几乎是彻夜未眠,一直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不是没有困意,而是想尽量多的……铭记这一刻。

    “火车上再睡吧。”父母笑道,以为他是因为约会激动得导致失眠。

    东西在昨天晚上都已经收拾好了,本来空荡荡的行李箱里被塞满沉甸甸的土特产,还有让他路上吃的零食。

    他的早饭吃得很慢,一口一口地细嚼慢咽,父母都已经吃完去刷碗了,他才刚吃了一半。

    “快点儿吃,吃完赶紧去林业局,别误了火车,饿了路上再吃。”父母催促道。

    他们昨天晚上舍不得他走,但今天又开始担心他会误了火车。

    “……好。”

    他默默地快速把剩下的饭扒拉进嘴里。

    “不用你刷碗了,我们来刷吧,你快出门吧,尽量赶早。”父亲不由分说地从他手里抢过碗。

    每分每秒都弥足珍贵,但是他却已经没有理由继续磨蹭下去。

    行李箱和鸟笼已经放在店门口。

    金色猫、茶色猫、黑白小猫、小猴子默默地聚集到了门口。

    他穿好外套,黯然神伤的脸在转过身来的瞬间已经变得阳光灿烂。

    “爸,妈,我走了,你们保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