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404章 忍无可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两条大狗虽然没受过专业扑咬训练,但这反而更加危险,因为专业扑咬训练会训练它们攻击目标的胳膊和腿,避开躯干和头颈,以限制目标的行动为主,所以专业警犬就算再凶猛,扑咬起来也有一个限度,只会致伤,不会致死,而这种土狗就不好说了。

    眼看两条大狗吠叫着一路狂奔扑向自己,张子安自己也哭笑不得,为何情况如此紧急,还有兴致吟首诗。

    通常来说,面对流浪狗不能转身就跑,一跑狗就追,但现在这种情况,不跑还等着挨咬啊?

    就算是拉过一位重量级拳击世界冠军,面对两条狂怒的大狗,也只有转身逃跑的份儿,打是绝对打不过,也不值得硬拼。

    人之所以凌驾于其他物种之上,因为人会动脑子。

    他没有选择直线逃跑,否则两条腿是肯定跑不过四条腿的,很快就会被追上,只能利用周围的地形和障碍物绕着圈跑。

    夫妻俩开来的那辆小货车就停在旁边不远,张子安助跑几步,冲到车前双手在车头标志处一按,身体借力腾空跳至引擎盖上。

    引擎盖上并不安全,他进一步跳上驾驶室的顶部,又翻身滚至车厢顶部。

    两条大狗眨眼就追到,轻松地跃上引擎盖,然后人立而起,两条前腿搭在了驾驶室上沿,打算跟着往上跳。

    张子安当然不能眼睁睁地等它们追上来,它们刚一露头,他的鞋就照着它们的鼻子踹过去。

    狗的鼻子很敏感,也很脆弱,神经、血管、软骨都集中在那里,更何况还有珍贵的嗅觉器官。

    普通人对付野狗最好的办法就是抡棍子照狗鼻子砸,砸不中另说,只要砸中,再凶的狗也会夹着尾巴去思考狗生,哪怕是传说不怕疼的比特犬也不例外。

    反过来讲,养狗或者驯狗的时候,即使狗犯了再大的错或者屡教不改,也不能揍狗的鼻子,可能会造成永久性的伤害,并且留下难以抹去的心理阴影。

    当然,能在千钧一发之际手不抖、稳准狠地砸中狗鼻子的人并不多。张子安手里连根棍子都没有,但他占了地利优势,居高临下,斜倚在车厢顶,瞅准大狗蹿高停顿的瞬间飞出一脚,正踹在其中一条狗的鼻子上。

    如果是狂奔中的狗,想用脚踹中狗鼻子,难度太高,而且即使踹中了可能也使不上力量。

    那条狗疼得呜咽一声,立刻从狂怒中冷静下来,调头跃下了车——若是有根结实的棍子,估计能让它当场丧失战斗力。

    只剩下一条狗,形势稍微有所好转,但依然很危急,因为张子安如法炮制再去踹另一条狗的鼻子时,因为错过了时机,没踹中它的鼻子,反倒被它咬住了鞋底不松口,并且凶悍地左右扯动脖子,想把他拖下车顶。

    张子安仰躺着,双手扒住车顶两侧边缘,用另一只脚踹狗头,但是姿势不对,很难使上力量,造不成什么伤害。

    他吟诗之后,周围突然响起一连串的猫叫声,但是他当时全神贯注地盯着两条大狗,根本无暇分神旁顾。

    周围的房顶和围墙上出现了好多流浪猫,它们训练有素地把演出场地包围,放过抱头乱蹿的人类,重点照顾那两条大狗。

    被张子安踹中鼻子的那条狗伤势不重,毕竟脚的力量无法与棍子相比,它吃了亏不敢再去惹张子安,反倒盯上了那几只猴子,特别是其中那只小猴子,身上有诱人的酱鸭腿味道,令它垂涎三尺。

    它吼了一声,气势大不如前,但仍足以吓退那四只老猴子。

    老猴子们退到一边,只剩下那只小猴子,身上的毛都扯得蓬乱,瑟瑟发抖地盯着大狗。

    大狗亮出獠牙,正想冲上去尝尝酱鸭腿的味道,后腿却被狠狠挠了一下——这条狗的身上几乎没什么毛,这下直接挠出几道血痕。

    先是鼻子后是腿,大狗也受不了啊,当时后腿就有些不便利,转身一看,自己已经被几只猫围住了。

    平时这些流浪猫见了它都是调头就跑,怎么今天……

    还不等它想明白,另一条后腿又被狠狠挠了一下,原来有一只猫悄悄绕到了它身后。

    流浪猫们不跟它正面战斗,而是东挠一下西挠一下,令它团团乱转,疲于奔命,不断消耗它的精力与体力。它全身都是血痕,转身动作也越来越慢……

    小猴子焦急地旁观,一会儿看看这条大狗,一会儿又抬头看看被堵在车顶的张子安,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一只毛茸茸的爪子搭在它的肩膀上。

    “吱吱!”

    已成惊弓之鸟的小猴子吓了一跳,猛地跳到一边,回头一看,刚才站在它身后的是一只蓝灰色的猫,俄罗斯蓝猫。

    小猴子轻抚胸口,松了一口气——可算是找到组织了。

    蓝猫冲它握紧了一只前爪,像是在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小猴子稍加踌躇,转头看到了桌子上的玩具键盘。

    已成强弩之末的大狗被流浪猫们耍得头晕脑胀,再加上失血和鼻子疼,步伐踉跄,连站都快站不稳了。

    “吱吱。”

    这时,大狗听到身后有小猴子的叫声,其中竟然似乎有挑衅的意味。原本慌得一逼的它顿时火冒三丈——被这些邪门的流浪猫欺负也就罢了,你这只小猴子也敢来太岁头上动土?我咬这些狡猾的猫咬不到,咬你这只猴子,那还不是一咬一个准儿?

    它竭尽全力,猛地一个转身,便想咬向小猴子。

    在它的预想中,那只猴假猫威的小猴子应该正在嚣张地手舞足蹈,根本没有防备它突然转身。

    然而,它刚转身,眼前就是一花。

    那只总是软弱可欺的小猴子双手握住玩具键盘,用尽全力抡圆了,狠狠拍在它的鼻子上!

    嗷呜~

    大狗一声悲鸣,鼻血狂流,晃晃悠悠栽倒在地。

    玩具键盘在剧烈撞击下四分五裂,几个键帽滚落到同样鼻血狂流的男人脚下。

    他和女人低头一看,不由瞪大了眼睛,因为这只猴子终于再次打出一句有意义的话——几个键帽排成一排,分别是F、U、C、K、 Y、O、V。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