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403章 以武犯禁(为【冬眠的Gloria】盟主加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张子安站在外围高台上观察的时候,已经给有关部门打电话了,主要是滨海市林业局,向他们举报这里有人耍猴,而且很可能是无证饲养的猴子,但是不清楚有关部门何时能赶到,毕竟不是110巡警。

    打完电话之后,他叮嘱让黑白小猫别乱跑,见它点头答应,这才挤进人群。

    此时形势不容乐观,他无法救出所有的猴子,但起码要救出这一只,即使在外围看不清它的样子,但只要听到它敲击键盘的声音,他就觉得很安心。

    “吱吱!”

    新猴子听到张子安的声音,猛地扭头睁大了眼睛,期盼地盯着他。

    张子安低头看着它,看到它脖颈处的毛发被勒出一圈沟壑,滚圆的眼睛里闪耀着智慧的光芒,与其他几只眼神一片混沌的猴子截然不同。

    他认出来,这只猴子是恒河猴,其他四只同样如此,不过这只猴子更加幼小,看起来格外可爱,盯着他的眼神里,甚至有几分孺慕之意。

    “吱吱!”

    它向他伸出手,像是在等他把它抱走,甚至为此而放弃了它始终不离手的玩具键盘。

    张子安也向它伸出手,虽然另一只手拎着鸟笼,但抱起这么一只小猴子,只要单手就行了。

    然而,它的手被粗暴地拨到了一边。

    男人横插在张子安和猴子之间,蛮横地说道:“这是我的猴子,凭什么让你带走?”

    这确实是个无解的问题。

    张子安是一介普通人,没有执法权,无权擅自侵占他人财物,更何况虽然夫妻俩99.99%的可能没有相关饲养许可证,但在被法院定罪之前,他们只是嫌疑人而已。

    如果他出手,那他也是犯法了。

    但如果不出手,天知道有关部门何时到场,也许夫妻俩已经带着猴子们转移阵地了。

    放在平时,他肯定会慎重起见,想其他办法来规避法律风险,尽量在不触犯法律的前提下解决问题,但是今天……今天很特殊。

    此时、此刻、此地,似乎并不一定非要墨守成规。

    过了二十多年遵纪守法的良民生活,也许可以肆意妄为一天。

    哪怕只有一天。

    若天下无道,当以武犯禁!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屈起空着的那条胳膊,自然而然地从稳固的下盘调集力量,毫无花巧地一拳揍在男人的鼻子上。

    “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一拳,是替它还给你的。”他轻描淡写地说道,把拳头上蹭到的油腻在鸟笼的黑布上擦了擦。

    男人的震惊甚至超过了痛苦,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鼻血狂喷,仰面栽倒。

    周围的看客们也愣住了,在这么不利的形式下居然敢主动出手打人,端得是条汉子啊!

    “呀!打人啦!打人啦!光天化日打人了!还有没有王法!”

    见自家男人躺在地上,鼻血止不住地往外流,女人撕心裂肺地叫起来。

    说来也怪,看客们刚才明明是义愤填膺,恨不得要动手揍张子安,此时张子安主动出手挑衅,他们却沉默地一声不吭了,甚至有不少人在悄悄退走,生怕牵连到自己。

    这是因为,他们之前把张子安当成软弱可欺的鶸,现在他们发现他不是。

    越是老实人,越容易受欺负,谁敢去欺负大金链子的花臂男?

    人是万物之灵,人识相,但狗可不识相。

    两条大狗见主人被揍了,顿时变得狂怒无比,不待主人吩咐,狂吼着向张子安扑过来。

    张子安就算再牛叉也不敢赤手空拳单刷这两条大狗,赶紧纵身往后一撤。

    哗啦!

    哗啦啦!

    只差一点儿。

    只差一点儿他就被咬到了,还好铁链的长度到头了,绷得笔直。

    他几乎能感受到两条狗的鼻孔里喷出的灼热呼吸,闻到它们嘴中的臭味。

    不过他刚才往后退的时候,屁股好像撞到了谁,回头一看,那个小胖墩被撞得四脚朝天,零食洒了一地。

    “哇!你敢撞我!你赔我的零食!你赔我的衣服!”小胖墩坐在地上,不依不饶地哭闹。

    张子安觉得这个小胖墩也有些脸熟,但顾不上去细想,宁愿不认识他。

    女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着男人给他擦鼻血,请大家给她主持公道,别让张子安跑了。

    两条大狗不断地冲着张子安猛扑,把铁链子挣得哗啦哗啦响。

    张子安向那只小猴子递个眼色,又用手虚划半圈,趁着两条大狗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身上,示意让它从旁边绕过来。

    小猴子会意,手脚并用地从旁侧绕行。

    看客们沉默地旁观、用手机录像,谁也没管闲事。

    然而,意想不到的阻挠者出现了,就是那四只老猴子,其中一只突然蹿过来,揪住小猴子的毛,不让它走,还吱吱地招呼其他猴子也一起上,拉胳膊的拉胳膊,拽腿的拽腿。

    猴子是人类的近亲,智力比绝大部分动物都要高。

    老猴子们知道,有小猴子在,夫妻俩会它开小灶,而它们可以再抢小猴子的食物吃;反之,如果小猴子跑掉了,它们就只能继续吃以前的那些垃圾了,而且恐怕还会被夫妻俩迁怒于它们四个。

    如果它们也有机会跑,它们不介意跟着它一起跑,但现在它们的铁链子还拴在脖子上,它们知道自己跑不了。

    所以,为了它们自己的利益,它们也不能让小猴子跑掉。

    真实,残酷,聪明,而且像人类一样自私。

    恰在此时,在那两条大狗的反复冲击下,拴住它们的铁链子终于被挣断了。

    这下看客们傻眼了,这两条狗太凶,逮住谁可能就是往死里咬。

    人们拔腿就跑,生怕跑慢了被狗咬,但是由于往哪个方向跑的人都有,很多人撞在了一起,场面十分混乱。

    男人好不容易止住鼻血站起来,没有喝止自己的狗,反而恼羞成怒一挥短鞭,指着张子安吼道:“给我咬!”

    这个场景似乎令张子安有强烈的即视感,他不由地脱口而出:

    “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

    似乎是触发了什么机关,周围突然响起一连串凄厉的猫叫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