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98章 抉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张子安看到这对母子之间那深沉又令人心酸的感情,心里油然生出同情,所以才主动提出帮男青年处理这只灰鹦鹉的问题。

    另外……他总觉得,这只灰鹦鹉可能跟他不停地打喷嚏有关,说不定是对鹦鹉过敏?不过自家的宠物店里也有两三只普通鹦鹉,怎么就没事?

    男青年一怔,“这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张子安打开微信,“加个好友吧,我把处理过程和结果通知你,如果你觉得不满意,可以随时要回去。”

    “那就太感谢了。”

    男青年实在是脱身乏术,刚离开家没几个小时,母亲就差点走丢了,如果有人帮他处理掉这只灰鹦鹉就再好不过。

    加了好友之后,张子安接过鸟笼,把外面的黑布整理好,以免被路上的其他人看到自己拎着一只灰鹦鹉招摇过市。

    “小紫……豌豆黄……”年长女性盯着鸟笼喃喃说道。

    “妈,这只鹦鹉不是小紫也不是豌豆黄,咱们先回家,我抽时间去其他宠物店问问看。”男青年柔声劝说。

    张子安插言:“那个……如果是想买特定的某种鹦鹉,最好是去专业的鸟舍,普通宠物店里的鹦鹉种类都不会很多。”

    “鸟舍?”

    “嗯,我记得滨海市好像是有鸟舍,但是我想不起名字了……你回去从网上查查吧。”张子安建议道,“去了之后把你想要的鹦鹉跟饲养者说清楚,或者干脆带着你母亲一起去,让她自己选。”

    “好,谢谢你。”男青年感激地点头,“我只知道有猫舍,还真不知道有鸟舍,回去之后我好好查查……现在我先回家了。”

    “拜拜。”

    张子安跟他挥手道别。

    看着男青年搀扶着年长女性的身影消失在小巷深处,张子安觉得刚才可能冷落了庄晓蝶,此时没话找话地说道:“你见过灰鹦鹉没?这种鹦鹉体型很大,往往只能在动物园里见到,要不要看看?”

    说着,他掀起黑布的一角,让她观赏这只灰鹦鹉。

    灰鹦鹉的小黑眼珠转了转,等适应了光线,盯住庄晓蝶,突然叫道:“同性,真爱!异性,后代!你俩,没戏!”

    张子安听得大窘,赶紧又把黑布放下,讪笑道:“这只鹦鹉也不知道是谁教出来的,这张破鸟嘴真应该绑起来。”

    庄晓蝶早已看出这只灰鹦鹉正是那只叫理查德的精灵,但是之前整个鸟笼都用黑布蒙着,她直到它叫出声音才惊觉,那时已经迟了,若是早发现,还可以想办法阻止它接近张子安。

    “你打算把它……”她开口。

    “就像之前说的,先拿回去,然后给林业局或者动物园打电话,请他们来接收它。”他答道,这也是正常的处理程序。

    她点头,不再多问,这只鹦鹉除了嘴贱以外,兴不起什么风浪,赶紧想办法促成张子安把它送走就行。它的能力在梦境世界也受到了压制,只能说少量的词语和短句,远不能如现实中那样伶牙俐齿。

    由于被神父特意提醒过,张子安拎着鸟笼一边走一边时常回头,防止身后那只黑白小猫跟丢了。

    然而,怕什么却偏偏来什么——走了一段路之后,他一回头,发现它站定不动了,眼睛盯着旁边一条偏僻的小巷,然后像是发现了什么,嗖地一下就蹿了进去。

    “等等!别乱跑!”

    张子安在后面喊它,但它的动作太快,眨眼间就钻进小巷消失了。

    他抬步要追,但空着的那只手被另一只柔软滑腻的手拉住。

    回头一看,拉住他的当然是庄晓蝶。

    “它可能是去找同伴了,就给它自由吧。”她说道,眼神一改平时的冷静与淡漠,竟然显得有些楚楚可怜,“它本来就不是你的猫,别的猫喂喂至少还能摸一摸,可它连摸都没让你摸一下,这样的猫是养不熟的!”

    她的声音非常恳切,几乎是以央求的语气说的,一双明媚的眼瞳蒙上了薄薄的水汽,令人心生怜爱。

    像这种颜值和身姿的女孩子软语相求,很少有男人能够硬起心肠拒绝,这毕竟是个看脸的世界。

    庄晓蝶是他见过的最完美的相亲对象,他就连做梦也不敢相信会和这种等级的妹子牵手。

    她的容貌端庄秀丽,身材婀娜多姿,出手阔绰大方,在雾隐茶楼主动埋单,却又相当的通情达理,甚至不嫌弃他的家庭条件和普普通通的工作。

    这样的妹子,打着灯笼能找到几个?

    能对他青眼相加,更是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足以令父母脸上有光,足以羡煞旁人。

    自从与她见面以来,她从来没有明确地要求他做过什么,即使是她讨厌猫,也没有强迫他把猫赶走。

    只有这次,她提出让他别去追猫的要求。

    只有这一次。

    一百个人里,至少有九十人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剩下的十个人里,有九个可能在权衡利弊之后也会答应,最后剩下的那个,八成是个傻子,也可能是喜欢男人。

    她的手攥得更紧,轻微的颤抖从她的掌心中传来,“咱们回市中心吧,我想尝尝滨海市的美食,你有什么推荐的吗?我想去公园里赏花,我想去游乐园坐摩天轮,我想去大剧院看戏剧、我想去动物园看动物……我想……跟你在一起。咱们一起去吧,肯定非常非常开心的!”

    路人们看到这一幕,听到她的央求,纷纷摇头叹息,替她觉得不值,不知道这个男人有什么值得她如此挽留的,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一位高傲的冰山美人突然展现出柔弱的另一面,足以令人目眩神迷,张子安也同样为之动容。

    他暂时放下鸟笼,双手扣住她的手,注视着她的眼睛,平静地说道:“它确实不是我的猫,也许正如你说的那样,我永远也养不熟它,无论付出多少真心,我也永远无法摸一摸它的毛,但我养它并不是为了能摸到它,带它回家是因为我喜欢它,喜欢就是喜欢,并不一定非要得到同等的回报才是喜欢。”

    然后,他轻轻从她的手掌中挣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