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85章 四面楚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城市里哪儿都有流浪猫,在闹市区的街头遇到也不新鲜,流浪猫才不管你是街头还是巷尾。

    庄晓蝶听说前面也有只猫,以为是一只普通的流浪猫,随意抬眼望去,却见到龙凤珠宝店里的柜台上大喇喇地蹲坐着一只金色的猫。

    它似乎是从天花板的通风口里掉下来的,在空中调整姿态,不偏不倚地落到柜台上,把一对正对挑选戒指的大学生情侣吓了一跳,以为遇到打劫的了。

    “吓死我了,哪里来来的猫猫?”女生惊魂未定地轻抚胸口。

    男生抬头看了看,安慰道“别怕,可能是这只橘猫踩塌了通风口的栅栏……我觉得那个戒指不错,你觉得呢?”

    “欧巴,你色弱就别说话了……”女生见那只猫的脸似乎拉长了,扭头劝道。

    话还没说完,男生手里的手机就被抽飞了,撞到墙上又掉到瓷砖地板上,整个屏幕都碎成了蛛网状。

    “我新买的手机!刚还了两期的花呗啊!”男生捶胸顿足,心都要碎了,心疼地把手机捡起来,而面前这只猫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一点儿也没有自己刚做了错事的自觉。

    “你们这猫是怎么回事?把我手机屏幕弄碎了,你们得赔!”男生语气激烈地冲店员们发火。

    “可……可这猫不是我们店里的啊,我们也不知道它是哪儿来的……”店员们赶紧澄清责任。

    女生也给男朋友帮腔,和店员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吵成一片,谁也没留意那个罪魁祸首的猫已经大摇大摆地走出店外,隔着不远凝望着张子安与庄晓蝶。

    庄晓蝶脸色剧变,她知道这只猫不好惹,关键是它连张子安的话也不听,不会如那只黑白小猫一样乖乖地跟着身后,说不定直接冲上来用爪子撕她的衣服,这就太难看了……

    “走。”她顾不上矜持,直接拉住张子安的手腕,拽着他拐进一条小巷。

    “等下,那只猫……”

    张子安感觉那只罕见的金色猫很眼熟,不只是外形眼熟,关键是它的眼神很眼熟,充满了轻蔑和鄙夷……最可怕的是这种轻蔑与鄙夷的眼神似乎令他很受用,难道他在不知不觉中觉醒了的属性?

    “我说了我讨厌猫!”

    情急之下,庄晓蝶刻意营造出来的知性女性的形象有些崩塌,她不知道是哪里出错了,为什么接二连三有精灵突破梦境的屏障。

    她能潜入张子安的梦境,与他的梦境连接并且引导他的梦境进程,是因为她有这种能力,但那些精灵凭什么能进来呢?

    “等一下,你这是要去哪里?”

    张子安不住地回头,看到那只金色猫好整以暇地慢慢跟过来,就像是那种料定猎物逃不出手掌心的淡定。

    “总之找个没猫的地方。”她随口答道。

    在她匆匆而行的步伐中,有常人很难注意到的细碎光斑从她的一双彩袖间飘逸而出,随风飘出一段距离之后,就会在隐蔽处化为翩然的彩蝶,通过信息素将她的意志传递给分布在滨海市各处的蝴蝶与蛾子大军。

    这是张子安的理性梦境,在梦境中的蝴蝶和蛾子也要遵守基本法,不能她心念一动就能让它们知道她要干什么,必须要像现实世界一样利用信息素来传递信息。

    她想命令它们侦查是否有其他精灵出现的迹象,一旦在某处发现精灵,她就拉着他避开那个地方。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黑白小猫一直跟在他们身后,那些细碎的光斑一旦化形为蝴蝶,立刻会遭到它的扑捉,再次化为更加细碎且不成形的光点,严重干扰了她的通讯。

    蹿高蹦低的黑白小猫很引人注意,而它扑捉蝴蝶之后令蝴蝶化为光点的过程也被不少人亲眼目睹,有些好事者忍不住尾随其后,拿着手机拍摄。

    看到这一幕,张子安心中产生放心和担忧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前者是因为这证明自己的大脑没问题,并不只是自己看到蝴蝶化为光点,后者是因为他知道这只黑白小猫很怕人,不喜欢被人围观。

    “你看见了吗?真是怪事!”他兴奋地频频回头,“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蝴蝶为什么会变成光点?”

    庄晓蝶完全不想接这个话茬儿,像是负气般拉着张子安走得更快,想把那两只猫甩掉,可恨的是黄金周很难在闹市区打到车,否则……

    突然,他的胳膊传来反向的拉力,把猝不及防的她拉得差点儿来个趔趄。

    “你……我说了我讨厌猫!”

    她回头怒目而视,但所谓的绝代佳人,即使生气时也别有一番醉人的韵味。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他正色问道。

    “我才不怕!”她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差点跳起来。

    “那你的手为什么冷汗直冒,而且在抖?”他移目向下,盯着她那双微微颤抖的手,手心冰凉。

    “什……”

    她下意识地抽回自己的手掌,果然看到手在不停地抖。

    她一直不承认自己害怕,一直认为自己对梦境有绝对的主宰,现在不管她承不承认,她的潜意识已经开始恐慌了。

    “我一直想问,你和刘姨是什么关系?她是怎么认识你的?”他没有给她思考的时间,又追问道。

    按理说,虽然王相将相宁有种乎,但阶级日趋固化也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刘姨只不过是一介开洗衣店的小市民,何德何能可以替这种等级的绝代佳人牵线做媒?

    就算刘姨因为某种原因而结识庄晓蝶,但刘姨是个很势利的人,她心里有一杆称,如果一端放着庄晓蝶,另一端绝对不可能摆上张子安,哪怕连试试都不可能,因为她怕得罪贵人。

    “……现在不适合问这个吧。”庄晓蝶深吸一口气,轻捋鬓发强自镇定。

    “为什么不适合呢?”张子安环视四周,“咱们不是应该增进了解吗?我看挺适合的。”

    “不如找个地方坐下来谈……”她采取拖延战术。

    没想到他一口答应了,“好啊!那看场电影如何?”

    他指着旁边的巨副海报——柏林电影节的王者时刻!万众瞩目的《战犬》热映中!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