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83章 盗梦行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小白来宠物店实属迫不得已,它甚至觉得自己似乎不知不觉地中了陷阱,如果从一开始流浪狗们没有选择拾荒,而是继续以前的生活方式,可能现在的情况不会如此糟糕。

    然而说什么都晚了,流浪狗们已经习惯了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的分配方式,它们知道只要自己努力捡垃圾就有鸡腿吃,但现在突然又一夜回到解放前,别说鸡腿了,无论多劳还是少劳,连放心的狗粮都吃不到。

    现在天气热,垃圾场的食物腐臭得太快,又有杀狗于无形的毒香肠,两天时间已经有好几条流浪狗因为中毒或者急性腹泻而毙命了。

    它们昨天忍了一天,今天发现又没人来给它们送食物,当时场面就控制不住了。

    就算小白的铁头功再厉害,也不可能打得过一拥而上的几百条狗,好在它的几位忠心手下站在它这边,帮它强行压制住骚乱,但这也不是长久之策。

    小白被逼无奈,只得前来宠物店查看情况。

    它以为这是张子安故意设置的陷阱,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让流浪狗们过惯了好日子,再突然翻脸,借此来要挟它,但抵达这里之后,它发现情况并非如此——精灵们一个个愁眉苦脸,而关键人物张子安则沉睡不醒,就算它和弗拉基米尔吵翻天,他依然闭目沉睡。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它问道。

    弗拉基米尔不屑理它,还是宅心仁厚的老茶把情况大致上说给它听。

    “明白了吗?如果不是为了帮你们,他可能还不至于这么倒霉!”弗拉基米尔指责道。

    张子安被困在梦境里这件事,与小白不能完全脱离关系,毕竟帮助流浪狗解决饮水问题时他杀灭了大量毛毛虫,可能就是导火索之一。

    如果是平时,小白肯定会反唇相讥,但它现在的处境很尴尬,打是打不过这么多精灵,家里还有一大帮嗷嗷待哺的流浪狗等着狗粮,另外它现在已经知道自己冤枉了张子安,人家非但没有设置陷阱,还为了帮助流浪狗而导致自己遭遇危险,因此它默默地承受了指责,问道:“那么他还要多久能够醒来?”

    这个问题谁也不知道。

    张子安在宠物店里的地位很低,但他是把各只精灵们联系在一起的纽带,因为精灵们彼此之间只存在有限的互动,它们都有自己的骄傲,都有自己固定的地盘,彼此之间更多的是尊重,跟它们每个个体与张子安相处的模式截然不同。

    因此,当他像个没电的机器般停止工作后,精灵们之间的气氛就变得很微妙。

    老茶凭借自己的德高望重,勉强担负起领导职能,但它远远无法代替张子安的存在。

    飞玛斯从趴卧的姿势站起来,环视众精灵,说道:“我考虑了很久,我觉得,咱们必须要开始思考一种可能性,就是他也许再也无法醒来了。”

    精灵们的心中其实偶尔也会浮现这种可能性,但它们一直避免去深入思考,也不愿意接受。

    “嘎嘎!本大爷才不信!傻人一向是有傻福的!这个白痴已经傻到了极点,绝对不会就这么睡下去!”

    蔫头耷脑的理查德突然跳起来,扑腾着翅膀落到张子安的胸口,用爪子挠他、用鸟喙啄他、用翅膀抽他……但无论它怎么做,他始终都在酣睡。

    现在它们喂他喝水,维持着他的生命,但人不吃食物能生存多久呢?

    再过几天,它们就不得不拨打急救电话,把他送到医院,但医院能让他恢复清醒吗?如果不能……谁会愿意为沉睡不醒的他长期支付医疗费和陪护费?

    理查德经历过死亡,睡过去就再也没有醒来,并且差点经历第二次死亡,是他和doctor彻夜不眠地从鬼门关把它拉回来。

    现在,他面临死亡,而它却什么都做不了。

    “喂!你们为什么不去找个美女,让她亲他一下,他就会马上醒过来!童话里都是这么写的,为什么你们要一直傻等着?”

    世华在浴室里喊道,突然又呜呜地抽泣起来,大家不知道她为什么哭,因为她平时总是看不起张子安,今天却放了粉丝的鸽子,推掉了早已定好的直播,却没有跟粉丝们做出任何解释。

    “切!老娘还是更想活着阉了他!”雪狮子撇嘴。

    菲娜目光凛然地跃到了床上,威严地低头注视着他的脸,厉声说道:“起来!给本宫坐起来!本宫还没有允许你休息!”

    π蹲在墙角,蜷缩起身体,把头埋进臂弯,像个被抛弃的孩子。

    弗拉基米尔握紧一只前爪,给大家打气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是我们一直以来贯彻的原则!我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敌人,也不能抛弃任何一位同志!现在还不到放弃希望的时候,如果连我们也放弃,那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飞玛斯点头,“我同意,所以我想问问大家,你们都想让他醒过来吧?”

    这话问得实在多余,在场的精灵们,甚至包括小白在内,任何一只精灵都想让他醒过来。

    大家不解地看着它,等待它接下来的解释。

    “我思来想去,咱们不能把希望完全寄托在星海的身上。”飞玛斯看了一眼沉睡的星海,想起心象世界中的星海对自己的鼓励,“因此,我想借助大家的力量,大家一起进入他的梦境世界,把他平安无事地带回来!”

    它不再妄自菲薄,既然它能够创造出另一个星海并且将之送入张子安的梦中,那为什么不可以把包括自己在内的精灵们全都送进去?

    星海能把梦境世界击穿一条缝隙,那么合大家之力,也许可以把缝隙扩大。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但我想试试。”飞玛斯坚定地说道,“不过我要提醒你们,这么做很可能有巨大的风险,一旦在梦境世界死亡,现实世界中的身体也许会随之死亡……”

    “所以你还在等什么?”菲娜打断了它的话,骄傲地昂首直视着它,“任何敢于背叛本宫的人,本宫都要亲手实施责罚,哪怕是逃进梦里也躲不掉!”

    “团结就是力量!”弗拉基米尔激动地握拳,:“梦就是梦,梦中的世界毫无疑问是唯心的世界,必将被唯物主义的铁拳粉碎!”

    “吱吱!”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嘎嘎!本大爷早就想进这个白痴的梦里看看,到底是哪个小妖精迷住了他?然后本大爷会狠狠地用尿滋醒他,告诉他男人就应该干男人!”理查德叫道。

    老茶微微一笑,“浪迹江湖忆旧游,故人生死各千秋。昔日同袍已作古,老朽年纪大了,死生之事早已看淡,若能把子安救回来,豁出区区一条老命又有何难?”

    “好……”飞玛斯点头。

    “等一下!我也要去!”世华在浴室里叫道,“我也想看看,我才不信有哪只精灵比我还漂亮!”

    当飞玛斯以眼神询问雪狮子时,后者撇过脸说道:“哼,老娘才不想进入臭男人的梦里,肯定非常恶心。”

    也就是说,除了雪狮子和已经沉睡的星海,大家全都愿意跟随飞玛斯一起进入张子安的梦境世界,哪怕要冒连自己都沦陷其中的危险。

    小白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该离开了,否则如果自己不走,它们肯定不放心实施冒险计划,毕竟目前它敌友难分,而且连它自己都说不清自己是敌是友。

    它盯着弗拉基米尔,意味深长地说道:“你知道,和平只是暂时的,你我将来必有一战。”

    弗拉基米尔轻蔑地笑道:“放心,我会回来的,因为死亡不属于喵喵主义者!”

    “那么祝你们好运,最好把他活着带回来。”

    小白最后看了一眼张子安,从窗口跳了出去。

    它奔跑在返回郊区垃圾场的路上,并且小心地避开街道上寥寥无几的行人和车辆,心里却反复回味着刚才宠物店的那一幕。

    它突然产生了无法遏制的好奇,那个叫张子安的人,究竟有何魅力,会令那些叱咤风云的精灵们愿意舍生忘死地把他救回来?

    如果可能的话,真想更多的了解一下他。

    途中歇脚的时候,它蹿上高处,回首凝望着早已消失在夜色中的宠物店。

    飞玛斯的视线轮流扫过每只精灵的眼睛,而它们的瞳孔也倒映着它的眼睛。

    这次不是要进入它们的心象世界,不需要那么复杂地深入了解它们的内心,只要把它们的精神与意志截取一个片断,然后送入张子安的梦境世界就好。

    雪狮子留在外面也是好事,全体进入沉眠的话,谁来照顾它们的身体呢?

    飞玛斯摒弃杂念,全神贯注地做着这件事。

    敌人确实是梦境的主宰,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是无敌的。

    除了雪狮子之外的精灵们,突然睁大了眼睛,因为它们看到了诡异的一幕——飞玛斯的瞳孔出现了黑色的漩涡,不断地旋转。

    它们本能地想移开眼睛,但是移不开,黑色漩涡仿佛有强大的吸力。

    好困……

    无法遏制的困意涌来。

    精灵们横七竖八地躺倒在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