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82章 脆弱的协议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喵喵喵!”

    雪狮子费力地从一大块生牛腩上撕咬下一块带着血水的牛肉,随便嚼了嚼就咽下去。

    “这个臭男人,买牛腩干吗不买那种预先切成一块一块的?就是为了便宜几块钱,害得老娘这么费劲!”

    不过雪狮子好歹还有的吃,其他需要吃饭的精灵已经饿了快两天了,它们不愿像雪狮子一样茹毛饮血,也不愿意自降身价去偷偷吃普通猫粮狗粮,只能忍饥挨饿。

    这是张子安沉睡的第二天,精灵们的生活已经乱成一锅粥,平时饭来张口的它们不仅要饿肚子,还要反过来伺候他。

    受低气压影响,天气越来越闷热,如果只是平静地睡觉倒还好,但张子安似乎在梦中很挣扎,不时地皱眉、磨牙、哼唧、翻身,表情很不轻松,额头经常是汗津津的。

    在昨天,精灵们就注意到他的嘴唇干得快要裂口子了,想办法给他倒了杯水,然后让π喂给他,但由于他的嘴闭得很紧,一杯水倒是有多半杯洒出来了。

    一开始大家还七嘴八舌地想办法,但后来该说的都说了,该尝试的办法都尝试了,张子安却一直没有醒,理查德甚至凑到他鼻子旁边放了个屁,指望把他熏醒,结果还是失败了。

    星海一直趴在床边,与他一样沉睡不醒,但它睡得很安静。

    店员们把一楼的卫生打理得很好,没有察觉什么异状,起码暂时没有。

    张子安的手机响过几次,是有人找他商量虫灾的对策,都被理查德伪装他的声音给敷衍过去了。

    谷奶奶还上门找过他,听店员们说他出门了,这才遗憾地回去,还嘀咕地抱怨小安子怎么选择这时候突然出门。

    精灵们已经把能想到的对策都说完了,后来都陷入了沉默,就这样安静地待在二楼,或者趴卧,或者心烦意乱地踱来踱去。

    平时有张子安在的时候,永远不会这么无聊,他一会儿跟理查德和雪狮子斗嘴,一会儿为老茶烧水沏茶,一会儿又被菲娜指使着忙前忙后,抽时间还要跟星海玩捉迷藏,难得闲下来坐下歇一会儿,也是坐在书桌旁帮π检查一下错字和语句不通顺之处……

    飞玛斯和世华相对来说可以自得其乐,不需要他太多的陪伴,但他作为飞玛斯的经济人要与电影圈的人打交道,阅读他们发来的剧本以及拍摄合约,同时世华是用他的身份跟直播平台签约的,所以还要跟直播平台商谈商业合作事宜,之后还要跟飞玛斯和世华反馈。

    唯一不需要他操心的只有弗拉基米尔,尽管如此……

    趴在窗台上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的弗拉基米尔突然一激灵站起来,“喵了个咪的!我就知道这帮……”

    它回头看了一眼飞玛斯,改口道:“我就知道这条白狗不可轻信!这才刚过了几天,就悍然撕毁停战协定,竟敢再次发动围剿!”

    其他精灵不清楚什么情况,也跳上窗台轮流往外看,只见一条白狗趁着傍晚的夜色沿着墙根悄悄溜到了附近,正在鬼鬼祟祟地打量周围的建筑,像是在寻找宠物店的位置。

    它们不认识这条狗,但听弗拉基米尔和张子安念叨过它的形貌,所以猜出它正是和弗拉基米尔针锋相对的那只精灵。

    流浪狗和流浪猫已经在张子安的主持下签定了临时停战协定,约定好在虫灾的问题解决前,流浪狗不会再次踏入滨海市市区闹事,但眼下虫灾的威胁尚存,为什么它又来了?

    老茶劝道:“先不要急,它似乎是单枪匹马而来,听听它有何说辞,再做决定不迟。”

    弗拉基米尔其实也看出来了,对方并不像是要打架的样子,但因为张子安沉睡不醒令它心头焦躁,倒是很想找茬儿跟对方打一架,借此发泄一下火气。

    “你来干什么?想刺探我军的情报?”它站在窗口喝道。

    小白闻声抬头,看到了才能对头,沉声说道:“我有事要说。”

    弗拉基米尔见其他精灵没有反对的意思,慨然一挥爪子,“那你就上来吧,谅你也耍不出什么花招!”

    小白此次是悄悄进城的,趁着人们忙于对付毛毛虫,顾不上流浪狗,就孤身一人前来谈判。

    它见附近没人,先跳上五菱神光的车顶,又借力跳上了窗台。

    开口讲话之前,它扫视室内,不禁心头凛然。

    它以为强敌只有弗拉基米尔一只猫,却没想到小小的一间房子里,居然云集着这么多精灵,而且每只精灵看上去都并非易与之辈,最麻烦的还大部分都是猫……

    狗倒是也有,不过那条德牧显然并不在意小白的出现,只是抬头看了它一眼,又担忧地趴下来注视着床上的张子安。

    “如果想打入我军内部,然后分化我们,那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弗拉基米尔警告道,“我们允许你进屋已经是最大的善意了,不妨先说说你为什么没有遵守停战协议,擅自进入滨海市区?”

    小白哼了一声,“我没有遵守停战协议?明明是你们没有遵守,说好的每天送吃的过去呢?说好的每天来结算垃圾费?现在兄弟们已经饿了两天,饿得眼珠子都红了,我费尽口舌才劝它们稍安勿躁,由我自己前来交涉,你反倒说我们没遵守协议?血口喷人也不能这样!”

    流浪狗们这两天的情况很不妙,已经吃惯了干净狗粮和鸡腿的它们,突然失去了食物的来源,又只能去垃圾场里刨食,引起了它们极大的抵触,甚至险些发生哗变……

    这就是所谓的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毕竟它们跟着小白混是为了吃香的喝辣的,不像流浪猫那样是出于共同的信念而集结在一起。

    流浪狗们尝到拾荒的甜头,现在捡垃圾捡得不亦乐乎,但它们辛苦捡来的垃圾这两天突然没人负责回收了,无论捡得多的还是捡得少的,为了填饱肚子都只能回垃圾场刨食,这种落差谁受得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