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80章 世界的漏洞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能听懂人话的小猫,这倒是稀罕。

    猫肯定是拥有某种程度的智力,但智力能否达到可以听懂人话的程度呢?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为什么不应该再回去看看?你知道雾隐茶楼和滨海市图书馆吗?”他问道。

    “喵呜~”

    小猫点点头。

    “知道?”

    点头。

    “我是不是应该再去那里看看?我总感觉那里有什么……好东西被我错过了,比如钱包之类的……”他说道,但心中仍然对小猫能听懂他的话这件事半信半疑。

    他说这些,更多的是因为他很需要找个对象来诉说。

    它摇头。

    他沉默了一下,笑道:“说的也是,有些东西一旦错过,就不会回来了。”

    黑白小猫既没点头也没摇头。

    它苦于口不能言,无法告诉他——他没有错过任何东西。

    即使他在雾隐茶楼里多停留半天,即使他伸手去触摸书架上的空位,也不会发生任何事,因为这是一个不存在《宠物猎人》游戏的世界,更不存在精灵……也许除了那只蝴蝶精灵之外。

    至于小猫自己,是强行入侵这个世界的一个异物,理所当然会被这个世界的力量压制并排斥。

    这是一个不存在老茶和π的世界。

    即使他决定在雾隐茶楼逗留更长的时间来寻找猫毛的来源,也不会找到老茶,只可能在山顶发现一只拥有焦黄色毛发的流浪老猫。

    即使他的手指触摸到空位,也只会发现那真的是一个空位,并不存在所谓的无形之书,而五楼的数字阅览区真的是一个初学网络黑客技术的小屁孩在捣乱。

    蝴蝶精灵并不担心他会逗留在雾隐茶楼,也不担心他会伸手触摸空位,因为那没有任何意义,否则如果她担心的话,为什么一开始要冒险把约会地点定在雾隐茶楼呢?为什么不在他进入图书馆之前就制造邂逅呢?

    恰恰相反,她想要他抵达雾隐茶楼,想要他进入图书馆。

    她的力量封锁了他的相关记忆,但记忆仍然是存在的,这显然是隐患。

    这些记忆对他来说是珍藏在心底、无比珍贵的记忆——他在雾隐茶楼遇到老茶和在图书馆遇到π,这些记忆里没有她的存在。

    所以为了消除隐患,她要制造新的记忆,来取代旧的记忆。

    在新的记忆中,有她的存在,却没有精灵们的存在。

    他在雾隐茶楼里遇到的不是老茶,而是她。

    他在图书馆里遇到的不是π,而是她。

    所以他会慢慢认识到并且接受事实——他之所以对那些地点印象深刻,是因为在那里遇到了她。

    遇到这种等级的绝世佳人,谁不会印象深刻呢?

    小猫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会和他一起去其他地方,完成所有记忆的更迭。

    她和他会去首都,在萧瑟的秋风**游故宫;

    她和他会去美国,在蜡像馆里与好莱坞的明星们合影留念;

    她和他会去德国,在柏林电影宫的观众席上为获奖的明星们鼓掌,然后赤足徜徉于海边的沙滩上,捡起一个个美丽的贝壳……

    在这一连串的旅程中,他依然会发现异样,依然会有即视感,但无论他做何决定,无论他是否想寻找真相,只要他跟着她一起去到那些地点,记忆就自然被更新了。

    她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只要陪伴在张子安的身边,他的理性就会替她完成所有的工作。

    是的。

    并不是她把张子安困在了这个世界,而是张子安自己作茧自缚。

    这是一个完整而自洽的世界,以张子安的人生经验和记忆为基础而构建,骨架是他的科学知识和理性,如果换成一个对科学无知无畏者的梦境,其中定会有许多不真实的细节,构成的梦境也不会如此趋近于现实。

    遇到无法解释的事,常人也许会归结于鬼神或者超自然力量,但张子安会用科学和理性去试着解释,所以这个世界才会如真实世界般牢不可破。

    但是,即使是理性如张子安,他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中也存在一个漏洞,就是《宠物猎人》这个游戏和精灵们。

    游戏和精灵们的存在,对抗着他的固有常识。

    他知道猫狗可能会说话,他知道鹦鹉的心中有爱,他知道海中可能有美人鱼……

    如果没有这个漏洞,任何人也无法把他从梦境中唤醒。

    梦境世界太真实,这件事本身就会令他不适应,因为真实的世界……不应该这么无趣。

    蝴蝶精灵明知这个漏洞,却无法弥补,她不能让这个世界出现《宠物猎人》游戏,也不能让精灵们出现在这个世界——她可以创造出类似的、徒有其表的东西,但即使如此也可能唤醒他真实的记忆。

    不过好在,时间会替她消弭漏洞,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她就可以创造出更精彩、更有趣的经历让他感到满足。

    小猫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电话会响。

    叮叮叮叮——

    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打断了他的沉思。

    “喂?妈,什么事?”他看到来电显示是母亲的手机。

    “喂,子安,你跑到哪儿遛狗去了?”母亲问道,声音里透着焦急和欣喜。

    “就在后面的绿地,怎么了?”他答道。

    母亲松了一口气,“快回来!马上回来!”

    “发生什么事了?”他看了看嬉闹的幼犬们,它们似乎还没有发泄完过剩的精力,而且它们排泄的粪便还没来得及掩埋,但母亲这么急,难道是出了什么不好的事?

    “爸没事吧?”

    他的心跳猛然加快,难道父亲出什么事了?

    “你爸?他能有什么事?”母亲嗔怪道:“他正笨手笨脚地给猫洗澡呢……你快把狗都牵回来,然后换身衣服!我跟你讲,我刚给刘姨打了个电话,刘姨那边说女方对你挺满意的,但是你一直没有再跟人家联系,人家一个年轻女孩子,总不能拉下脸主动联系你吧?刘姨埋怨了我半天,说你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不懂事!眼看一桩挺好的事就差点儿吹了!”

    张子安听懵了,庄晓蝶那边什么情况,居然还对他挺满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