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78章 猫咪急走追彩蝶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可能是黄金周的原因,宠物诊所里的顾客……说顾客有些怪,那么是患者?其实也有些怪……反正就是人吧,人挺多,要排队等叫号。

    张子安抱着纸板箱坐在等候区,其他人都至少拎个猫包或者航空箱,像他这样抱着纸板箱的显得很另类。

    小猫已经吃完了第一个罐头,正在吃第二个。

    “4号?”

    护士在忙着收费,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女兽医从诊疗室里探头喊道。

    坐在张子安旁边的人应了一声,拎着猫包过去了。

    “悄悄告诉你,这个兽医和护士,我也觉得很面熟。”张子安压低声音,对小猫挤挤眼睛。

    “喵呜?”

    它像是在质疑:她戴着口罩,连脸都看不见,你怎么知道面熟的?变相碰瓷?

    “嘿嘿,虽然真人的脸被口罩遮住了,但那不是还有照片吗?”他指着入口处的墙壁,那里贴着带免冠照片的兽医执照和营业许可证。

    “5号?5号?没人吗?6号?”

    “有。”

    张子安抱着纸板箱站起来,跟着女兽医走进诊疗室。

    不出所料,她对他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完全不像是见过他或者认识他,而他也已经习惯了。

    看到小猫银灰色的眼睛时,女兽医的眉毛惊讶地挑起,因为她从没见过哪只猫有这样颜色的眼睛,她正要把它从纸板箱里抱出来做进一步的检查,本来一直很乖的它却突然跳出了纸板箱,向诊疗室外面跑去。

    “等等!别跑!”

    张子安猝不及防,只得抱歉地向女兽医打了个手势,示意由他去追。

    小猫跑回了门口的候诊区,正好有人推门进来,它刺溜儿一下就从门缝里钻出去。

    等张子安也追出门时,却发现它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叹了口气,只得上车回家。

    黄金周的第三天。

    早上。

    “爸,妈,我去帮你们遛狗吧。”

    吃完早饭,张子安主动给自己找事做,反正闲着也闲着。

    遛狗没什么技术含量,也不累,无非是牵着店里的幼犬去外面散散步,如果在外面排泄完粪便更好。

    “好。在附近遛下就行了,不用走远。”

    父亲给他找来一根特制的牵引绳,由一根绳子从中间分出多根细绳,都是有弹力的,是专门用来集体遛狗的,当然不适合用来遛大中型成年狗,否则就成狗拉雪橇了。

    张子安把店里的幼犬们全都套上牵引绳,将末端的扣环牢牢握在手里,带着它们离开宠物店。

    能够出去散步,幼犬们当然很开心,撒着欢儿的又跳又叫。

    遛狗的首选目的地当然是宠物店后方的绿地,那里不会扰民,幼犬的排泄物也可以很方便地用小铲子挖个坑埋起来,就算不考虑公益道德的问题,至少也可以避免以后自己踩到屎。

    “咦?”

    刚到绿地,他就注意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只黑白双色的小猫在绿地的草坪和树木间欢快地跑来跑去。

    “原来你跑到这里来了。”

    看到它平安无事,他心情放松了不少,昨天它自己跑掉后,他还挺担心的,因为家里养的猫一旦跑丢,往往会因为不能适应环境而死,流浪猫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

    幼犬们也看到了小猫,冲着它汪汪叫个不停。

    “喵呜~”

    黑白小猫察觉到他的出现,驻足盯着他看,还试探性的往他这边靠近,但似乎是惧于幼犬们的声势,走了几步就停下了。

    “别怕,它们不会咬你,也咬不了你。”张子安把牵引绳放到最长,然后系到一棵树上,幼犬们只能在树周围玩闹。

    因为它昨天跑掉了,他惦记着它今天会不会再跑,不过等他系好绳子,它依然蹲坐在那里盯着他。

    秋天,绿地里的草木不像夏天那么茂盛,蚊虫也大为减少。

    “你有名字吗?叫什么名字?以前你的主人是谁?”

    他找了张石凳坐下,跟它随意攀谈起来,当然并不指望它回答。

    “喵呜~”

    好吧,也许它回答了,但是他听不懂。

    跟它说话没有任何压力和顾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你不喜欢受拘束?喜欢自由?”他天马行空般猜测道,“所以不愿意跟我回到宠物店?其实店里有很多猫啊,你不会觉得寂寞的。”

    “还是说……你不想被人领养?因为被抛弃过,所以不信任人?”

    有些被遗弃的宠物就是这样,无端被遗弃后,对人失去了信任,即使后来又被人领养了,却总是和领养者保持若即若离的距离,这样就可以不用再受第二次伤害。

    领养者也很困惑,为什么就是养不熟呢?

    “喵呜~”

    它歪着头,视线似乎动了一下。

    张子安也转头望去。

    蝴蝶。

    在他身后,几只蝴蝶绕着他翩然飞舞。

    他试着走了几步,蝴蝶们虽然没有跟得很紧,但似乎也在跟着他移动。

    “啧,这倒是奇了。”

    他抬起袖口闻了闻,没什么异味。

    在他与庄晓蝶的两次见面中,并未与她产生肢体接触,但他想来只可能是她身上的气味传到了他身上,就像是……某种信息素。

    信息素是个很宽泛的概念,是指起到通讯作用的化合物,一般表现为弥漫在空气中的气味分子。

    很多动物都能分泌和接收信息素,比如说……青春期的男生能从心仪的女生身上嗅到体香,或者女生陶醉于运动少年的汗水味道,如果排除脑补的因素和沐浴露的原因,可能就是某种信息素在起作用。

    当然,人类和高等哺乳动物们拥有太多的交流手段,信息素的信息传递效率太低下了,从来不是人类传递信息的主要手段,甚至连次要手段都算不上。

    但是对于昆虫来说,信息素是非常重要的通讯手段。

    张子安目睹了庄晓蝶吸引大片蝴蝶的一幕,所以他猜测她使用的某种沐浴露或者香水里含有吸引蝴蝶的信息素成分,就像人类增加自己魅力、吸引异性的迷情香水一样。

    但他最近没使过新的沐浴露,也没与庄晓蝶发生过身体接触,怎么会……

    他正在思索,就见黑白小猫像是找到了猎物似的,突然向蝴蝶扑过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