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62章 安知不是梦中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树林外远远飘来送亲车队拔营出发的喧嚣,飞玛斯茫然向那个方向望了望,离滨海镇已经很近,就算不及时跟上也不会发生什么危险,即使后面追上去也来得及。

    它对这只星海的戒心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慢慢消融,并不是因为喜欢受吹捧的好话,而是这只星海指出了一些它早已想到却一直在回避的东西——这不奇怪,因为这只星海就是它创造的,是它的一部分,是秉承它的意志而诞生,比谁都了解它的内心,与忠于原貌的老茶并不一样。

    “你要走了吗?”飞玛斯问道。

    星海点头。

    “但……你怎么出去?这是我的心象世界,或者说……是由我的精神形成的一个闭环,并非是切实存在的真实空间,无论是你还是那个星海,都没有能力自行离开吧?”飞玛斯追问。

    如果不离开它的心象世界,又怎么进入张子安的梦境世界?

    “喵呜~所以需要你来送我出去~”星海说道。

    “我送你出去?怎么送?”飞玛斯茫然,它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连想都没有想过。

    星海歪歪头,捉弄般地笑道:“喵呜~这就需要你来想办法啦~不过你会想到的~”

    飞玛斯:“……”我最讨厌两件事,一是动脑子,二是卖关子!

    “那……你还会回来吗?”

    在这趟旅程中,飞玛斯一直认为,起主导作用的是老茶,自己是作为辅助,而星海只是一个吉祥物似的存在,但即使如此,它也已经习惯了星海的存在,习惯了看它在车队休息的时候扑捉蝴蝶的样子。

    星海努力做出思索的样子,不过随即噗嗤一笑,答非所问地说道:“这是你创造的世界呀,飞玛斯。”

    飞玛斯:“……”

    它的头脑中一下子涌入太多信息,实在懒得动脑子了,“总之,你能搞定另一只精灵对吧?虽然你说是我创造出来的,不是原版的星海,但我感觉你也很强啊!”

    星海收敛了笑容,正色说道:“那只精灵很强哦,梦境是它的主场呀!任何入侵梦境的异物,都会受到它的压制,可能会失去大部分甚至全部的力量~所以,无论是我还是你所做的一切,充其量都只是引导,能否醒来,还要看子安自己的意志~”

    飞玛斯叹息一声:“所以说是要看子安自己啊……我最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会以自己的意志进入沉睡,如果不是这样,又怎么会引起这么大的麻烦?”

    在飞玛斯与星海对话的时候,年轻版的老茶一直在思索飞玛斯告诉它的事情经过,虽然受制于历史局限性,它听不明白其中的一些东西,但大体上算是能听懂。

    “老朽倒是能猜到一二。”它眯起眼睛笑道。

    “哦?”

    飞玛斯愣住了,因为现实世界里的老茶无论是经验还是阅历,都强于这个年轻版的老茶,而老茶本身又勤奋好学,从电视里学到了很多人类的新知识,像什么快速眼动睡眠之类的,飞玛斯就完全不知道……那为什么现实世界中的老茶跟飞玛斯一样都是茫然无措的状态,反倒是这个年轻版的老茶仅凭听来的寥寥数语就敢妄加猜测?

    年轻版的老茶看出了它的心思,笑道:“因为老朽不认识张子安,而现实中的老茶认识,就是这个区别——事不关心,关心则乱,老朽可以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揣测,现实中的老茶却不行。”

    飞玛斯仔细咀嚼,似乎是这个道理。

    老茶抬起一只前爪,低头仔细打量,“飞兄你总说这是你的心象世界,而老朽只不过是现实中的老茶在心象世界中的投影,其实老朽并不完全认同你的说法——因为老朽一直在仔细观察,这个世界是如此真实,一草一木,一呼一吸,完全看不出虚构的迹象……所以,老朽坚持认为,也许飞兄你错了,你所谓的真实世界其实才是一场梦……”

    飞玛斯想反驳,但老茶抬爪阻止道:“真实和虚幻,只不过是一念之差而已。老朽不愿相信自己是虚假的,不愿相信吾等同生共死所经历的一切都是虚构出来和已成既定事实的,老朽想去看看滨海镇是什么样,想去见证伍家小姐的美满姻缘,所以老朽宁可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想必,张子安也是如此吧。”

    “因为梦境太过美好,所以愿意相信是真实的;因为有憧憬的东西,所以不愿醒来。”老茶慨然唏嘘。

    “因为有情,所以被困在梦中……但是,梦终归是梦,若是没察觉是梦也就罢了,一旦察觉,即使梦境再美好,也不应过于留恋,因为那注定是虚假的。”

    “有情?”

    飞玛斯不明白,有情和被困梦中,这其中又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呢?

    老茶拈须微笑:“飞兄可否听闻过一句话——无情岂解关魂梦,莫信庄周说是非。”

    飞玛斯茫然摇头——再怎么说,让它一条外国狗去懂中国古代诗词,这难度也太高了些……

    “听不懂也没关系,飞兄你只要知道,只有重感情的人才会被困在梦中。所以老朽很羡慕你,能认识这样一个人类朋友。”

    老茶笑道,侧目东顾。

    东方的地平线上,隐约露出一座山的山顶,山顶模糊不清,似有云雾缭绕。

    虽然这座山看起来已不太远,但望山跑死马。

    那是……隐雾山吗?

    滨海镇,真的快到了啊。

    飞玛斯突然想起来,自己一直很疑惑,为什么会产生这样一个心象世界,为什么不是别的国家,为什么不是别的时代?自己在这个心象世界里游荡的目的又是什么?

    它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了。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滨海镇,就像心中的一块圣地,是一块可以逃避现实的宁静乐土。

    抵达这里的过程,就是一段重新认识自己的历练。

    飞玛斯的眼神前所未有的清明,侧头凝视着年轻版的老茶,“老茶,你有一处说错了。”

    “哦?愿闻其详?”老茶笑问。

    飞玛斯突然提高了音量,大声咆哮道:“不要把我的心象世界,和那种糊弄人的梦境混为一谈啊!”

    然后,它醒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