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59章 沉睡不知归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飞玛斯醒来了,很难说是生物钟唤醒了它,还是……心象世界里的星海惊醒了它,总之它醒了。

    这貌似是一个很普通的早晨,唯一不同的是……当它醒来之后,却意外地发现张子安还躺在床上。

    如果说宠物店的一天即将结束的信号是菲娜跳下猫爬架回到二楼,那么一天开始的信号绝对是张子安起床,虽说他起床的动静很小,但听觉灵敏的精灵们往往都能听到,至于听到之后是立刻起床还是再眯一会儿,就是各自不同的选择了。

    飞玛斯有些困惑,是自己醒得太早了?

    不,不止它自己醒来了。

    还有一道身影蹲坐在张子安的床前,那是……

    本来还有些迷糊的飞玛斯顿时一激灵,噌的一下站起来,全身肌肉绷紧,如临大敌。

    因为那道身影,与它在心象世界里见到的那道身影,那道蹲坐在林间空地旁发呆的身影,一模一样。

    是星海。

    但它不确定,这是不是星海……

    飞玛斯的动静有点大,其他精灵们也纷纷醒来。

    随即,它们也注意到依然躺在床上的张子安。

    “哼,没出息的下仆,日上三杆了还不起床!”菲娜冷着脸从公主床里坐起来,“难道还要本宫请你起床?”

    “嘎?尚叁甘是谁?本大爷只记得有个刘叁浪!这个白痴又移情别恋了?”理查德平时起得最晚,却对某些关键字词极为敏感,当下就鸡动地从小毯子下钻出来。

    有理查德这一闹腾,所有精灵都醒来了。

    弗拉基米尔一骨碌从床底下爬出来,它疑惑地抬头看了看床上,“咦?我之前好像听见他起床的动静,难道起来之后又睡回笼觉?”

    天气热,老茶的电热毯没插电,只是当普通毯子垫着,它端端正正地戴上斗笠,扫了一眼张子安,发现了某些异样之处。

    “子安平时似乎很少趴着睡觉……”它沉吟道。

    “老娘知道为什么。”雪狮子舔着爪子,恨恨地说道“这臭男人的防御功力日渐精深,已经可以入选武当七侠了……不过老娘迟早把他变成张无鸡!”

    “吱吱。”

    π睁开眼从吊篮藤椅上跳到椅子上,笔记本电脑的盖子开着,它按下电源键,电脑启动,利用启动的时间它跑到卫生间去洗脸。

    它洗脸的哗哗水声又令世华醒来了。

    她从水里冒出头,随便抹了一把脸,扯起嗓子叫道“阿-则安,给我拿吹风机吹头发,今天要直播的!头发都贴在脑袋上了,显不出我的花容月貌,反倒像个女鬼!”

    以前世华早上起床后,都是等头发自然风干,然后才开始直播,后来她在别人的直播间里发现一种叫“吹风机”的神器,询问之后才知道张子安也有,甚至连楼下的猫猫狗狗洗完澡后都能享受吹风机的待遇,把她气炸了,原来自己不知不觉中浪费了这么多宝贵时间?

    她要求把吹风机放到浴室柜上,让她一伸手就能拿得到,但小气鬼张子安怎么也不同意,说什么泡在浴缸里使用吹风机非常危险,一旦手滑掉进浴缸里就成炸鱼了……她不太相信,但是没办法,只能让他每天早上拿着吹风机给她把头发吹干。

    她的声音又尖又脆,分贝很高,即使张子安睡觉时听不到其他精灵的碎碎念,至少也会被她的声音吵醒。

    但是,他依然趴在床上,没有醒来。

    “阿——则——安!”

    她把音量提高到刺耳的程度,等了一会儿,却始终没有回应——平时他担心她的声音传到外面,令其他妹子怀疑他金屋藏娇,这种时候早就进来阻止她喊叫了。

    “吱吱?”

    π坐在电脑前打了几个字,也感受到室内诡异的气氛,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除了飞玛斯的视线是紧盯星海的背影以及世华在浴室里看不见之外,其他精灵的目光全集中在张子安的身上。

    空气一下子沉寂了。

    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星海?你是星海吗?”

    飞玛斯的问题令其他精灵俱是一怔,这算什么问题?

    星海转过头。

    一瞬间,飞玛斯终于放松了,身体甚至有点儿紧张过度后的无力感——确认过眼神,确实是星海没错。

    飞玛斯关心星海的真伪,而其他精灵更在意张子安的异常状态。

    老茶的心中似乎有不祥的预感,踱步到床边,仔细观察张子安的脸,并且把一只前爪探到他的鼻下,试探他的呼吸,并从呼吸频率和温度中感受他的身体状态。

    人吃五谷杂粮,难免会生病,虽然张子安跟它练拳之后身体一直很棒,但这几天他为了解决虫灾问题而四处奔波,偶感风寒或者风热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张子安的呼吸来回吹动它爪尖上的毛发。

    呼吸频率很正常,体温也很正常,不像是生病了。

    它迅速回忆了一下,张子安昨天入睡前还是很正常的,跟平时一样活蹦乱跳,满嘴跑火车,没有任何生病的迹象。

    听说很多毛毛虫都或多或少具备毒性,张子安的防护衣物一直很齐全,但也可能是百密一疏,被某种毛毛虫蛰到了而不自知,直到现在才发作。

    但这种情况可能性很小,因为毛毛虫蛰到人总会很疼的,不太可能没感觉,那得多迟钝啊?

    老茶又用猫爪挑起他一只眼的眼皮,眼皮和眼球的状态也很正常。

    它对弗拉基米尔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跳到窗台上把窗帘拉开。

    清晨的阳光洒入室内。

    瞳孔对光线的反应也很正常。

    其他精灵知道老茶懂得一些传统医术,默不作声地等待它的判断,只有不知情的世华还在浴室里大呼小叫。

    “喂!你们怎么都不说话?阿-则安去哪了?你们是不是商量好要悄悄抛下我去旅行?”

    老茶收回爪子,低头沉吟。

    “他怎么了?”菲娜冷声问道,“是生病了还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忽悠本宫?”

    半响之后,老茶才抬头,茫然答道“陛下……他好像是……睡着了。”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