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55章 复仇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是今天的报表,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鲁怡云吃完外卖,又把前几天的营业报表复制了一份,改了日期,就当作今天的报表交差,这倒不是她偷懒,而是真的没卖出任何东西。

    “我也要回学校了,同学们商量着要找地方聚一下,吃顿散伙饭……唉,一点儿胃口都没有。”蒋飞飞没吃外卖,意兴阑珊地收拾着东西。

    王乾和李坤没在,他们早上来帮着收拾了一下卫生就回学校了,此时理论上应该在复习备考,实际上在干什么就只有天知道了。

    “嗯,拜拜!路上小心点儿,看着点儿脚下。明天不用那么早来了,看这样子虫灾这一两天还不会结束。”张子安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说道。

    这不是客套话,反正没生意,无非是搞搞卫生,早搞晚搞没什么区别。

    “宿舍里没人了,一个人待在宿舍里也闷得慌,还不如来这里待着……对了,小云,你们小区还有没有空房子出租?我也得搬离宿舍自己找地方住了……真怀念大学里便宜的住宿费啊……”

    蒋飞飞正处于人生的转折点,找工作不是很顺利,面临毕业即失业的窘境,整天愁眉不展——在宠物店打工,虽然收入还行,而且清闲悠哉,与店长店员们关系融洽,但很难被看成一份正式职业,如果老家的父母问起来,很难说出口。

    “我会帮你留意下。”鲁怡云把茉莉装进背包里,点头答应。

    张子安想说,不如你们合租一间大房子得了,两室一厅的那种,每人一个卧室,更经济实惠,但是转念一想,蒋飞飞如果突然找到正式工作,可能还要搬家,把她那间卧室转租出去,那怕生的鲁怡云就要被迫面对一个陌生的合租者了……这不太好,所以他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她们两个把裤腿扎紧,撑起雨伞,拧亮手电,向张子安告辞离开。

    宠物店恢复了安静……反正这几天一直很安静。

    除了弗拉基米尔以外,精灵们没有受到虫灾的影响,各自享受着平静的生活——因为除了它之外,其他精灵都很宅。

    张子安拉下卷帘门并上锁,坐到收银台的电脑前,草草查看了一下营业报表,没发现什么问题,存档退出。

    然后他又启动另一份表格,这张表格记录的是流浪狗捡易拉罐和空瓶子的数量,以及换来的钱款,还有钱款的支出和余额,比如购买狗粮、鸡腿、小型发电机等等,另外还有他粗略统计出来的流浪狗出生率与死亡率,这关系到长远的安排。

    菲娜打了个呵欠,率先从猫爬架上跳下来,迈步往二楼走去。

    这就像是某种信号,精灵们知道睡觉的时间到了。

    雪狮子紧随其后。

    其他精灵也相继回到楼上。

    张子安这个年纪的年轻人,这个时间段刚刚开始享受丰富的夜生活,但他已经像是提前进入老年养生模式一样,每天早早就睡觉了,否则第二天清晨起不来,而且一整天都会困。

    王乾和李坤以前也是不折不扣的夜猫子,经常通宵打游戏,自从来宠物店打工之后,也不得不早睡早起,这算是宠物店对他们的正面影响之一吧,否则说不定哪天他们就猝死了……

    老茶还留在楼下,因为它还没有看完新闻,它总是看完新闻和天气预报之后才上楼睡觉的。

    “下一条新闻:本市治理虫灾的攻坚战取得阶段性的成果,下面请看详细报导……”

    电视机里传来播音员字正腔圆的声音。

    张子安保存表格,关上电脑,踱到老茶旁边跟它一起看新闻。

    这条新闻,无论是用词还是形式,都很有主旋律的色彩,是那种很标准的正能量新闻。

    电视画面里,市领导们穿着防护服,背着农药喷洒器,亲自上阵,对某一片树林喷洒农药,而喷过农药之后的毛毛虫纷纷从树上坠落死亡,树下是茫茫一片各种颜色的虫尸。

    镜头一转,从身居高位的官员转到基层的群众,着重表现滨海市工、农、商、学等各行各业抗击虫灾的决心与行动,在其中某个画面里似乎还闪过了张子安的身影,不过只有短短一秒,不知道是不是拿他当成“商”里的宠物行业代表了。

    新闻里没有太多的夸大之处,滨海市抗击虫灾的战斗确实已经转守为攻,从一开始的毫无招架之力到现在的全面反击,虽然断言彻底消灭虫灾还为时尚早,但已经可以看到胜利的曙光了。

    新闻播送完了,天气预报表示明天又是一个晴天。

    张子安等老茶也上了楼,关上了一楼的灯。

    睡前,他又惯例和理查德以及雪狮子在卧室里闹腾了一会儿,然后关灯上床。

    这是一个与平时没有任何不同的夜晚。

    一夜无话。

    直到迎来一个貌似与平时没有任何不同的清晨。

    天还没亮,由于虫灾的肆虐,平常已经早起晨练的老人或者做生意的小摊小贩这几天都没有出来。

    大街静得出奇,连往来的车辆都很少,只有朦胧的路灯洒下即将熄灭的橘黄光芒,茫茫多的蛾子围着路灯飞舞。

    东方,过了夏至日,比昨天稍迟一些到来的太阳射出今天第一缕曙光。

    宠物店旁边那家已经关门转让的店铺,落地玻璃门上方的角落,倒吊着、近几天一直被人忽略掉的那只凤蝶蛹恰好被第一缕曙光笼罩。

    曙光将温度与热量传递给蛹。

    在张子安和其他人没有注意到的这些天,蛹的外壳已悄悄由青绿转为焦黄,像是成熟的果实,并且焦黄之下隐约还泛起斑斓的色彩。

    好几天一动不动的蛹突然轻轻颤动了一下。

    紧接着,蛹的下部裂开了几条缝隙,一只异彩的凤蝶推开已经变得薄如蝉翼的蛹壳,挣扎着从蛹里往外爬。

    最先出来的是触角,然后是它的整个身体。

    它转了个身,彻底离开了蛹,六条腿攀援在门上,将身体完全暴露在朝阳下,让曙光将它体表残余的水分蒸干。

    由无数只小眼组成的复眼在阳光下焕发出深邃的色泽,像是在观察四周,并且寻找什么东西。

    十几秒后,它展开四片绚烂多彩的翅膀,翩然起飞,美丽得不似人间之物。

    它冲着墙壁飞去,身影迅速变淡,在撞墙之前,消失在空气中。

    ……

    拉着窗帘的昏暗卧室里,依然酣睡的张子安突然被手机的提示音惊醒了。

    他没有睁眼,生物钟告诉他时间还早,还不到起床的时间,于是他闭着眼睛,手探入枕头下胡乱摸索着手机,纳闷昨晚入睡前难道忘了打开静音模式?

    摸到手机并且递到眼前后,他才勉强睁开困倦的眼睛,看看是谁一大早发来信息。

    《宠物猎人》游戏自动启动。

    【游戏提示】:侦测到稀有宠物出现在您的城市,是否前往捕获由玩家自行决定。

    【游戏提示】:以下为宠物信息。

    【宠物类型】:精灵。

    【珍稀度】:史诗/传说级。

    【捕获难度】:极高。

    【危险度】:极高。

    他愣住了,一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捕获难度”与“危险度”双双极高的精灵,二是……游戏内置的电子地图上,代表精灵位置的光团中心,与代表他所在位置的十字中心,几乎完全重合。

    还没有睡饱的大脑反应速度不似白天那么迅速,他盯着游戏看了好几眼,确认自己没有看错,迟钝的大脑里才蹦出几个念头——这是什么意思?精灵的位置与我重合?精灵就在我的身边吗?

    这不是送上门的肥肉吗?

    倒是省事了。

    至于捕获难度与危险度什么的,他倒是没放在心上,无非是宠物精灵而已,又不可能是狮子老虎等猛兽。

    他侧过头,扫视一眼二楼的精灵们,它们依然在酣睡。

    先起床,等捕捉到这只精灵后,再补觉,反正今天没什么事做——他是这么想的。

    于是,他起床。

    然而……以前他偶尔也在起床时间之前被吵醒过,但今天似乎格外的困倦且乏力,眼皮像是坠了铅块,死命地往下沉。

    他心里想着赶紧起床,但是……好困啊,真的是困得要死。

    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困过。

    昨晚睡眠质量不错,按理说不应该这么困。

    他像一条离了水的咸鱼般在床上挣扎了半天,勉强趴在床上用胳膊肘撑起上半身。

    好,只要再把腿挪到床下……

    但是他失败了,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沉,无论怎么努力也只能移动几厘米。

    算了……

    再躺一下,只要闭一会儿眼睛就行了,这只精灵这么近,就算再躺一会儿也来得及。

    别说再躺一会儿,哪怕再睡一觉都来得及。

    这个念头刚从脑海中产生,精神松懈之后,他的全身顿时变得绵软无力,两支胳膊再也撑不住身体,上半身颓然卧倒。

    连半秒都没用,他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然后……

    持续将近一年准时唤醒他的生物钟,今天没有成功地唤醒他。

    在他平时醒来的那个时间,他没有醒来。

    并且一直没有醒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