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54章 万众一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祸从口出,是谷奶奶对严主任的评价,张子安也同意。

    他走出街道办的办公室,看着爬了满地满墙的虫子,某些虫子有天然的保护色,彩色的轮廓像一只只眼睛在盯着他。

    他蓦然想起弗拉基米尔之前跟他的闲谈——如果毛毛虫有某种群体智慧的话,甘愿就这样被消灭吗?

    如果不甘,那它们会不会产生某种怨气?

    以及……怨气会指向谁?

    这不是几百只几千只虫子的问题,整个滨海市恐怕有几千万甚至上亿只毛毛虫。

    那么,他刚刚提出消灭毛毛虫的方案,会不会也同样是……祸从口出呢?

    张子安:“……”

    “应该不会吧……”

    他低声自我安慰道。

    再怎么说,虫灾闹到这种程度,就算毛毛虫产生了巨大的怨念,矛头也应该指向主持灭虫工作的市领导,而不是他,他顶多算是……出谋献策一下,算不上主犯,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他愿意把这份功劳让给市领导。

    “怕什么?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他转念一想,又挺直了腰杆。

    就算毛毛虫们有怨念又怎样?凡是挡在他赚钱路上的,都要被消灭!

    管你什么怨念!

    没毛病!

    不过,这次的毛毛虫入侵,确实有几分蹊跷。

    刚才他有意忽略了谷奶奶一个问题,就是这么多的毛毛虫是从哪来的?

    因为他也不知道答案。

    无论国内还是国外,毛毛虫入侵都不是一件新鲜事,只是由于不会造成太过恶劣的影响,因此一直游离于主流新闻视线之外。

    但是通常来说,入侵一处地方的毛毛虫一般只有某一种,而滨海市简直像是被八国联军蹂躏一样……不对,八国都说少了,八十国还差不多,基本上每种能想到的毛毛虫都已在滨海市的不同区域找到,这就太不寻常了。

    所以面对谷奶奶那个问题,他无法回答,因为这不合常理。

    对于想不明白的问题,他的做法是不去想,何必要浪费脑子呢,把它们都留给聪明人去思考吧,而他只要思考怎么赚钱就行。

    接下来几天,随着毛毛虫卵的相继孵化,整个滨海市的虫灾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人们的日常生活受到了严重影响,尤其是奇缘宠物店所在的东城区,更是这场虫灾的重灾区,各种稀奇古怪而且难以灭杀的毛毛虫大部分都集中在了这片区域。

    比如张子安指出的栎列队蛾幼虫,这种毛毛虫简直**炸天,每只身上的63000根毒毛被风一吹就四下飘落,凡是路过的人都很难幸免。

    虽说如果不直接触摸这种毛毛虫,毒毛就无法穿透皮肤,不会中毒,但毒毛本身含有一种名为thaumetopoein的致敏蛋白质,不用刺进皮肤,只要落到皮肤上,就可以引发过敏反应和皮疹。

    飘飞的毒毛落到眼睛里、被吸进肺里,造成的痛苦更加难以忍受,会导致哮喘和失明,严重过敏者甚至可能死亡。

    不差钱的人以为,自己不上班躲在家里,总不会受影响吧?但他们错了,因为他们总要买菜做饭吧?买菜就要出门。

    就算是吃外卖,在漫天飞舞的毒毛攻势下,外卖小哥们也严重减员,中午点的一份外卖到了晚上也未必能送来——赚钱重要但也不能拿命换。

    快递小哥们也同样如此。

    各大医院和社区卫生院全都爆满,比任何一次流感大爆发的时候都要严重得多,都是被毛毛虫蛰伤或者引起过敏的患者,以及因为毛毛虫而发生车祸、事故意外受伤的人,还有因为受到毛毛虫的惊吓而引发心脏病、流产的人……医生护士全都取消了休假,24小时连轴转,即使这样也无法满足不断涌入医院的患者。

    还有很多人携家带口,暂时到外地避避风头,这可能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条件。

    除了维持国计民生的重要部门在坚持工作之外,整个滨海市几乎彻底瘫痪了。

    倒是垃圾填埋场附近的人工树林,由于农药的药效还未完全消退,流浪狗们保持着正常的拾荒节奏,而且因为市内翻垃圾箱捡空瓶子的老头老太太们在这几天无法正常工作,导致垃圾填埋场里的空瓶子和易拉罐的数量大爆发,流浪狗们都快捡不过来了,每天收集瓶子的数量是平时的几倍之多……是唯一从虫灾中受益的群体。

    也正是因为闹的动静太大,终于引起上级足够的重视。

    市领导发布了电视讲话,滨海市上上下下,由各企事业单位和机关牵头,各个私企和民企纷纷响应号召,大学组织志愿者帮助受灾最严重的区域,居委会挨家挨户敲门,请每一位居民贡献一份力量……整个滨海市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治理虫灾的行动。

    毫不夸张地说,社会主义国家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特色在这件事体现得淋漓尽致。

    滨海大学化学系拿出了处于实验室阶段的新型杀虫药,卫康所在的生物系提出了用烟雾承载病原微生物杀灭毛毛虫的生物防治法,其他科研院所也纷纷献计献策,拿出五花八门对付毛毛虫的方法。

    滨海市的驻军和武警战士全体出动,在滨海市各处林木茂密之处集中喷洒农药和杀虫剂,这时候谁也顾不上什么农药对人体的影响了,任何出言反对喷酒农药的人都会成为千夫所指。

    兄弟城市派出专家前来支援,市政府还聘请有防治虫灾经验的国外专家来滨海市协助工作。

    怀着猎奇目的而来的各路记者也驾临滨海市。

    “滨海市虫灾”这个关键词甚至上了微博的热搜。

    张子安因为街道办的大力推荐,参与了市政府组织的几场专家会议,并且在会议上提出自己的意见,还在会议里见到了老熟人卫康教授——由于卫康在埃及之行中成果颇丰,终于有望摘掉头衔里的“副”字了。

    所有人都秉持同样的理念——必须要阻止虫灾的进一步恶化。

    已成铺天盖地之势的毛毛虫,如果再放任它们繁衍,后果不堪设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