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53章 祸从口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谷奶奶风风火火地把张子安拉到街道办的办公室门口。

    张子安还挺抗拒的,不想再面对那个面目可憎的严主任,站定在门口没往里进,说道“谷奶奶,有什么事您就说吧,没必要跟您进去了,我店里还有事呢……”

    “都到这里了,站外面算什么事?进去,进去!”

    谷奶奶倚老卖老,根本不听他的,强行把他拉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没什么变化,严主任果然也在,不过她的神情不太正常,哭丧着脸正磨磨蹭蹭地收拾东西——并不是收拾东西要下班那么简单,毕竟这才刚上班,而是把桌面及抽屉里所有个人物品全收拾一个收纳箱里。

    谷奶奶轻轻拉了他一把,低声说道“唉!这年头,嘴上得有把门的啊!小严的工作能力还行,就是这点不好,终于祸从口出了……”

    “啥?”张子安没听明白。

    谷奶奶使眼色小声说“就是那天,那天你不是也在吗?小严跑到外面,拦住一辆电信工程车,不让电信工人们去东华小区施工作业……纰漏就出现在她当时说的一句话上,她跟人家说,她就代表东华小区的民意,结果人家有个员工当时正在用手机录像,回去之后就把她这句话传到网上了,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好像是网友们都在讥讽,说自己又被代表了……然后……今天早上,领导就通知她去办离职手续了……啧,多可惜啊,离领退休金差不了几年了,所以说要管好自己的嘴啊,天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有心人录下来了……”

    办公室不大,就算谷奶奶再压低声音,严主任应该也能听到,但她已经像是失去灵魂的空壳,面对别人的指指点点再也没有任何反应,哪怕是收拾好东西与张子安擦肩而过时,她的眼神也没有向他瞟一眼,木然地抱着收纳箱离开了。

    她踏出办公室的同时,不知道是不是张子安的错觉,其他年轻公务员都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如释重负。

    看来,跟她同处一间办公室,是不太愉快的体验。

    “小安子,先别管她的事了,再把那天你说的那个什么纸说一遍,我得赶紧记下来,上级已经号召群策群力共克虫灾了!”谷奶奶拉着张子安坐下来,戴上老花镜,掏出小本本。

    “氯氰菊酯。”他答道,“那天不是有人上网查了吗?”

    “咳!那人今天请假了!他的电脑又有密码,别人打不开,看不了记录!”谷奶奶摇头叹气,“酯……是哪个字?”

    张子安干脆接过小本本,把四个字写在上面。

    谷奶奶看了看,“哦,是这几个字啊……”

    “对,适当稀释之后,穿上防护衣物和防毒面具喷洒就可以了。”他点头。

    “那……什么算是适当稀释?”谷奶奶小心谨慎,怕弄错了,不断追问。

    “说明书上应该都有。”

    “哦……”

    张子安觉得没有其他的可说了,便打算起身告辞。

    “等下,小安子,先别急着走。”谷奶奶拉着他不放,和颜悦色地说道“那天如果听你的就好了,但是现在后悔也晚了,主要负责人也已经……被辞退了,所以小安子你心里不要有什么疙瘩。”

    要说张子安心里没有一点儿芥蒂,那是不可能的,他好心好意提供了能未雨绸缪遏止虫灾的办法,却被无端阻挠了。

    不过正如谷奶奶所言,阻挠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已经被辞退,也算是过于嚣张跋扈的报应吧。

    而且,早日消灭虫灾,他的宠物店也能早日正常营业,不然只能坐吃山空了。

    “我知道了,谷奶奶,我不会介意的。”他说道。

    “好,那就好……”谷奶奶满意地笑道,“小安子,那天听你说话,你好像对这些毛毛虫什么的很在行的样子?啧,听你说得头头是道的。”

    “略有了解。”他没把话说得太满。

    自从察觉虫灾可能爆发,他确实查过不少相关的资料。

    “那……外面这些毛毛虫,都是哪来的?都是什么种类的?这……上级问起我们来,我们全都是一问三不知啊……”谷奶奶苦笑道,“小安子,如果你知道,一定要告诉谷奶奶。”

    张子安刚才过来的路上,已经注意看过了,随即答道“谷奶奶,不是我有意隐瞒,而是外面毛毛虫的种类太多了,一时半会根本说不完……我只能说,街道办附近,最多的毛毛虫是栎列队蛾的幼虫,这种毛毛虫曾经在2018年和2007年对英国伦敦和比利时造成过很大的麻烦。每只栎列队蛾幼虫的身上有63000根毒毛,毒性很强,毒毛会随风四处飘散,当时比利时政府不得不派出24名身负火焰喷射器的士兵去剿灭它们……”

    谷奶奶听得瞠目结舌,没想到小小的毛毛虫居然这么厉害,逼得外国政府必须出动武装士兵才能对付。

    “啥?这么厉害?”

    “因为栎列队蛾幼虫已经进化出很强的抗药性,一般二般的杀虫剂对它们没有效果。”张子安点头。

    “连那个……氯氰菊酯也没用?”谷奶奶追问。

    “这个……我不清楚,也许可以试试。”张子安拿不准,毕竟只有实践过才有发言权,但是他倾向于没有,因氯氰菊酯并不是近几年才发明的东西,如果有用的话,比利时也不至于派出武装士兵了。

    每年的5月和6月,正是栎列队蛾的幼虫期,过了这段时间,它们就会羽化成蛾。

    “如果没用,可怎么办?”谷奶奶犯愁了。

    张子安想了想,写下一个电话号码递给她,“这是滨海大学生物系的卫康教授,您可以试着打一下他的电话,也许大学实验室里有什么处于研究阶段的特效杀虫剂,或者可以采用生物防治的办法试试。”

    “好,好!有道理!”谷奶奶被点醒,小心地收起了纸条,“我会向上级好好说明的,但奶奶我老了,如果有说不清楚的地方,还得请你亲自去向上级汇报一下啊。”

    “责无旁贷。”张子安一口答应。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