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51章 智慧(补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二天早上。

    张子安希望越来越准的天气预报能偶尔不准一次,但大自然的力量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当他早上醒来拉开窗帘时,就看到外面阴着天,天地间拉出朦胧的雨丝,过往的行人们都打着五颜六色的雨伞,像是一朵朵移动的蘑菇。

    果然下雨了。

    就算不考虑虫灾爆发的事情,下雨也会对宠物店和水族馆的生意造成负面影响,雨天谁都不愿意出门逛街,店员们倒是可以开开心心地玩手机了。

    没办法,就算明知没生意,也要照常开门营业,这是职业操守问题,就像π以前明知道没人看小说还要每天更新一样。

    店员们撑着伞陆续按时抵达,和他一起开始日常的清洁工作,干完之后就各自找地方休息。

    张子安斜倚在门口,百无聊赖地打量着过往的行人,脑海里思考着虫灾的问题。

    孙晓梦开着车慢速经过,拉下车窗对他比划了一个手势,意思是——月底了,给受伤的流浪猫打疫苗的钱快给我转账过来,等着给护士发工资呢。

    张子安打了个呵欠,装没看见,毕竟钱在余额宝里多躺一天就能多几块钱的利息……

    由于天气不好,也可能是大学快期末考试了,平时每天都从店门口晨跑路过的铃原真衣没有出现。

    旁边店铺门口那只凤蝶幼虫的蛹,已经好几天没有变化了,此时被雨雾清洗掉蛹外的灰尘,绿可盈人。

    “店长哥哥,早上好!”

    倒是小芹菜,穿着半透明的儿童雨衣准时在店门口出现。

    “早上好啊,小芹菜,要不要进店避避雨?有毛巾可以擦擦脸。”张子安见她的小脸上沾着雨水,邀请她进店。

    小芹菜很想去探望仓鼠和垂耳兔,但还是忍着摇摇头,随便用手抹了抹脸上的雨水,说道:“不了,今天是期末考试,我要抓紧时间再去看看书。”

    “哦,期末考试啊……小芹菜很认真地备考嘛。”

    张子安恍然,一转眼就已经到了六月底,小学生们考完试也就该放假了,以后就不会在工作日的每天早上看到小芹菜了。

    “嗯!希望准备的文章能在语文考试里用得上。”她一脸忐忑地说道。

    “就算用不上也没关系,你在认真准备文章的过程中,写作文的能力也有了提高,店长哥哥相信你能考好。”他给她鼓劲道。

    “嗯!那我走了,店长哥哥拜拜!”小芹菜挥手,跑了几步又停下来,说道:“啊,对了,老师们让我谢谢店长哥哥哦!”

    “不用谢,快去学校吧,路上小心点儿。”

    张子安很想说,口头的感谢就不必了,如果哪位老师认识年轻漂亮的妹子,不妨给我介绍一下……

    小芹菜跑远,身影消失在中华路小学的方向,而他依然斜倚在门口发呆。

    不知什么时候,弗拉基米尔出现在他旁边,蹲坐在门口,也若有所思地盯着雨帘。

    它今天很难得地没有出门。

    最近几天,流浪猫和流浪狗都很好的遵守了停战协议,剑拔弩张的态势为之缓解。弗拉基米尔除了去宠物诊所探望受伤的流浪猫之外,也没有太多的事情可做。

    由于得到宠物诊所的专业照料,大橘它们的身体恢复得很好,也没有狂犬病发病的迹象,应该很快就能出院了。

    “我在想……”弗拉基米尔突然开口道:“为什么是滨海市?”

    “什么?”

    张子安从走神中清醒过来,没有听清它的问题。

    它回头,凝视着收银台对面,曾经摆放猫神雕像的位置,那里的地板依然残留着一块发白的痕迹。

    “我是说,猫神雕像为什么偏偏在滨海市复苏?”它说道。

    “这个……”

    张子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而且也不知道它为何突然问起这个,不过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就随口说道:“因为猫神雕像恰好在滨海市?”

    “那,沉寂多年的猫神雕像突然复苏的契机又是什么?”它追问。

    根据已知的零星情报,以及从π那里得知的一些信息,他猜测道:“应该是虐猫事件吧……之前,滨海市发生了一起残忍的虐猫事件,惨死的流浪猫在临死前的巨大怨念,唤醒了沉睡中的猫神雕像。”

    “怨念啊……”

    弗拉基米尔思考片刻,随即又摇摇头,“所谓怨念,应该是跟灵魂一样虚无缥缈的东西吧?我不认为世界上存在这种唯心的东西。”

    “怨念虽然虚无缥缈,但也不一定唯心,毕竟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以目前的科学尚无法解释的问题……或者可以试着换用其他的说法,比如说——怨念可能是某种电磁波,由那只猫临死前的脑电波转化而来,然后恰好被猫神雕像接收到……”

    反正都是猜测,说错了也不用负责,张子安干脆放任自己的思维信马由缰。

    弗拉基米尔倒是听得很认真,突然又换了个话题,“毛毛虫,有大脑和智慧吗?”

    张子安被问得一愣,努力跟上它的思维,说道:“大脑……应该是有,但是毛毛虫的大脑很小,不足以产生个体智慧。”

    “那么毛毛虫就是没有智慧喽?”它又追问。

    “这个不一定。”张子安回忆着以前好像听过的某种说法,“昆虫虽然由于身体太小而不足以产生个体智慧,但可以形成某种程度上的群体智慧,它们每个个体就像是一个个脑细胞,彼此之间的交流就像是脑内的电流……比如蜂群和蚁群,就是典型拥有群体智慧的昆虫。”

    “哦。”

    弗拉基米尔点点头,努力消化他的解释。

    张子安本以为这段对话就此结束了,没想到它又问了一个古怪的问题:“如果那只流浪猫惨死前的怨念令猫神雕像复苏,那么……被你用农药大量屠杀的毛毛虫们,如果它们有群体智慧的话,会不会也有……某种怨念?”

    平时能言善辩无理也要狡辩的他,这次真的被问得呆若木鸡,并且无言以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