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40章 有女长舌利如枪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张子安感受到虫灾的威胁已隐然存在,一场豪雨之后就可能大爆发。近年来,滨海市似乎没发生过虫灾,所以具体的东西他也说不清,但肯定会对人们的日常生活造成极大的不便。

    对付大规模虫灾,光靠他一个人肯定不行,谁知道毛毛虫的蔓延范围有多广?

    所以他来找街道办,希望由街道办牵头,联合这条街道上的各家店铺和各个小区的居委会,未雨绸缪地采取对抗虫灾的措施,不要等虫灾真正爆发了再想办法,那可能为时已晚。

    如果有必要,还要联合其他街道的街道办。

    他正要把自己知晓的情况向谷奶奶说明,这时旁边突然有电话铃声响起。

    “喂?”

    另一位留在办公室里的中老年妇女接通了电话。

    张子安认得这个人,是街道办的副主任,年纪比谷奶奶小几岁,姓严,但是跟她不熟,平时没打过交道。

    如果是稍微懂点儿事的年轻人,可能就主动去外面接电话了,至少也要压低说话的音量,以免打扰别人,但严主任平时多大的嗓门就用多大的嗓门讲电话。

    街道办的日常工作复杂繁琐,经常要面对耳聋眼花的孤寡老人,或者恶意拖欠卫生费管理费的商户,因此除了几个刚考进来的年轻公务员之外,上了年纪临近退休的工作人员全是一副大嗓门和暴脾气。

    办公室的空间不大,严主任讲电话旁若无人,整个室内全回荡着她的大嗓门,严重干扰其他人的工作。

    几个办公的年轻人大概已经见怪不怪了,从严主任接电话开始,他们就放下手头的工作,无奈地相视一笑,低头刷刷手机,或者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张子安是来办事的,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他也不算强龙,于是暂且闭上嘴,礼节性地等一下,反正他也不着急。

    谷奶奶也觉得挺尴尬,去给他倒了杯茶水,还拿了两块绿豆糕,招呼他喝茶吃点心。

    “喂?啊,我听见了,怎么着?”

    “嗯,快下班了。”

    “啥?隔壁老王头的他们家死活不肯关歪飞?你怎么说都没用?真是废物!我怎么生出你这么废物的儿子?他不肯关你就赖在他们家别走啊!看他关不关!你不知道那玩意儿有辐射?你不心疼你老婆,我还心疼她肚子里的娃呢!”

    “什么事都得等我回去办?那要你这么个大活人有啥用?你是吃干饭的?有点儿出息行不行?从小到大都这么窝囊!”

    “闭嘴!别给我说那些没用的!你去跟老王头说,他要是敢不关歪飞,你媳妇肚子里的娃要是生出来有什么毛病,我让他辈子都别想过舒坦了!”

    啪!

    她挂断了电话,重重地把电话拍在桌子上,喃喃自语道:“真他妈气死我了……唉,怎么生出个这么废物的儿子……”

    别人家的家务事,张子安不敢插言也不敢多嘴,生怕惹火烧身,这么泼辣的中老年街道办副主任吓死他也惹不起。

    这时,严主任像是才发现他的存在,皮笑肉不笑地向他笑了笑,“哎呀,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你们有事说事吧。”

    不知为何,张子安突然觉得心虚气短,沉吟了一下刚要开口,又听她突然尖叫道:“哎,你们!你们干什么的?”

    他差点被她吓出心脏病,转头一看,原来她不是在冲他喊,而是冲恰好从窗外经过的一辆电信工程车喊的。

    严主任从椅子上跳起来,风风火火地冲出办公室,冲到大街上,声音离得老远都能听得很清楚。

    “你们!说的就是你们!我告诉你们,那个东华小区不允许新建电信机房了啊,这东西都是有辐射的……啥?领导安排的任务?你们领导问清民意没有?啊?东华小区的居民一致要求不能再新装设备了!谁说的?我说的,我就代表东华小区的民意!我要代表全体东华小区的居民投诉你们!”

    电信工程车上的工作人员大概也怂了,被她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硬是连个屁都不敢放,声称要回去请示领导,乖乖地调头原路返回。

    严主任像打了胜仗的斗犬一样,志得意满地走回办公室,潇洒地一甩头发,坐回座位上。

    “那个……”

    张子安像生怕她听见一样,刻意压低声音,把他近日的观察所得跟谷奶奶汇报了一下,并且强调这片区域很可能会爆发大规模的虫灾。

    “哦,是这样啊,让我想想……”

    谷奶奶沉吟不语。

    因为滨海市以前从来没爆发过类似的虫灾,她对毛毛虫泛滥的危害没有直观的了解。

    作为上了年纪的中老年人,前半生经历过不少苦日子,她内心深处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严重之处,甚至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和孩子太娇气了,不就是几条毛毛虫吗?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不过小安子这孩子她是从小看着长大的,不像是个危言耸听的孩子——虽然张子安已经长大了,但在她眼里还是个小屁孩。

    于是,出于谨慎,她问道:“那依你看,如果想要治理虫灾,应该怎么办?”

    “这个嘛……要视严重程度而定。”张子安尽量用平缓的语气委婉说道,“如果情况不太严重,可以使用一些土方法来治理虫害,如果情况比较严重,那……”

    “情况严重怎么办?”谷奶奶追问。

    张子安一咬牙,这时候必须把情况说明白了,否则恐怕无法引起谷奶奶的重视和警惕,粉饰太平不是他的作风。

    “如果情况到了最严重的地步,恐怕只能往受到毛毛虫侵袭的树上喷洒敌百虫或者更具针对性的……氯氰菊酯。”他说道。

    “啥?那啥纸是啥玩意儿?”谷奶奶听得一脸懵逼,一是张子安声音太小,她没听清楚,二是她没听过这个陌生的词汇。

    “就是……一种农药。”张子安越说声音越小。

    “农药?不行!”

    谷奶奶还没说什么,严主任就啪地一拍桌子,怒喝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