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34章 中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南宁着名爱国诗人陆游的这首《示儿》,恐怕凡是上过中学的人都耳熟能详,张子安当然也学过。

    这首诗是陆游在临死前的绝笔,也可以说是遗嘱,意在叮咛后人,如果将来祖国统一了,一定要在祭拜他的时候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不过这首诗在此情此景下念着合适吗?毕竟这只精灵不像是要死的样子……倒是那几条刚生完孩子的雌犬,如果不阻止它们吃下毒香肠,可能真的要死了,而且可能还会连带着刚出生的几窝幼犬一起死。

    “别吃香肠!”

    张子安通过无人机的扬声器说道。

    “是谁?”

    白狗也发现了无人机,仰头一声厉喝。

    “先别管我是谁,总之如果不想让你的狗被毒死,就别让它们吃那些香肠!香肠里被人下了毒。”张子安说道。

    白狗一愣,扭头望向那几条雌犬,它们生完孩子体力尚未恢复,正是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香肠的味道令它们垂涎三尺,若非它们正趴着给幼犬喂奶,早就把香肠狼吞虎咽地吃下去了。

    张子安见白狗还在犹豫,又说道:“相信我,我是说真的!我亲眼看见了,你手下的狗是从一家熟食加工场里偷的香肠吧?而且不是第一次偷。其实人家早有防备了,是故意让你们偷走带毒的香肠,打算毒死你们。”

    有一条雌犬已经喂完奶了,站起来迫不及待地一口叼住一根香肠,锐利的犬齿已经扎破了肠衣。

    汪!

    白狗吠叫一声,冲过去把香肠夺下来,那条雌犬被吓得躲到了一边。

    其他狗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惧于白狗的权威,不敢与它对抗。

    白狗自己也没吃香肠,而是吐到地上,然后低头仔细嗅了嗅。空中这台怪机器虽然言之凿凿仿若目睹,但它始终是半信半疑,因为它没从香肠中闻到任何异味,夺下香肠只是出于谨慎。

    “你闻不到什么味的。”张子安说道,“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某种叫异烟肼的化学品,无色无味,但对狗来说是剧毒。这种化学品虽然普通人目前已经不好买到了,但作为熟食加工场,肯定认识能买到化学制剂的渠道。”

    白狗沉吟不语,饥肠辘辘的雌犬们眼巴巴地盯着它踩着的香肠。

    “你怎么证明你的话是真的?”它仰头盯着无人机。

    张子安还没来得及说话,弗拉基米尔忍不住了,抢先说道:“喵了个咪的!不相信你就把香肠吃下去吧!给咱们两个都省省事!”

    白狗瞪大眼睛,“汪希匹!你又是哪根葱?”

    “我是来取你狗命的!”弗拉基米尔叫道。

    “等下!等下!”

    张子安赶紧中止它们两个毫无意义的嘴炮,说道:“你想要证明的话,可以把香肠撕开,也许能在里面找到白色小药片……也可能是其他形式,但小药片的机率最大,反正绝对是不应该出现在香肠里的东西。”

    白狗将信将疑地把香肠撕碎,第一根香肠里没发现异常,第二根里也没有,直到撕开第三根,几粒白色小药片才从香肠断口处滚落出来。

    “这就是异烟肼?”

    正到此时,白狗才算信了大半。

    “没错,应该就是。”张子安通过无人机的镜头看到了整个过程。

    白狗用爪子拨拉了几下小药片,“吃下去会发生什么情况?”

    张子安稍加回忆,答道:“毒性发作得很快,吃下去很快就会全身肌肉痉挛、呼吸困难、大便失禁,最后口吐白沫而死,只要剂量足够,整个过程一般不会超过两个小时。”

    “而且……”他侧头望向弗拉基米尔,“异烟肼对猫也有毒性。”

    本来一副事不关己样子的弗拉基米尔闻言一怔,“啊?”

    张子安点头,表示它没听错。

    白狗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把剩下的香肠全都撕碎,把没有掺进异烟肼的几串香肠抛给那几条哺育幼犬的雌犬吃,掺进异烟肼的香肠它也舍不得丢掉,而是仔细地寻找并剔除小药片,否则即使它丢掉也会被其他狗捡来吃。

    这时,填埋场的某个方向突然起了骚动,好几条各色各样的狗飞奔而来,对着白狗吠叫不止。

    “什么?快带我去看看!”

    白狗焦急地说道,跟在报信的狗群后面,向它们的来路跑去。

    张子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中好奇,也操纵无人机跟在后面。

    白狗跑到填埋场的东北方,好几条狗躺在地上痛苦地抽搐、打滚、哀鸣。

    “这是怎么回事?”白狗吼道。

    其他安然无事的狗七嘴八舌地向它报告。

    “什么?吃了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香肠,就成这样了?”白狗又惊又怒。

    它抬头盯着无人机,欲言又止。

    张子安已经通过无人机观察到了那几条狗的症状,叹了口气说道:“好像是中了异烟肼的毒。”

    “那……那它们死定了?”白狗颤声问道。

    弗拉基米尔留神关心这个问题,因为异烟肼对猫也有毒性,流浪狗会因为吃香肠而中毒,流浪猫同样也可能捡食毒香肠。

    张子安想了想,“如果是症状刚发作,也许可以试着抢救一下……旁边就是大海,你们把那几条中毒的狗拖到海边,往它们肚子里灌海水,然后让它们呕吐,尽量把胃里残留的异烟肼全吐出来,通过洗胃先避免中毒加深。”

    白狗别无选择,它自己没办法,想救这几条狗,就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按照张子安提供的办法试试。

    它一声令下,其他狗得到命令,把中毒的狗拖向海边。

    无人机一直跟随。

    流浪狗的动作很粗暴,把中毒的狗直接拖到海里,按住它们不让它们挣扎,浪头一来就灌一肚子海水。

    海水中的各种盐对胃的刺激性很大,不一会儿,中毒的狗肚子都膨胀起来,然后哇哇地开始呕吐。

    “然后呢?然后怎么办?”白狗冲无人机吼道。

    张子安说道:“你来到填埋场的正西方,这里停着一辆五菱神光,我在这里等你,你只能自己来,我这里有药,也许可以保住它们的命。”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