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33章 偷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为免引起流浪狗的注意,因为狗的听觉很灵敏,人听不到的螺旋桨声,狗也许能听到,张子安遥控无人机继续爬升一段高度,然后飞到聚居区的上空,拉近焦距,将下方的情况尽收眼底。

    这似乎是一家规模不大的熟食加工场,从其他地方运来的生肉在这里被加工成各种熟食制品,然后再销往全国各地。

    那一队土狗躲在墙角,盯着一辆刚停下的货车。

    货车车厢门开着,几位工作人员把车间流水线里出来的一串串香肠用手推车推到货车旁,装车,然后再去运。

    车厢慢慢被装满。

    可能是天热,也可能是嘴馋,土狗们一个个吐着舌头,一副垂涎三尺的样子,但是人在那里,它们不敢造次。

    这队土狗里领头的,对另一条狗递了个眼色,另一条狗会意,从后面绕到车间的另一侧,看得出来它们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咚!

    汪汪!

    汪汪!

    “哎呀!有野狗!”

    车间另一侧突然乱了起来,似乎是那条负责诱敌的狗在那边故意折腾,推翻了什么东西,并且大声吠叫。

    正在装车的工作人员怕同事出危险,扔下手头的工作,赶紧跑过去帮忙。

    剩下的土狗趁着这机会,一窝蜂地冲到车边,每条狗从车厢里叼出一长串香肠,撒腿就跑。

    张子安看得无语,流浪狗居然会声东击西了?

    弗拉基米尔不屑地哼道:“野狗就是野狗,这他喵的跟偷东西的蟊贼有什么区别?你看我们无产喵,从不拿老百姓一针一线!”

    张子安:“……”你们拿了针线也没用吧?

    郊区流浪狗的待遇当然不能跟市区的流浪猫相比,不会有人敢去喂食成群结队的流浪狗,它们只能自己想办法弄吃的,如果想吃点好的,就只能靠偷靠抢了。

    负责诱敌的狗虚张声势之后,马上就转身跑掉了,等工作人员回来,发现香肠已经被叼跑了。

    土狗们自以为得逞,生怕人追过来,叼着香肠一路狂奔。

    它们没看到后续的事,但是张子安借助无人机的镜头却看到了——那些工作人员非但没有气急败坏,反而互相击掌,流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事出反常必有妖,张子安马上想到,土狗们叼走的香肠里,恐怕加了特殊的作料……

    从土狗们的行动方式来看,它们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而熟食加工场的人会一再上当吗?

    这些土狗虽然似乎比普通的狗更聪明,但跟人类的满肚子坏水相比,它们才刚上路呢。

    那几长串的香肠吃进去,估计会立刻要了它们的命。

    汽车没有熄火,张子安立刻驱车向那一队土狗离去的方向追过去。

    说起来,这一队土狗也挺厉害,竟然能忍住香肠气味的诱惑,远离熟食场之后也没有停下来大快朵颐。

    汽车路过一个方向指示牌,上面写着:滨海市垃圾填埋场,前方两公里。

    垃圾填埋场?

    看这一队土狗跑的方向,确实是指示牌箭头所指的方向,难道那只精灵就率领流浪狗盘踞在垃圾填埋场里?那倒是个藏身的好去处。

    至于这只精灵为何没有被游戏侦测到,其实倒也并不太意外,因为在首都的时候,弗拉基米尔貌似也是如此,依靠自身的意志来控制自己的现身时机,因为它拥有等同于神灵的力量,所以这只精灵大概也类似。

    果然,几条土狗拖着香肠蹿进了垃圾填埋场。

    填埋场的面积巨大,地形异常复杂,大大小小的垃圾坑和垃圾山遍地都是,若没有无人机的辅助,进去就可能迷路。

    不出所料,填埋场里聚集着成百上千条流浪狗,体型各异、毛色各异,有的在瞎溜达,有的在翻垃圾找吃的,倒是没有在打架的,要知道这么多狗聚在一起,按理说应该经常打架才对。

    张子安和弗拉基米尔要找的精灵肯定是条狗,这毫无疑问,但这么多狗,哪条才是呢?

    总不能拿着手机对着它们一条条地找一遍吧?

    他还真不敢贸然下车,别说几百条狗了,就算十条狗一拥而上,几秒钟就能把他撕成碎片。

    弗拉基米尔也看得暗暗吃惊,对方阵势的强大超乎它的意料,这些可都是猛犬,不是泰迪和吉娃娃。

    张子安想了想,操纵无人机开始下降,降得非常低,距离地面大约二三十米,从狗群的上方低空缓慢掠过。

    他是这么想的——那只精灵见到无人机的反应,肯定与普通狗不同。

    流浪狗们听到螺旋桨的声音,纷纷抬头盯着银色的无人机,但它们的瞳孔里只有短暂的诧异和迷茫,发现无人机不会对它们造成威胁,便继续做之前的事,因为垃圾填埋场里时常也会驶过奇怪的机器,它们早已经习惯了。

    不仅是流浪狗,正在操纵大型机械的填埋场工人们也注意到了无人机,他们同样没在意,以为是哪个富二代什么的又有了新玩具。

    张子安耐心地遥控无人机以S型在填埋场上空徘徊,尽量让无人机吸引每条狗的注意。

    这时,他又看到了那几条拖着长串香肠的土狗,它们一直跑到另外几条狗的身边才停下来,呼哧带喘地松开嘴,放下香肠。

    那是几条刚生育完的雌犬,有德牧,有土狗,还有獒犬,一大堆嗷嗷待哺的幼犬围在它们身边,连眼睛都没有完全睁开。

    原来,这几条土狗冒险去熟食加工场偷香肠不是为了自己填饱肚子,而是为了让这些刚生完孩子的雌犬可以吃到干净的食物,不用跟其他狗一样从垃圾堆里刨食。

    虽然做法是错误的,但……总觉得情有可原。

    看到这一幕,连弗拉基米尔都沉默着没有说话。

    这时,无人机的镜头突然捕捉到一条白色土狗的身影,它孑然傲立于一座垃圾堆上,遥望北方,滨海市的方向,长吟道:

    “死去元知万事空!”

    “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滨海日!”

    “家祭无忘告乃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