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27章 奇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张子安给流浪猫处理伤口的时候,弗拉基米尔帮不上忙,就讲述了它找到大橘之后的经历。

    它让其他猫搀扶着大橘从海边前往宠物店,然后自己继续寻找其他流浪猫司令。

    这条路不短,虽然猫经常能翻墙头走直线,不用像人类一样绕路,但大橘本身并不擅长翻墙,更何况现在身体多处负伤,所以它们只能用走的,偶尔遇到顺路的三轮车什么的就趁人不备跳进车斗坐一截顺风车。大部分时候车主没有察觉,有时候车主发现车斗里跳进几只猫,倒也没把它们赶下车,反而觉得挺有趣,有一位好心的车主还试着问它们要去哪边,而大橘则指向奇缘宠物店的方向。

    弗拉基米尔挂念着大橘能否顺利抵达宠物店,但它同样挂念着其他流浪猫司令的安危,它们都是它的得力干将,在它心中的份量不分高低。

    没走多远,路边的阴暗角落里突然蹿出一只陌生的流浪猫,打量它几眼,然后抬起一只前爪,“喵喵喵喵喵!”

    弗拉基米尔同样抬起一只前爪,“宝塔镇妖猫!”

    它激动而欣慰,紧紧悬在嗓子眼儿的心稍稍放回了肚子里,因为这只流浪猫出来对暗号,就意味着喵喵大军还没有变成一盘散沙,至少还留存着地下抵抗组织。

    那只流浪猫很年轻,也就不到一岁,大概是第一次执行这种站岗放哨的任务,显得很紧张,不过弗拉基米尔对过暗号之后,就明显放松了。

    “你是哪个部分的?”弗拉基米尔问道。

    大橘主管东部战区,灰白软耳猫软软主管南部战区,短毛白猫小白主管西部战区,缺耳黑猫阿缺和癞痢头主管北部战区,现在弗拉基米尔急于知道软软的安危,因为它从大橘那里得知,流浪狗是从滨海市东南的海边方向席卷而来,那么首当其冲的就是东部和南部战区。

    它原本就为了防止流浪狗的反扑,在东部和南部战区布下了最多的兵力,没想到还没撑住流浪狗的冲击,证明这次卷土重来的流浪狗非比寻常。

    至于北部和西部战区,因为隔着滨海市区,以目前的状况,羽翼未丰的流浪狗胆敢冲击人类的闹市区那纯属自杀行为,所以北部和西部应该暂时安全,但也无法完全排除流浪狗长途奔袭从远郊绕行的可能。

    流浪猫踌躇良久,不太清楚如何表达,最后它举起一只猫爪,盖住自己一只耳朵。

    “少了一只耳朵……是黑猫阿缺?”弗拉基米尔猜到了。

    流浪猫频频点头。

    “带我去找它。”

    弗拉基米尔松了一口气,虽然不是它最急于想知道安危的软软,但总好过两眼一抹黑地瞎找,说不定阿缺知道软软的下落。

    它跟着流浪猫东拐西拐,穿过几条小巷,绕到一座烂尾楼前。

    如果张子安在这里,肯定会认出这正是以前他和飞玛斯、老茶、星海一起追踪猫神雕像时去的那座烂尾楼。

    烂尾楼周围聚集着很多流浪猫,大家的情绪都不高,有些身上也带着伤,它们中的很多都认识弗拉基米尔,见它出现,立刻围拢过来,群情激动,就像是陕北老乡见到了红军。

    弗拉基米尔很纳闷,为什么大家会聚集在这里,因为这里的环境并不好,连人类都会小心的避开,只有那些想干坏事的人才会来这里。

    “大家近来好吗?谁看见软软、小白、阿缺、癞痢头它们了?”它高声问道。

    群喵们乱成一团,谁都想说,结果就是谁都表达不清楚。

    这时,几道影子从烂尾楼的二层相继跳下来,弗拉基米尔定睛一看,正是软软、小白、阿缺和癞痢头。

    软软的身上有几道轻伤,但是已经开始愈合,没有大碍,而小白、阿缺和癞痢头都没有受伤。

    原来,流浪狗发动进攻之后,大橘的部队损失最为严重,在流浪狗的第一波冲击中就被打散了,而软软的南部战区因为屯兵最多,抵抗得更久一些。

    软软受到攻击的第一时间,就派出三只猫分别给其他三个战区报警并求援。

    大橘自顾不暇,而小白的援军则从西方用最快的速度抵达,虽然仍然无法挽回南部战区的颓势,但至少可以掩护友军体面地撤退,最大程度地保存有生力量。

    北边的阿缺和癞痢头得到消息最晚,虽然马上派出援兵去支援大橘的东部,但为时已晚,东部战区已经兵败如山倒,它们只得回兵自保,收缩防线。

    弗拉基米尔与几位司令喵聚在一起,复盘了这次流浪狗反扑事件的整个过程。

    它们惊讶地发现,无论是从策划、行动时机、执行力度等各方向来看,这次行动都可圈可点,再加上犬类本身拥有的高度组织性和纪律性,如果不是站在对立面,真要击节点赞了。

    流浪狗没有选择对四大战区各个击破的方针,而是选择从东南两方面打开缺口,大部分流浪狗包夹围歼流浪猫,而少部分流浪狗精锐则以闪电战的方式长驱直入,试图寻找到流浪猫的指挥中枢,采取擒贼先擒王的斩首行动,前锋甚至一举突击到奇缘宠物店附近。

    还好弗拉基米尔当时不在滨海市,而其他司令喵也分散在各处,所以没被流浪狗得逞。

    流浪狗精锐没有找到流浪猫的指挥中枢,眼见已经惊动了人类,有人向流浪动物管理中心打电话,说大街上有不少流浪狗乱蹿,它们才遗憾地收兵。

    如此剑走偏锋的战术与方针,绝不可能是普通的流浪狗所为。

    弗拉基米尔心中了然,一个比猫神雕像更可怕的对手已经降临滨海市。

    猫神雕像再厉害,也无非是匹夫之勇,暗中做些上不得台面的鬼蜮勾当,但这次的对手,仅以战术层面而言,堪称与弗拉基米尔旗鼓相当。

    张子安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了它的意思。

    “你是说,幕后指挥流浪狗反攻滨海市的,是……另一只精灵?”

    弗拉基米尔重重地点了点头。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