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24章 下大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从埃及回来后的弗拉基米尔本来心情不错,因为这次旅行可以说是把喵喵主义的火种散布到了亚非拉的偏远区域,虽然短时间内对国内的喵喵主义事业没有显而易见的好处和帮助,但可以期待火种燎原的那一天。

    埃及是非洲的桥头堡,以那里为支点,可以撬动整个非洲,并且波及西亚和南欧。

    这就像是一步闲棋,看似平淡,落子无声,真正具备战略眼光的人却可以于无声处听惊雷。

    不计较一格一子的得失,而是放眼全局下大棋!

    但是,这所谓的“一格一子”,并不包括滨海市。

    这里虽然不是喵喵主义的最初发源地,但喵喵主义在这里真正地走向了正轨,它呕心沥血建立起来的根据地,绝不可能轻言放弃。

    弗拉基米尔早已经料想到,滨海市那些刚经受了喵喵主义洗礼的流浪猫们还不够成熟,在它离开后可能会有些慌乱无措,可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受到流浪狗的骚扰也在它的预料之中,毕竟城市里的食物更丰富更新鲜,流浪狗们肯定更愿意在城市里捡吃的。

    它在离开前对大橘它们事无巨细地叮嘱过,吩咐它们守好阵地,不要冒进,如果压力太大可以进行战略性收缩,失去的阵地大不了以后再夺回来。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即使是弗拉基米尔也没想到,此次埃及之行会如此漫长,中间又生出许多波折,甚至险些回不来了,等它重返滨海市之后,却又发现……变天了。

    早上它离开宠物店之后,很快就察觉异样,大街上徘徊的流浪猫们仿佛失去了喵喵主义的觉悟,不像之前那样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地监视过往的行人,而是一只只的惶惶不可终日,见了它也不会对暗号,有几只的身上还带着伤。

    再进一步观察,它发现这些流浪猫们的徘徊方向大部分都是市中心,也就是说,它们本能地认为市中心的区域更安全,就像是一群打了败仗的逃兵,丧失了斗争意志,只知道往远离战场的方向盲目逃跑。

    这已经不是战略收缩了,而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大溃败!

    弗拉基米尔拦住几只流浪猫,想问个清楚,但这几只流浪猫仿佛被打傻了,要么对它的询问视而不见,默默绕开,要么慌慌张张的比划不清楚。

    原因不明的大溃败令弗拉基米尔罕见地方寸大乱,它绕到宠物店后面的绿地,因为那里平时都聚集着很多流浪猫,总有几只懂事的吧?

    更令它意外的情况出现了,绿地里也不剩几只猫,倒是有嗡嗡乱叫的蚊子和噼里啪啦乱掉的各种毛毛虫。

    没办法,弗拉基米尔只得把遇到的几只猫带在身边,然后沿路收拢残部,去寻找几位野喵军的司令,希望它们平安无事。

    它先跑到海边,向路上遇到的流浪猫打听,终于在一处海边的险滩旁找到了大橘。

    大橘身体有多处负伤,躲在一个有荒草掩盖的岩洞内,舔舐着自己的伤口,试图抚平伤痛。它听到外面有动静,以为是流浪狗们阴魂不散地追到了这里。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声尖利的嘶吼从岩洞里蹿出来,要跟外面的流浪狗一决死战。

    “大橘!你……”

    弗拉基米尔看到遍体鳞伤的大橘,心痛不已,颤声说道:“你……你怎么搞成这副鬼样子?不是让你如果遇到打不过的情况,就马上撤退吗?”

    大橘见到弗拉基米尔,就像见到了主心骨,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脚步踉跄,险些倒下,被弗拉基米尔和它带来的流浪猫们搀扶住。

    它比划着手势,断断续续地向弗拉基米尔说明情况。

    弗拉基米尔离开滨海市后的最初几天,流浪猫们的生活一如往常,然而在某天,风云突变,大橘和手下的流浪猫们突然发现周围涌出各种各样的流浪狗,一条条红着眼睛凶悍无比,迅速对流浪猫展开了包围。

    在流浪狗突然发动的进攻中,流浪猫们猝不及防,形势极为被动,眼看可能会遭遇被全歼的灭顶之灾。

    大橘向来是作战最勇猛的一只流浪猫,它明明可以自己先跑掉的,等闲的一两条流浪狗根本拦不住它,但它为了掩护手下的流浪猫撤退,选择留下来断后,奋不顾身地与流浪狗的前锋浴血奋战,终于成功地掩护大部队突围,而全身伤痕累累,连毛发被抓掉了不少。

    突围之后,大橘见己方溃不成军,几乎每只猫都带着伤,根本无力夺回失地。它知道狗的嗅觉太过灵敏,如果流浪猫们聚在一起,肯定会被流浪狗循着味道追上,再次被包围,于是它下令全军化整为零,各自寻找安全的栖身之地。

    为了能让其他流浪猫安全逃脱,它在沿路故意留下自己的尿液,选择暴露自己,保护同伴,试图把流浪狗引到海边来。

    它已经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对于以前的大橘来说,这是根本不可想象的,但是它现在自愿这样做,因为自从认识了弗拉基米尔,被弗拉基米尔的深邃思想所熏陶,整个猫生都升华更高的境界。它选择坚定地追随弗拉基米尔的脚步,愿意为了喵喵主义而牺牲小我、成就大我。

    “大橘……你真是……太傻了!”

    得知原委的弗拉基米尔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而大橘则憨厚一笑,仿佛自己做的是理所应当之事。

    负伤藏身于岩洞里的大橘几乎丧失了行动能力,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仅靠着礁岩间积聚的雨水维持生命,还好它膘肥体壮,换成另一只猫估计早就撑不住了,如果弗拉基米尔再晚到个一两天,可能也只会见到大橘的尸体。

    弗拉基米尔让其他流浪猫把大橘搀扶起来,不能把身负重伤的它留在这里等死,必须要想办法救它。

    想来想去,只有张子安能帮到它了。

    至于弗拉基米尔自己,则要去寻找其他流浪猫司令的下落。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