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23章 反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忠言逆耳。

    张子安只是老老实实地说了句大实话,毕竟菲娜平时就是这么说——饭前不动是为了避免影响食欲,饭后不动是为了消食并且防止胃下垂,但它总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他的大实话。

    “喵喵喵!陛下,这个臭男人就是话里有话,他最擅长的就是含沙射影、妄议天颜!要不要奴家代劳,让他永远闭嘴?”

    旁边还有雪狮子唯恐天下不乱。

    “嘎嘎!本大爷看你是皮子痒痒了。”理查德用鸟喙梳理着羽毛,乐得旁观。

    “没,你误会了。”他诚恳地澄清误会:“毕竟在埃及掉了不少膘,都快瘦脱相了,显不出你的雍容华贵,得尽快补回去。”

    菲娜一时拿不准他到底是在正话反说还是反话正说,万一判断错误有损于它的威严,既然拿不准就干脆暂时忽略掉,问道:“你那个会播放声音的东西呢?”

    张子安愣了一下,“是说插卡式小音箱?找那个干嘛?”

    菲娜抬爪指着在店内嬉戏的幼猫们,“本宫离开的这段时日,有旧猫族离开,有新猫族加入,这些新来的不会跳舞,本宫要赶紧教会它们。”

    “哦。”

    他明白了,怪不得它突然这么积极,原来是关系到钱的问题。

    其实,无论是跳舞还是一些吸引客人的小技巧,终归是锦上添花的噱头,可能新鲜几次就不新鲜了,对于养猫者最重要的,除了眼缘之外,还要看这种猫是否适合他养。

    当然很多顾客确实是听到小猫跳舞的传闻慕名而来,然后才被他引导着选择了合适的猫,这就像是好看的皮囊与有趣的灵魂之间的选择,如果不被好看的皮囊吸引目光,谁又会有耐心去深入了解有趣的灵魂呢?

    说到钱,就想到金色金字塔,如果当时在金字塔里顺走一两件黄金首饰,那他现在哪还用为钱发愁?直接就是豪车美女两开花了。

    不过,那毕竟是文物啊,出手困难,一不小心就会影响中埃或者中利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甚至会影响一带一路的大计划,他怎么能做这种因小失大的事呢?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打工赚钱吧,虽然开不了花,但不烫手,用起来心安理得,如果因为盗窃文物和倒卖文物被抓进监狱,那就不是豪车美女两开花的问题了,而是菊花开花的问题……

    他找来小音箱,给菲娜放上伴奏音乐,一边刷手机一边看菲娜教新来的幼猫跳舞,不论如何,这至少也算是它活动身体,省得整天趴着不动。

    又过了一会儿,菲娜教了几遍,幼猫们勉强学会了,剩下的只要每天温习一下就行了,过几天就能在顾客面前表演。

    菲娜很有满足感地跳回猫爬架。

    “喵了个咪的!气死我了!”

    这时,二楼的楼梯方向传来弗拉基米尔的叫骂。

    张子安回头一看,只见它气呼呼地从楼梯上冲下来,从头到尾都是灰头土脸的,毛发里还挂着松针草叶,不知道又跑到哪里疯玩去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张子安放下手机问道。

    弗拉基米尔一向很冷静,总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而且这并非它虚张声势,它无论做什么事都是谋定而后动,即使是猫神雕像那么诡异凶险的事件,它也从来不慌,抱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方针,很少见到它这样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其他精灵也很好奇,就连菲娜也暂时打消了打盹的念头,睁开眼睛。

    弗拉基米尔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焦躁地在室内团团转了几圈,最后跳上收银台的桌子,抬起一只前爪在桌面重重一拍,怒目圆睁地喝道:“事情正在起变化!”

    张子安:“……”

    “到底怎么了啊?你这么没头没尾的说一句,大家也听不懂啊。”他说道,“难道是又发生虐猫事件了?”

    虽然猫神雕像已经像是送瘟神一样被送到了千里之外,关在金字塔内被埋葬在地下永不见天日,但这并不意味着以后就不会发生虐猫事件了,因为猫神雕像只会诱导那些心里本来有些扭曲的人虐猫,但如果是自发喜欢虐猫的人,无论有没有猫神雕像,他们都会自发虐猫。

    更何况,欧洲中世纪曾经挖出过一尊另外的猫神雕像,当时也引起了很大的麻烦,再加上滨海市这尊,焉知不会再出现第三尊、第四尊?

    弗拉基米尔喘了一阵粗气,恨声说道:“那倒没有。”

    想来也是,如果又是猫神雕像或者虐猫事件,它断然不会如此失态。

    “那是因为啥?”他追问道。

    弗拉基米尔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是那些流浪狗!他喵的,趁我离开滨海市期间,那些本来已经被驱逐出滨海市的流浪狗突然发起进攻,而且一举占领了很大的地盘,无产喵们受到了很大的压力,甚至成建制地被打散……就连几位司令也不同程度的挂了彩!”

    “呃……”

    张子安知道弗拉基米尔率领流浪猫对盘踞在狗市附近的流浪狗展开的驱逐行动,把流浪狗驱逐赶到滨海市的远郊,令市内的流浪猫免受流浪狗的威胁。那次行动的受益者不仅是流浪猫,以前有不少路过那里的行人也被流浪狗咬伤,自从流浪狗被驱离之后,那片区域着实太平了很多。

    “这也很正常吧,你不在,流浪猫们群龙无首,流浪狗自然会趁隙而入……”他安慰道。

    “不!根据我的经验判断,这绝非一次寻常的进攻,而是一次有预谋、有组织的反扑!是反动势力的垂死挣扎,他喵的妄图把革命的火种扼杀在摇篮里!”弗拉基米尔又是一拍桌子,打断他的话。

    “……这个夸张了吧。”张子安苦笑,“事情没你说得那么严重……”

    弗拉基米尔断然摇头否定,“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今天整整一天,我深入群喵调查了解了一下情况,发现不是这样,那些流浪狗,绝对是有组织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