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08章 过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小雪听这孩子哭得挺心疼的,跑过去撕开一包纸巾替他擦掉眼泪和鼻涕,说道“小朋友,别哭了,再哭把嗓子都哭哑了。”

    小胖墩没人搭理倒还是匀速哭,一见有个漂亮大姐姐过来安慰,他得了便宜卖乖,更是扯开嗓子踩足油门加速哭,还边哭边喘,简直是噪音污染。

    张子安对待这种熊孩子,一般是采取你哭任你哭,我理算我输的策略。

    你不是哭吗,我看你能哭多久,哭累了就不哭了吧?

    说句不好听的大实话,这就跟驯狗一样,必须让他们知道单纯的哭和叫并不能得到额外的关注,更不能得到奖赏,否则以后就难办了。

    不过话虽如此,具体情况也要具体分析,比如这次的事情就有些蹊跷,因为这个熊孩子不是一般的脸皮厚,等闲的言语攻击根本不可能让他哭成这样,难道是离开这里之后,被谁动手打了?

    小胖墩虽然熊,言语无状,但起码再生气也不敢主动对大人动手,面对同龄孩子,他可以凭体重吨位优势碾压,参考胖虎。

    所以他为啥哭呢?

    难道是受伤了?

    进入初夏之后,街上很多人都换上了短袖短裤,小胖墩也是如此,短袖短裤和凉鞋的组合,看得出来他皮厚不怕冷。

    小孩子性急,跑步经常不看路,说不定就会摔倒跌一跤,把膝盖磕破皮之类的,那确实很疼,因为膝盖是脆弱的软骨。

    张子安的视线绕过小雪,扫了一眼小胖墩的膝盖,肉乎乎的,没红没肿,更没破皮。

    不是摔倒跌伤,那么……难道是手贱去撩猫逗狗,然后被猫挠狗咬了?

    这个很有可能。

    像小胖墩这个年纪的孩子,皮出天际,别说猫了,连狗都嫌,闲得没事就去扯猫尾巴揪狗耳朵,若是被有主的猫狗挠伤咬伤,还能去找主人要赔偿,若是被流浪猫挠伤和被流浪狗咬伤,那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小胖墩是从绿地那边跑过来的,而绿地正是附近流浪猫的大本营,说不定就是招惹到了流浪猫。虽然弗拉基米尔麾下的流浪猫不会主动找人的麻烦,但它可是秉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人、我必犯人的信条,流浪猫们不会白白受欺负,在反击中挠伤小胖墩是情理之中的事。

    至于流浪狗,城区里倒是挺少见的。

    不论是被猫挠还是被狗咬,一般是伤在手上。

    张子安又看了看小胖墩的一双肉手,除了大鼻涕以外倒是未见伤痕。

    这就奇怪了。

    “小朋友,你别总是哭,快告诉姐姐是哪里不舒服啊?”小雪给小胖墩擦眼泪的速度还赶不上他流眼泪的速度,一包纸巾都用完了。

    “呜呜~呜呜~脖叽!脖叽疼!”

    小胖墩哭累了,手颤抖着,想去挠脖子后面,但身胖手短,胳膊弯不过去,左手右手都够不到。

    “哦,脖叽疼啊……让姐姐看看。”

    小雪忍住笑,轻推小胖墩的身体,让他转了个身。

    “咦?”

    张子安和小雪同时惊呼出声。

    原本他们以为,小胖墩的脖子疼,无非是扭了一下,或者被树枝扎了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结果小胖墩一转身,可把他们吓了一跳。

    只见小胖墩的脖子与后背的连接处,似乎肿起了一大片,连短袖衫都顶起一个鼓包,红色的疹子一直蔓延到了脖子上。

    不止是他们两个,直播间的网友们也都惊到了。

    小雪的头皮阵阵发麻,手一颤,手机差点掉地上。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她哪见过这么严重的伤情,顿时六神无主,求助似地望向张子安,“店长先生,这……”

    小胖墩这么一顿哭嚎,还引来好几个路人驻足围观,毕竟是周末,大家都比较闲,看到这种情况,大家都是后背凉嗖嗖的。

    “要不要叫救护车?”

    “是啊,这伤的好像挺重啊……”

    “看着好可怕……”

    店里暂时没生意,店员们打扫完卫生,听到店门口附近的哭声,也纷纷跑出来围观。

    “卧槽!这是不是对什么过敏啊?”王乾说道。

    张子安已经走到小胖墩旁边,从背后撩起小胖墩的短袖衫,然后卷起来。

    短袖衫已经被小胖墩疼出的汗水完全浸湿了,撩起来的时候与红肿部位摩擦,本来哭声稍歇的小胖墩又开始哇哇大哭。

    红肿部位位于脖子下方,肩胛骨的旁边,肿起来差不多能有半厘米到1厘米高,像几个相邻的岛屿那样分布,红得像火烧一样。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小雪更是吓得差点叫出来,赶紧捂住嘴。

    “好像真是过敏。”

    “嗯,可能接触了什么令他过敏的东西……”

    “我看着也像。”

    “赶紧把他家长叫过来,送医院吧。”

    “过敏很危险的……”

    过敏的论调占据了主流,王乾见自己的观点被认同,还有点儿小得意。

    很多人不同程度上都对某种东西过敏,常见的如对花粉过敏、对猫狗过敏、对某种肉类过敏、对某种水果过敏等等,也有对某些金属过敏的。

    皮肤红肿就是典型的过敏反应。

    张子安也觉得像是过敏的症状,但若说是过敏,有一个疑点无法解释——小胖墩红肿的部位是被短袖衫遮住的,如果是皮肤与过敏源接触导致的强烈过敏反应,为什么露出的皮肤却没有事?过敏源是怎么隔着衣服接触到红肿部位的?

    今天天气晴朗,早上的阳光斜照在小胖墩的后背上,照得纤毫毕现。

    张子安站的是小胖墩的侧后方,当他的视线稍微移动的时候,突然注意到红肿部位的皮肤上似乎有什么东西。

    “别乱动!”

    因为疼痛难忍,小胖墩像泥鳅一样扭来扭去,张子安不由分说地按住他的肩膀,加大力量,强行把他固定住。

    这时,张子安从侧面才看清了,小胖墩后背红肿部位的皮肤上,附着有十几根至几十根透明的纤细绒毛,如果不是近距离仔细观察,绝对不可能看得到。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