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07章 雅蠛蝶与***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小雪虽然活泼开朗不做作,甚至经常令人忽略她是一个软妹子的事实,但她确实是个软妹子,对毛毛虫从小就没什么好感。

    她家住的别墅区,刨除人工湖的面积之外,绿化覆盖率差不多有90%,到处是绿树成荫,但是树太多了,也并不一定都是好事,比如说每年夏天来临的时候,一阵风吹过,树上就可能掉毛毛虫,万一掉进衣领里……想想都恶心。

    所以入夏之后,她就尽量避免从树下经过,即使经过也要捂紧衣领快速跑过。

    她刚才听到张子安对小胖墩说,这只毛毛虫是凤蝶的幼虫,觉得既惊讶又佩服——擅长辨认猫狗的种类也就罢了,他居然能认出毛毛虫的种类?这……这……这得看过多少条毛毛虫啊!

    但是她多少心存疑虑,怀疑张子安是不是在忽悠小胖墩,毕竟他一向有忽悠人的前科。

    直播间里的网友人多眼杂,男女老少都有,来自各行各业,以前她来宠物店直播时,有些观众也对宠物很了解,只是没有张子安了解得那么多——这也情有可原,人家是吃这碗饭的嘛。

    所以她打算把这只毛毛虫拍摄进镜头,看看观众里有没有谁能确认它的种类,这样就知道张子安是不是在忽悠了,因为问他他肯定不承认自己在忽悠。

    不过考虑到直播间里的女性观众,她先警告道:“下面,我会把镜头对准刚才店长先生提到的那只毛毛虫,胆小或者讨厌毛毛虫的观众请闭上眼睛或者挡住屏幕哦。”

    女性观众们得到提醒,纷纷移开视线,或者放下手机先去干别的事,但男性观众们的猎奇心理反而被激发了,都在发弹幕催促小雪赶快拍、拍得清楚些。

    她举起手机,贴近毛毛虫,给它来了个特定镜头。

    “呜哇!好恶心!”

    “我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喂!太近了,小雪!”

    有些观众大呼受不了,因为就像一只奇大无比的毛毛虫突然贴到了屏幕上。

    “对不起,对不起!”

    小雪连连道歉,又把手机拿远了些。

    “店长先生说这是一只凤蝶的幼虫,谁能证实一下呢?”她问道。

    蝶,蛾,或者可以将两者统称为鳞翅目昆虫,说起来同样也是宠物的一个分类,算是“花鸟鱼虫”里的“虫”,只不过非常小众,它们别说跟猫和狗比了,就算是水族宠物也比它们更受欢迎。

    尽管如此,很多人在小时候都养过蚕宝宝,无论是学校组织小学生们养蚕还是父母为了激发孩子的兴趣而养蚕,那时候很多人都养得津津有味,被诗人各种赞誉的蚕宝宝最终也会蜕变成蛾。

    孩提时期不觉得恶心的东西,成为大人之后往往会恶心得不行,比如很多小孩子都喜欢拿根树枝捅毛毛虫,更小一些的孩子还喜欢玩尿泥,但谁见过大人拿树枝捅毛毛虫和玩尿泥的?

    普通成年人跟蚕宝宝的唯一接触可能是……炸蚕蛹?

    如果把蚕宝宝和这只凤蝶幼虫放在一起,可能凤蝶幼虫还稍微好看一些,但蚕宝宝就先入为主地令大家觉得更可爱。

    别看观众们平时咋呼得不行,但这种时候如果不去特意查资料的话,谁也认不出这到底是不是凤蝶幼虫。

    如果有人能一眼认出来,早就发弹幕了,但这次直到几分钟后,才有人陆续给出肯定的回答,显然是内事不决问百度去了。

    小雪惊讶地问道:“店长先生,想不到你对昆虫还有研究啊?”

    张子安谦虚地说道:“研究谈不上,略有了解而已,比起昆虫学家来还是略有不如。闲着没事就多看看书,反正艺多不压身。”

    这种明谦虚暗装逼的言辞最招人恨,引来观众们一波又一波的声讨浪潮。

    “我知道!我知道!”有网友抢着回答,“性骚扰店长是在研究雅蠛蝶之余顺便研究的!”

    “如果有雅蠛蝶的幼虫我要来一打儿!”

    小雪更佩服了,追问道:“难道……店长先生你要拓展新业务了?”

    她理所当然地如此认为。

    “没。”张子安干脆地回答。

    “咦?为什么?”小雪不解。

    “因为没人买,浪费时间浪费精力,还赚不到钱。”

    这是张子安研究调查之后才确定的事实。

    昆虫市场太过小众,百度昆虫吧的关注者数量还不及布偶猫吧的关注者数量,而昆虫又是世界上最庞大的动物种群,如果要做昆虫生意,投入的精力与产出不成正比,他可没那么傻。

    “哦,重点是最后一句吧,果然是很有店长先生特点的答案。”小雪恍然。

    “等一下,什么叫我的特点?”张子安不能装听不到。

    小雪打了个哈哈,对这个问题笑而不答。

    她没答,但网友们替她回答了。

    “你的特点是什么,你自己的心里没点儿b数吗?”

    “一天到晚就知道赚钱,拿出些理想和热血啊!”

    “该装逼的时候就犯怂了,这时候不是应该大喊要带领中国昆虫业打入世界杯吗?”

    张子安凑过去看了一眼屏幕,看到网友们的弹幕,不屑地表示理想和热血能当饭吃吗?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另外世界杯是什么鬼?这又不是穿越到了足球小将的世界……

    需要强调的是,他从来没研究过什么雅蠛蝶,同样也没研究过***。

    站在门口说了一会儿,小雪提出要进店去看看埃及土特产,顺便尝尝新鲜的埃及椰枣是什么味道。

    正好店员们已经把店内的卫生搞好了,张子安就邀请她进店。

    这时,不远处却突然传来撕心裂肺般的哭嚎声,不仅是张子安和小雪,大清早从这里路过的行人全都循声望向哭声传来的方向。

    只见刚才那个小胖墩跌跌撞撞地从绿地方向跑过来,咧开大嘴拼命地哭,笔和作文本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鼻涕和眼泪在脸上都糊成了一团,哭声中气十足,震天响。

    张子安和小雪疑惑地对视一眼,这小胖墩是怎么回事?谁欺负他了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