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04章 观察作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屈指一算,像这样喜欢玩游戏的孩子与家长之间的争执,在中国已经存在了40年。

    从上世纪80年代城市里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很多游戏厅开始,再到后来被成年人和官方视为洪水猛兽的网吧,再到个人电脑和宽带普及,想玩游戏在自己家里就能玩,再到现在手机游戏隐隐有取代电脑游戏的趋势,孩子们与家长之间关于游戏的争执总是处在风口浪尖上。

    张子安自己也是这波大潮的一部分,他也去过网吧,和大学同学包夜对战联网游戏,也曾在个人pc上被情节曲折的单机游戏吸引得欲罢不能,直到踏入社会几乎没有时间玩游戏,手机里只剩下唯一一款改变了他人生的游戏。

    就连这个恨铁不成钢的当爹的,小时候说不定也是家长眼中总是混迹于游戏厅的坏孩子,现在却苦口婆心地吓唬小胖墩总是玩游戏的坏处,其中不乏过于夸张之语,就像他爹当年拧着他的耳朵把他从游戏厅里拽出来时说的那些话,如出一辙。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这本来不关张子安的事,无论他内心给自己加了多少戏,始终是一个看热闹的路人,不过,可能是埃及回来脸比较黑的原因,他却莫名其妙地躺枪了。

    “整天玩游戏,不知道学习,玩物丧志的,你长大了可怎么办?进不了大公司、当不上公务员,只能像你爹我这样给老板打工,连周末都得屁颠屁颠去加班,每天累得跟狗似的,或者……像这样开个路边小店,有今天没明天的,将来有什么前途!你想这样混日子?连老婆都找不到!”

    男人教育自己孩子也就罢了,说到这里偏偏随手往张子安这边一挥,拿他当了反面教材。

    张子安那个郁闷,闭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偏偏人家说的其实也不算错,没人比张子安更清楚像自己这种路边小店有多么不稳定,无论表面有多光鲜,一阵风刮过来可能就翻船。当家长的不奢望孩子能大富大贵,但起码衣食无忧、一世安康,进了大公司、当上公务员,就相当于加了个保险。

    小胖墩往他这边瞥了一眼,顿时流露出不屑一顾的眼神,随即别过头,说道“我才不会开路边小店!你不知道,我游戏打得可好了,同学们全都要抱我大腿,求我带他们上分呢!将来我要当职业电竞选手,拿遍世界冠军,退役后就当游戏主播,月入百万!还能收获好多小迷妹,才不会当单身狗!”

    我擦!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父子俩一个比一个扎心啊!

    张子安欲哭无泪。

    “扯什么淡!还小迷妹,小小年纪脑子里都想的啥?”男人用指头戳了一下小胖墩的脑袋,不过语气里倒是透着欣喜,可能是觉得儿子挺有志气,“总之,今天不许再玩手机了,男孩子就应该多往外边跑跑,整天窝在家里玩手机像什么话!”

    小胖墩的嘴撅得都能挂酱油瓶了,嘟囔道“在外边瞎跑有什么用,又不能练手速……”

    男人扬手作势要打,但也只是吓唬一下,舍不得下手,“有什么用?把你们老师布置的观察作业写了,别整天拖拖拉拉的!我告诉你,我可不帮你写,也别去求你妈,没用!老老实实自己写!”

    男人心意已决,不管小胖墩怎么撒泼打滚,就是不把手机还给他,往兜里一揣。正好公交车来了,男人匆匆上了车,还隔着车窗冲小胖墩瞪眼睛。

    小胖墩满脸苦相,一声接一声的叹气,腮帮子上的肉都嘟噜下来了。

    不过张子安看在眼里,心中还挺幸灾乐祸的——活该!谁让你diss我!希望老师布置的观察作业越难越好,最好是观察30天月亮然后画下来,或者数1亿粒米这种等级的!

    蒋飞飞从水族馆里跑出来,向他询问那是什么怪鱼,以及这种鱼的习性,因为要制作不干胶标签贴在水族箱上,否则顾客肯定会问。

    张子安跟着她走进水族馆,向她介绍这种长身肺鱼的相关知识,并且顺便看了看他的宝贝珊瑚繁殖得怎么样了。

    宠物店可以关空调,水族馆可不行,毕竟有冰海天使、冰海葵和蟠虎螺这种需要在接近零度的低温下生存的物种,越到夏天冷水机和空调越不能停,否则分分钟死给你看。

    重新装修这间屋子时,他特意加强了墙壁和屋顶的保温隔热性能,尽量维持室内温度恒定。

    向蒋飞飞交待完必要的事,他信步走出水族馆,打算回宠物店帮忙收拾卫生。

    这时,他看到刚才那个小胖墩还没走,只是换了个地方,跑到旁边一家关门歇业的店门口,仰着脖子看得很认真,一边看嘴里还一边小声嘀咕。

    在看啥呢?玻璃上有钱还是有藏宝图?

    张子安的好奇心起,犹豫了一下,探头往店里看了看,发现店员们已经手脚麻利地快收拾好了,似乎用不着他帮忙,毕竟他在埃及期间他们都是这么过来的。

    于是,他装作路过的样子走过去,找了个借口搭讪道“这家店前几天关店了,店主回老家结婚,不会开门了,别等了。”

    小胖墩盯得太入神,没发现他过来,先是小小吓了一跳,看清是他之后,眼中流露出“原来是这条废柴啊”的神情,哼了一声说道“切!我知道!用不着你提醒!那么大的‘转让’两字写着,我能看不见?”

    张子安通过这对父子俩的对话,早已了解这个小胖墩是什么样的性格和说话方式,强忍着抽他一顿的冲动,又问道“那你在看什么?”

    “关你啥事?”小胖墩怀疑地瞟了他一眼。

    “话别这么说嘛,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张子安干笑道。

    小胖墩嘟着嘴,扬了扬头示意道“想看你就看吧,别看进眼里拔不出来就好。”

    张子安循着视线看过去。

    “……”

    那是一只肥嘟嘟的毛毛虫。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