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301章 回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和科考队会合之后,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张子安和卫康等来了何荷的父母,看着老两口眼泪汪汪地领走何荷,带她回国进行精神方面的治疗,只希望她走火入魔还不太深,可以挽救回来。

    临离开之前,他们向贝都因族人道谢,感谢连日来的照顾,并请贝都因人完成他们未完成的工作——收敛沙漠里的那具白骨,并且找找有没有能证明白骨身份的东西。

    他们跟纳巴里和萨利姆告别,真诚地邀请叔侄俩有机会可以来中国做客——纳巴里大概是不太可能,也没有这个兴趣,但萨利姆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张子安还特意把萨利姆拉到一边,往他手里塞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几个神秘的数字,即使萨利姆一再追问这是什么,张子安总是笑而不答,让他自己去寻找答案。

    接下来,他们驾车返回开罗。

    卫康和三个男弟子带着本次科考的数据与影像资料,去开罗大学和同行进行了深入的学术交流,并且委托同行在一年后去沙漠里拾取耳廓狐的GPS颈环,同行们对卫康的成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张子安驾驶着拉扎特借给他使用的家庭休旅车,把车洗干净又加满油,亲手交还给拉扎特,并且感谢拉扎特的慷慨和兄妹俩的诸多帮助,同样邀请他们有机会来中国玩。

    拉扎特已经打造出他们定制的首饰,交给张子安代为转交给其他人。

    做完了这些,此次埃及之行基本就没太多遗憾了,剩下的遗憾也不是能轻易解决的,毕竟不能一直在埃及耽搁下去,经费不允许,家里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

    在飞机上,当大金字塔从脚下再次掠过时,张子安的心里油然涌出不舍之意,虽然对埃及这个国家有很多值得吐槽的地方,但这段经历还是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这大概是大多数游客共同的感受吧。

    他完成了主要任务,把猫神雕像留在了金色金字塔内,跟塔内众多动物神的石像与铜像共处一堂,想必它肯定开心不起来,想再次作祟也不可能,就连金色金字塔本身也沉入地底,不会再轻易被人找到并打开。

    想到这里,他突然记起还有很多荧光棒和弹壳留在塔内,不知道数百年后的考古学家进入这座金字塔时,看到荧光棒和弹壳会做何感想……

    菲娜趴在旁边的座位上已经沉沉睡去。对于离开埃及,它比张子安想象得看得开,也许它在埃及完成了心愿,或者至少将心愿和希望保留了下来。

    卫康在笔记本电脑上敲打着此次科考行动的详细报告,等回去后向校方提交。

    虽然大体上完成了科考任务,并且受到埃及同行的赞誉,但卫康并没有显得多高兴。他对何荷和她的父母很抱歉,并且主动提出要承担责任,何荷的父母却希望他不要声张,在报告里也只写她因水土不服而生病,因为精神方面的问题在中国依然被有色眼镜看待,他们担心会影响她以后的学习和生活。

    高恪、肖天宇和杜学涛这三位同门师兄弟,从沙漠出来后就已经形同陌路,只有在写报告时才会保持最低限度的合作和交流,想必他们以后在研究室碰面时也免不了尴尬。

    李皮特他们一直没有出现,不知道是否成功地逃离了沙漠。这次他们遭受了巨大的挫折,但满脑子神棍理论的他们恐怕不会接受教训,如果他们还活着,肯定还会执着地寻找下一个蕴藏了纯净宇宙能量的秘境,也肯定会试着向更多人传播他们的歪理邪说,但这已经与张子安无关了,毕竟他们主要活动在国外,国内的法律管不到他们。

    起飞后不久,埃及的土地从舷窗里消失,张子安也架不住来袭的困意,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飞机已降落在中国大地上,他太疲倦,睡得太沉了,还是被卫康摇醒的。

    接下来又是转机,乘坐国内航班抵达滨海市,在滨海机场与其他人互道珍重——虽然有些人的内心并不这么希望,然后分道扬镳。

    出租车抵达宠物店。

    张子安付完车费,停了一下才下车,看着顾客不停地在宠物店和水族馆里进进出出,空着手进去,拎着宠物食粮或者关着宠物的航空箱离开,一切都和他在时没什么太大区别,不禁欣慰地露出笑容——看来离当个甩手掌柜躺着挣钱的宏伟目标不远了。

    有些熟客认出了他,但更多的熟客没有认出他本人,而是先认出了菲娜和飞玛斯,然后才猜到他的身份。

    至于原因……

    当他踏进宠物店时,坐着玩手机的王乾懒洋洋地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口问道:“这位黑大哥您想看点儿啥?”

    没错,尽管在埃及外出时他都尽量戴上棒球帽或者渔夫帽,而且也涂了防晒霜,但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晒黑了,晒得黑里透红,与众不同。

    盘点此行最大的教训,就是不要在夏天去埃及。

    要知道他以前可是自号“玉面书生”,现在成了黑旋风,无怪很多熟客认不出来。

    张子安屈起指节,狠狠凿了王乾一个爆栗,然后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空调。

    “师尊!您回来了!想死我们了!那个……您怎么一回来就关空调啊?这天气多热啊!”李坤见风使舵,他虽然也没在第一时间认出张子安,但尼玛这习惯性的吝啬比肤色更容易辨认。

    “热个毛线!多凉快还开空调?不是费的你们家的电!”张子安板起脸,不接受申辩。

    “凉快?”

    王乾和李坤面面相觑,这气温都30度出头了,还算凉快?那多少度算热?

    同在北半球,滨海市当然也进入了夏天,六月份的深海市,暑热已初具威力。

    “好凉快的天气啊!小风嗖嗖的~”

    张子安闭上眼睛,真心实意地赞美道。

    王乾和李坤心里倒是洼凉洼凉的,他们似乎有某种预感,今年夏天恐怕会很难熬……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