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99章 重新会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小张!小张!这里是科考队,收到请回复!”

    “小张!小张!这里是科考队,收到请回复!”

    贝都因人部落的水井边,卫康举着望远镜眺望南方,不时拿起对讲机呼叫张子安。

    “老师,算了吧,先喝杯水,您的身体可别垮了。”

    高恪小跑着递过来一瓶水,说道:“咱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三天了,张子安如果能来早就来了。我说句您可能不爱听的话——他既然没有及时赶到预定会合地点,说明情况凶多吉少,魔鬼之海发生了如此罕见的沙漠地震和黑风暴,能安全逃出来的机率小之又小,您必须要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了。”

    卫康叹了口气,把望远镜让高恪拿着,自己接过水喝了几口。

    “话虽如此,他为人机警,应变能力很强,未必会失陷在魔鬼之海里,还是多等等吧。”卫康说道。

    高恪擦了把汗,抬头看了看如火的骄阳,自从他们离开沙漠之后,卫康就让科考队一直停留在这里,等待张子安也能安全从沙漠里归来。

    科考队的成员们对这个决定都有些不满,好不容易走出沙漠,他们现在最需要的是软床、淋浴、空调、自助餐、冰淇淋、WiFi、朋友圈、沙雕图,而不是像孟姜女一样在这里傻等一个几乎不可能到来的人。

    在魔鬼之海边缘与张子安分别后,科考队在纳巴里的带领下抵达商量好的预定地点,讲好了只等他48小时。

    但是他们失约了,别说48小时了,实际上连24小时也没等到。

    在第一个白天,他们搭起天棚正在休息,轮流看管不安分的何荷,但就在中午时分,魔鬼之海的方向突然像打雷般传来隆隆的震动,然后那边又腾起巨大的沙尘。他们不知所措,纳巴里只顾着跪在毯子上向真神祈祷。

    紧接着,黑风暴出现了,起源于魔鬼之海的方向,迅速波及到他们这里。

    在黑风暴到来的时候,不能原地不动,否则就可能被沙子掩埋,于是他们被迫提前离开了预定地点,并且在黑风暴中短暂地迷失了方向。

    等沙尘暴停歇,他们发现自己走偏了。这时他们面临一个抉择,是返回预定地点继续等张子安,还是直接返回锡瓦绿洲,卫康和萨利姆倾向于前者,其他人坚决选择后者,被魔鬼之海吓破胆的纳巴里则没有发表意见。

    何荷的精神状态不稳,再加上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以及对科考队整体安危负责任的态度,卫康不得已,只得同意不等张子安,先行离开沙漠,因此他一路上都心怀愧疚——如果张子安在48小时内如约赶到预定地点,却发现已经人去地空,那会是何等的失望。

    返程的路也并不顺利,由于失去无人机的强力侦查,翻越沙丘时要面临更大的困难和危险,途中还有一辆车在翻越沙丘时发生侧翻,打着滚儿从沙脊上翻滚而下,好在只有杜学涛在翻滚中受了轻伤。

    由于已经是强弩之末,科考队离开沙漠用的时间比进沙漠时更长,等他们终于看到贝都因人的驼队时,每个人都只剩半口气了,物资也差不多消耗殆尽。

    在这种情况下,卫康坚持让科考队停留在贝都因人部落等待张子安,在其他人看来很不近人情。

    高恪指向一间贝都因人的茅草屋,“老师,您好歹考虑一下小荷的情况,她这副样子,必须要尽快得到心理辅导。”

    何荷一路上都在闹,非要返回魔鬼之海,去感受纯净的宇宙能量,甚至还尝试偷车,幸亏他们看得紧,日夜都有人盯着她,才没让她逃掉。

    卫康摇头,“我已经跟她的父母联系上了,她父母正在赶来这里的路上,到时候还是让他们决定如何治疗吧……我坚持留在这里,其实也是考虑到小荷的情况,如果让她回到锡瓦绿洲,她闹着要报警,一口咬定咱们非法囚禁她,咱们人生地不熟,有理也说不清楚。”

    埃及警察是什么德性,他们早就有所了解,所以卫康觉得还不如留在法外之地的贝都因人部落,直到她的父母赶来,直接把她交给她父母,以免节外生枝。

    “那您觉得,咱们会不会没等到张子安,反而等来了李皮特他们?”高恪担心望了一眼远处。

    在返程路上,科考队的卫星电话响了一次,号码显示是李皮特的卫星电话。卫康接通后,对方一言不发,他也一言不发,无言地等了一会儿,最后默默挂断了电话。

    这通无声电话包含了很多信息,比如李皮特他们成功逃生了,至少没有全军覆没在魔鬼之海里,但张子安没跟他们在一起,否则张子安肯定会说话的。

    卫康跟李皮特无话可说,一改之前不错的印象,觉得这些人简直是无法无天,他接通电话主要是想了解张子安的情况,心领神会之后,就没必要继续通话了。

    至于李皮特为什么打电话,又为什么一言不发,那就不清楚了,也许是向曾经同甘共苦的科考队告别吧。

    卫康衷心希望以后不要再跟这些危险的神棍扯上关系。

    他又喝了几口水,拿起对讲机继续呼叫。

    “小张!小张!这里是科考队,收到请回复!”

    这句话在三天内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已经是机械般地从卫康嘴里流淌而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心知张子安平安归来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因为他计算过,张子安车里的饮水和食物不足以支持这么久。

    除非……

    他不愿去设想那种残酷的可能,但如果张子安为了求生而做出那种选择,他可以理解,也不会怪他,但如果不到最绝望的地步,他希望张子安不要选择那条路。

    无论如何,等何荷父母赶到,就必须离开了,再也没有理由等下去。

    “小张!小张!这里是科考队,收到请回复!”

    然而,机械而不抱希望的呼叫却突然有了回应。

    “科考队!科考队!这里是张子安!收到!请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