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95章 惊现绿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精灵们并太认同张子安孤注一掷的想法,因为那只鸟离得太远,追上的可能性不大,与其浪费燃料做无用功,不如耐心等下一只鸟出现。

    但是他还是决定要追,因为下一只鸟会不会出现还不知道。

    老茶审慎地提出另一种可能性,“子安,你怎知那只鸟是归巢?若它是离巢觅食,岂不是南辕北辙?”

    其他精灵也被点醒了,他们想追踪这只鸟找到绿洲,但如果这只鸟是正在飞离绿洲去其他地方觅食,那反而越追就离绿洲越远。

    张子安并非头脑一热就把赌注全梭哈了,他有这么做的理由。

    他示意让它们看外面。

    现在已是下午,阳光明显西斜,光照比正午减弱不少,按照经验判断,距离太阳落山大约只剩两至三小时了。

    他以理查德为例子解释道:“大部分鸟类都有夜盲症,也就是说,无论这只鸟是离巢还是归巢,终归会在三小时内回到巢里,否则就只能在看不见东西的夜间降落在沙漠里,那对它很危险。”

    他有相当大的把握,那只鸟是在归巢。

    精灵们恍然,它们由于自身良好的夜视能力,往往会忽略掉鸟类的夜盲特性。

    除了长途迁徙的候鸟之外,大部分鸟类在夜间一定会归巢,而现在是盛夏,没听说哪只候鸟是在盛夏迁徙的。

    只要两三个小时内没跟丢这只鸟,他们很有可能顺藤摸瓜找到它的栖息之处,并且希望那里是一处绿洲,就算没有绿洲,至少也要有几株饱满的仙人掌,切开一个小口子就可以流淌出清凉汁液的那种。

    精灵们和张子安都全神贯注地盯着那只鸟,无人机在空中追踪着它的飞行轨迹,跟着它偏离了原定路线,折向东方。

    时间流逝,太阳逐渐西沉,它却一直在翱翔,丝毫没有降落的迹象,令张子安对自己的判断也产生了动摇。

    这画风不对啊,那家伙……莫非也是一架无人机?

    或者是海市蜃楼?

    中间有几次,他们因为要绕沙丘,已经令它从视野中脱离,若不是无人机的视野更远,可能真的会跟丢。

    而且随着光线黯淡,肉眼想捕捉到那个黑点已经越来越困难。

    就在太阳接近地平线,张子安已经开始怀疑人生的时候,那个黑点突然开始下降了——下降的角度比较平滑,加上光线不好,所以他一开始没有发现。

    “看那边!有反光!”

    弗拉基米尔跳到了车顶上,视野比他更远,眼睛被地平线上一道闪亮的反光晃了一下。

    沙漠中远处的反光,一般来说要么是岩石、戈壁,要么是……湖泊。

    张子安和精灵们全都激动起来。

    如果真有一片湖,哪怕只是小小的一汪泉眼,也能彻底解决饮水的问题。

    这片区域在地图上是空白,并未显示有绿洲的存在,纳巴里也没提到过,也许是新涌出地面的泉眼形成的绿洲。

    无人机的电池快没电了,但是在降落前的最后一瞥之中,传来的影像里确实出现一大片疑似树林的黑影,以及夕阳下波光粼粼的闪光。

    张子安停车,先把无人机收回车里,然后跟精灵们商量道:“既然找到了绿洲,咱们不如就在这里扎营,等明天天亮了再过去不迟。”

    他现在心里有底,反而不着急了,更多的是担心绿洲附近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因为沙漠绿洲如果没有成为人类的聚集地,就会成为动物的聚集地,比如刚才那只疑似猛禽的鸟类,说不定还有蛇,以及其他危险动物。

    车里剩下的水再撑上两三天不成问题,没必要非得今天晚上抵达绿洲不可。

    精灵们都是艺高人胆大,对此不以为然,但还是决定在这里歇一晚。

    所谓扎营,连帐篷和充气防潮垫都没了,也没啥可扎的,随便活动了一下因久坐而僵硬的身体,看了会儿手机里预先保存的电影,就在驾驶座上合衣而睡。

    至少今天晚上,水是随便喝的,但盛水的容器一个也不能丢。

    睡得早,第二天也醒得早。

    天刚蒙蒙亮,他和精灵们就全醒来了。

    无人机的电量用完了,他干脆站到了车顶上,举起望远镜迎着朝阳眺望。

    其实昨天夜里,他还做噩梦惊醒一次,梦到这座绿洲其实是海市蜃楼,连一滴水都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绝望令他浑身冒着冷汗醒过来。

    他很担心噩梦会成真。

    还好,清晰映入眼帘的景象表明,那只是梦而已。

    一片面积不算很大,但是生机盎然的绿洲出现在望远镜的视野里。

    高大的棕榈树、低矮的灌木丛、偶尔惊起的飞鸟,还有那片碧蓝色的湖面,都是沙漠中的人们最渴望见到的,美好得如梦境一样。

    但这绝非做梦,没有哪种海市蜃楼能持续一整夜的。

    “嘎嘎!不知道这片绿洲里有没有新鲜的果子吃,本大爷好几天没吃新鲜蔬菜和水果了,连牙龈都肿痛了!”理查德装模作样地叫道。

    “首先你得有牙,才能有牙龈,而且你最好小心别被猛禽当成新鲜小鸟吃了。”

    张子安今天心情好,跟它胡乱调侃几句。

    一想到秃鹫和猎鹰这种猛禽,理查德还真有些被吓到了,匆忙躲回车里,说道:“嘎嘎!本大爷当然不能屈尊纡贵去亲自摘果子,否则还要你这个白痴有什么用?”

    简单收拾了一下,吃完早饭后,他开车向绿洲前进。

    考虑到绿洲可能会有蚊子,他顺便还把防蚊水准备出来了,虽然感觉不如凊凉油有用。

    没有走太久,他们就来到绿洲边缘,连这里的空气都比别处更加湿润。

    不等车完全停稳,他和精灵们就全都迫不及待地跳下车,狂奔到湖边,掬起一捧水泼在脸上、泼在头上、泼在身上。

    好久没有享受到这样的畅快了。

    他知道这种行为很冒失,但实在顾不上很多了,只有在沙漠中经历过干渴的人才能体会到他此时的心情。

    嗯……这种小湖,湖里应该没有鳄鱼吧?

    他突然浑身痒痒得不行,想洗个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