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87章 生与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如果说抵达石门之前,菲娜心里还保留着万分之一的希望,那么其实当它站在石门边看到国王墓室内隐约透出荧光棒的光芒时,连这万分之一的希望都消失了。

    因为理查德肯定在刚才飞进过墓室,如果里面有个两千年的古代人——活人,它绝不可能这么安静,恐怕会聒噪得整个金字塔都能听得见。

    所以菲娜是万念俱灰地走进墓室的。

    不出所料,面积并不算大的墓室内空空如也,虽然堆积了耀眼生花的无数珍宝,却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沉寂一如以往的两千年。

    一具看着就很沉重的石棺将墓室分隔为东西两块区域,比例大约是1:5,西侧宽大,用为堆放随葬品,东侧靠里面,比较狭窄。

    菲娜从随葬品之间走过,这里的随葬品种类与墓道里的不同,黄金与珠宝的数量大大减少,品质更加精湛,增加了很多大大小小的陶罐,有的陶罐已经在震动中倾倒碎裂,洒出已经变成黑色硬块的面包以及腐烂变质难以辨认的谷物。

    古埃及人认为人类的灵魂是由“卡”和“巴”组成的。

    “卡”是生命的能量。当人死后,“卡”会留在陵墓里,依靠供奉的食物维持自己的存在,这就是墓室里为何有很多盛放食物的陶罐的原因。

    “巴”是人类的个性,类似于现代意义上的灵魂。“巴”被赋予了人首鸟身的形象,拥有离开身体自由行动的能力和形态变化的能力。当人死后,“巴”会在白天离开陵墓,夜晚时会回到木乃伊内与身体结合。

    石门外的最后一句祷词——我们会以诸多形式回归,所谓的“诸多形式”,就是指以“巴”的形式在死后继续前行。

    菲娜抬头盯着墓室南北墙上的“通风道”。

    现在是白天中午,如果她的“巴”真的存在,可能已经从通风道里飞出金字塔了,也许那天它在贝斯特神庙废墟里听到的声音,就是她的“巴”在向它耳语吧。

    但是无论如何,她的“巴”一定会在夜里回归此处,展开双翼顺着“通风道”飞进来。

    想到这里,菲娜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

    看到它在这里,她的“巴”会很高兴吧?

    菲娜跳上了石棺,注意到紧挨石棺的东侧地板上放着一双红色的便鞋,样式类似于现代的人字拖,仿佛法老会随时推开棺盖坐起来,蹬上便鞋走出陵墓。

    法老的便鞋在古埃及拥有很高的地位,象征着法老将敌人踩在脚下,所以这双便鞋异常精美,绣着精细复杂的图案。

    菲娜跳到鞋旁,仔细看了一眼就认出来,这正是她的便鞋。

    它爪子的肉垫感受到接二连三的小震动穿透地板传上来,这是地底的岩石和矿脉陆续碎裂折断引起的震动。

    金字塔还能撑多久呢?大概撑不到晚上吧。

    明知如此,菲娜还是趴了下来,甚至闭上了眼睛,纷乱的思绪一下子排空了,心情前所未有的澄澈。

    好累,就这样休息吧!

    “你并未死去,只是活着离开。”它喃喃念道,这是古埃及葬礼时生者对死者的承诺。

    就在这时。

    石门外。

    星海听到了某种动静,转过头,看见了她。

    她笑着向它挥手,而它也抬起一只前爪向她挥爪回应。

    这是她与它的首次相见,彼此间的神情却像是认识多年的亲密好友。

    她指了指墓室,比划着口型,意思是:菲娜已经在里面了?

    星海点头。

    她挥手,比划口型,无声地说道:拜拜!星海!下次再见!

    星海也无声地回应拜拜,轻快地跑开。

    嗯?

    菲娜的耳朵似乎捕捉到某种声音,非常细微,像是空气流动带起的轻风,若非处于绝对的安静下,它也听不到这么细微的声音。

    怎么回事?

    金字塔这么快就出现裂痕了?

    菲娜的心又有些乱了,如果金字塔根本撑不到晚上,那等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就算她的“巴”回来,可能也找不到进塔的路了。

    等等!

    它的耳朵猛然扯动,不对!

    为什么有脚步声?

    这是人类的脚步声!

    是张子安?那个傻瓜……

    不对!他的脚步声远比这沉重有力,而且不像是他穿的沙漠靴踩在地上的声音。

    难道……是她?

    她真的复活了?

    菲娜一下子睁开眼睛,但是它身在墓室东侧,石棺挡往了西侧墓室入口那边的视野。

    “菲娜!先不要动!我没有多少时间!”

    有人在叫它的名字,不是臆想,不是幻听,是实实在在的声音,甚至还带着稍许回音。

    菲娜先是几乎要涌破胸腔的狂喜,然后迅速凝结成冰。

    因为,这不是她的声音。

    因为,她不会说中文。

    这个声音清脆悦耳,但比她年轻很多,是属于少女的声音。

    它很确定,记忆中并不存在这个声音。

    “你是谁?”它厉啸道,“为什么知道本宫的名字?谁允许你进来的!”

    “我来自很远的地方,特意来告诉你一件事。”那个声音语速快而清晰,还带着一丝俏皮,“你的愿望会实现的,但——不是此时,不在这里。”

    菲娜跳起来,跃上石棺,凶狠地凝视着石门,想看看是谁如此胆大包天在这种时候闯入她的墓室。

    它看到了,石门外站着一个人,但石门太低矮,只能看到那人的腿,是一双很苗条的腿,穿着现代人的短裙和短靴。

    但是那人的上半身和脸,从它的角度完全看不到。

    “拜拜!菲娜!我很想你!”

    一只白皙的手向它挥了挥,那人迈步离开石门,像是要沿着大走廊离开金字塔。

    “别想就这么跑掉!”

    菲娜冷哼一声,快被气炸了,这明显是把它当傻瓜一样耍!

    如果就让她这么走掉,那它还有何面目以神国的守护者自居?

    它飞快地从石门蹿出去,距离她说拜拜绝对不超过2秒。

    石门外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地板的灰尘上,印着一对人类女性的鞋印,鞋长大约37码左右。

    鞋印有且只有一对。

    这对鞋印告诉它,刚才那一幕并非幻觉或者梦境。

    那人,像是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