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86章 不同的等待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李皮特等人撤离金字塔时,菲娜听到了他们的讲话,知道他们打算等烟尘落定,然后在外面重新集结,做好充足准备之后再进入。

    这次凭着梅列特斯格尔的狰狞石像和天时地利将他们击退,下次恐怕就不那么轻松了,很可能将会是一场浴血死战。

    所以,菲娜打算利用中间的喘息之机,去国王墓室看个究竟,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至少要不留遗憾。

    李皮特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洞外的同时,它就转身奔向更加浓重的黑暗,冲入倾斜向上的斜坡,这条路连接着大走廊,是通往国王墓室的必经之路。

    它要速去速回,即使李皮特他们短时间内杀了个回马枪,希望老茶能在洞口拖延一些时间。

    可惜又可笑的是,人算不如天算,李皮特他们此次进入沙漠做好了一切周详的准备,却没有料到魔鬼之海的地下是一片被挖空的矿洞。

    当菲娜感觉到大地剧烈震颤,连金字塔都在簌簌摇晃的时候,它猜到预想中的浴血死战大概是不会到来了。

    它放慢脚步,既然这样就没必要着急了。

    不同于大金字塔那徒具其表的大走廊,除了大之外就乏善可陈,这条大走廊的两侧同样放置着成对的动物神石像,两两之间彼此肃然对视。

    挑高十几米的天花板上,雕刻着繁复的星辰,星辰可能是用宝石镶嵌的,星辰之间以金线连接,闪闪发光。

    石像间杂乱地堆放着不可计数的黄金与珠宝,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要高于王后墓室,即使因两千年的岁月而蒙上尘土,也无法完全掩盖它们的璀璨。

    能看得如此清晰,菲娜也很惊讶,它本来已经做好了摸黑前行的准备,但是大走廊里每隔数米就扔着一根发光的荧光棒,黄绿红蓝粉,五颜六色,把原本沉闷压抑的墓道点缀得像是圣诞夜跳楼大甩卖的商店橱窗,着实是令它……哭笑不得。

    地上有荧光棒,却没有明显的脚印,这种踏灰无痕的功力即使老茶都做不到,证明荧光棒是从空中被丢下的。

    轰隆!

    塔外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紧接着塔身猛地一晃,头顶上的灰尘扑簌而下,大走廊里的成对石像都随着这一晃而从原位上滑动了少许。

    菲娜本能地调整身体重心,躲开了向它滑来的一尊石像,却懒得抖掉落在头上的灰,反正身上也全是灰。

    几百万吨重的金字塔,一旦晃了第一下,就很难再保持稳定了,因为塔基发生了倾斜,倾斜就意味着肯定有一侧的地基受到了成倍的重压。

    塔下不是泥土,而是貌似坚固实则脆弱的岩石和矿脉,承压能力不及泥土,泥土在重压下只会被压得更紧实而不会断裂。

    她会复活吗?会活着出现在自己面前吗?就像神谕所预示的那样。

    菲娜清楚这种事恐怕连万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但既然神谕给了它希望,它就要亲眼看看才能罢休。

    毕竟……

    它的视线逐一扫过五颜六色的荧光棒。

    毕竟它身边有一只曾经死过一次的鸟也复活了。

    然而……金字塔的情况不妙,如果她真的复活了,岂不是马上又要再死一次?

    它满脑子都在想着她的生与死的问题,都快爆炸了,但此时又突然想起张子安,那个愚蠢的凡人不会傻乎乎地跟进来找它吧?

    菲娜敢于不急不忙地冒险深入,因为它知道自己是猫,即使爆破出来的洞口先沉入地下,它也有相当的把握从南侧外墙上的通风道逃离。

    那个笨拙的凡人可没这个本事,应该不至于蠢到心里没啥数就跟进来吧。

    但是,他蠢起来的时候,那真是叹为观止的无可救药,所以还真不一定说得准……

    它的脑海里思绪纷乱,否则以平时机警敏感的它,肯定会发现身后稍远的地方还跟着星海。

    星海没有靠近,一直保持着半条通道的距离,在因为震动而位移的石像间躲躲藏藏,黑白双色的毛发倒成了不错的保护色。它的视线越过菲娜,投向更远更黑暗的大走廊尽头,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菲娜胡乱猜测的时候,星海已经知道将会发生什么,那是跟菲娜任何一种猜测都不同的事件走向,哪怕是最疯狂的猜测。

    历史不会记载那个瞬间,很多很多年之后,人们才会知道那可能是历史长河中最重要的节点之一。

    星海像是听到什么声音一样回过头,银灰色的眼眸盯着红色花岗岩巨石堆垒的石壁,虽然巨石之间的缝隙连一根针都插不进去,但它的视线已经笔直地穿过巨石与黑暗,看到张子安和飞玛斯正在跌跌撞撞地跑向金字塔。

    时间似乎正好。

    菲娜脑中胡思乱想,脚下丝毫未停,很快来到大走廊的尽头,前方有一个不大的石门,里面就是国王墓室。

    石门——姑且称为石门吧,其实只是石壁的一处开口,为了能把法老的棺材拖进墓室,所以非常低矮,正常成年人都要低头甚至猫腰才能过去。

    它抬头看向石门上方,那里以古埃及象形文字刻了三行字。

    “死亡只不过是通往新生的一道大门。”

    “我们今日在世,我们必将重生。”

    “我们会以诸多形式回归。”

    菲娜喃喃念出了这三句话,同时也是古埃及复活仪式的祷词,其中充满了人类对于死亡的抗拒和对于永生的渴望。

    刻下这三句祷词的人,也未必真的相信法老会复活,因为古埃及漫长的数千年历史里,没有任何一位伟大的法老曾经活着走出过金字塔。

    菲娜微叹一声,拖着沉重而疲惫的步伐走进国王墓室,准备直面残酷的真相。

    它必须要进去看一眼,否则就要被纷乱的思绪逼疯了。

    菲娜进入墓室不久,星海也走到石门旁边,但它没有跟着走进墓室,而是在石门旁边蹲坐下来,静静地等待。

    它在等人,这是它宁愿忍受狭窄黑暗的通风道也要进入金字塔的原因。

    正如菲娜有想见的人,它也有想见的人。

    而那个人,片刻之后将于这里出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