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78章 死里逃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当习惯了黑暗之后,哪怕一点点儿光明都弥足珍贵。

    理查德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呆呆地注视着那根黄色的荧光棒从它眼前翻滚掠过,心中突然被宛如新生般的平静喜乐所填满。

    它暗暗下定决心,从此以后要当一只高尚的鸟,一只纯粹的鸟,一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鸟……

    眼前一花,一道黑影紧随着荧光棒落下。

    星海嘴巴一松,成捆的荧光棒落在地上,“喵呜~星海来啦!”

    老茶和菲娜的注意力却全被金碧辉煌的墓室吸引。

    与大金字塔那光秃秃几乎空无一物的墓室截然不同,这个墓室里堆放着大量随葬器物,描金的木柜上随意摆着用黄金和宝石制成的手环、头饰、项链等饰品,仿佛那是不值钱的儿童过家家用的玩具;各种大小和形状的陶制器皿东倒西歪,堆得满满的,几乎无处落脚;以动物神为主题的黄金制品琳琅满目,工艺精湛,用料奢华,令汗·哈利利市场里贩卖的那些劣等仿制品相形见拙。

    但是,这些东西堆放得都很杂乱,像是被人很匆忙地带进来,胡乱扔进墓室就离开了。

    一侧的墙壁下,放着两条用整根的雪松中间挖空并涂以金漆和彩绘的小艇,艇身没有任何一条接缝或者卯隼,如果拿出去随时可以泛舟湖上。当然,可供泛舟的那个湖,现在早已干涸。

    墙壁附近的地板上有一些带颜色的粉末,可能墙壁上原来有壁画,随着通风道被打开而风化了,只剩下一些斑驳的残痕,证明那里曾经有过绚丽的壁画。

    虽然壁画的风化很遗憾,但若通风道没有提前半个多世纪被打开,它们进来也会很快憋死。

    最重要的,是处于墓室中心的石棺。

    石棺是敞开的,沉重的棺盖靠在一边。

    菲娜看到这种情况,就猜到棺中八成是空的。

    尽管如此,也存在二成的不确定因素。

    它深吸一口气,跳上石棺的边缘,看向棺内。

    不出所料,果然是空的。

    也难怪,她一生曾经嫁过三个男人,这三个男人的死亡时间都早于她,石棺里放谁呢?更何况,其中一个是她憎恨的兄弟,另外两个的尸体处理方式又不受她控制。空着就是最好的选项了。

    它迫不及待地想去另一个墓室,因为它想知道,在锡瓦神谕殿前目睹的神谕到底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它就能见到活着的她。

    如果不是真的……那一定是因为张子安的乌鸦嘴!

    它想去,但又害怕……就像是高考后的学生知道分数揭晓的那一刻,想查却不敢去查,因为害怕知道残酷的真相,不去查反而会留有美好的幻想。

    但是它是不朽神国的守护者,怎么可能被害怕击倒?怎么能因为恐惧而逃避真相?

    菲娜的眼神变得坚定,迈步向墓室的出口走去。

    “喵呜~等一下!”

    星海小跑着拦到它面前。

    “干什么?”

    菲娜很不高兴,因为它好不容易才坚定了意志,不想因为其他因素而变得动摇。

    “太早了,还不到时候。”星海认真地说道。

    菲娜愣了一下,“什么太早了?”

    “没什么~那些人要从北侧进来了哦,你不去想办法阻止他们吗?”

    星海却没有正面回答。

    是啊,菲娜被提醒了,它光想着神谕的事,倒把这件更紧急的事给忘到脑后了——李皮特他们随时可能破墙而入,如果让他们进到她的墓室,进行那什么吸纳宇宙纯净能量的鬼仪式,那无异于是对她的亵渎!

    星海用前爪抽出一根荧光棒拨到它脚下,“喵呜~你需要这个。”

    菲娜确实需要,因为一旦离开这间墓室,又将是漆黑一片。

    但是,怎么带在身上呢?

    用嘴叼着还是用爪子夹着?

    无论哪种都不适合即将到来的战斗。

    它在墓室里扫了一眼,如果能找到以前它佩戴的荷鲁斯之眼颈饰就好了,就是猫神雕像脖子上雕刻的那个,但这间墓室里的黄金饰物都是给人戴的,尺寸跟它不符。

    最后,它的视线落在理查德的身上。

    理查德也不躺在地上挺尸了,它好奇地用鸟爪拨弄着形形色色的黄金首饰,感慨道:“嘎嘎!如果是张子安那个白痴看到这些,可能要当场心脏病发作吧!”

    突然,它后背一凉,好像是被猛兽盯上的感觉。

    理查德战战兢兢地回头,看到近在咫尺的菲娜,“陛……陛下,您……您肚子饿了?”

    它的脑子大概是刚才磕傻了,竟然把心里想的话问出来了,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果然,菲娜探出一只猫爪把它拎起来,离嘴越来越近。

    “陛……陛下,小的一点儿也不好吃!骨头多、肉很柴、鸟喙嚼不动、羽毛还可能扎到您的嗓子,而且……而且……我今天还没大便,又脏又臭,肯定会倒您的胃口……”理查德吓得魂飞天外,以为这次自己必死无疑了。

    “老茶,咱们平时关系不错吧?星海,那个,我也可以跟你玩捉迷藏……你们快帮帮我,我不想变成猫屎啊啊啊啊啊啊啊!”它绝望地大叫。

    菲娜冷冷地一瞪眼,“你在胡说些什么?把这根荧光棒叼在嘴里,然后跟着本宫一起走。”

    “嘎?”

    理查德呆住了,“不是要吃小的?”

    菲娜不耐烦地把荧光棒往它嘴里一塞,“让你叼着就叼着,哪来那么多废话!”

    “嘎呜呜呜!”

    理查德劫后余生,不敢松开嘴,拼命地点头哈腰,谢菲娜的不吃之恩。

    菲娜转身向墓室的出口走去,理查德扑腾着翅膀紧随其后。

    老茶提鼻子闻了闻,“咦,这是什么怪味?”

    它很快找到气味的来源——理查德刚才躺着的地方,居然留下一坨黄绿白相间的鸟粪,不是被吓得失禁,就是被压挤出来的。

    老茶很无语,它不愿跟这腌臜之物为伍,对星海说道:“星海,你与老朽也一同前去吧,彼此之间有个照应。”

    星海点头,从地上又叼起那捆荧光棒,跟老茶一起离开墓室。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