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72章 绕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一件美轮美奂的伟大艺术品正在眼前崩坏,这是人类社会的巨大损失,无论是张子安还是精灵们都无法坐视。

    越大的东西,死亡的时候越有震撼力,比如鲸落,而金色金字塔的死亡比鲸落还要震撼十倍百倍。

    张子安重新发动汽车,盘算着要如何阻止李皮特等人,但对方人多势众,有炸药,可能还持有武器,讲道理恐怕是行不通的,动武的话,他一个人恐怕也不是对手,只能借助于精灵们的力量了。

    老茶拍拍他的肩膀,建议道:“子安,吾等不宜直接现身于对方面前,若言语不合,极易发生冲突,那时吾等必将进退维谷。”

    张子安也想到了这点,无论是谈判还是动武,都不能直接把自己的所有底牌暴露在对方面前。

    于是,他稍微绕了个弯,没有朝着那金光闪闪的尖顶直行,而是以新月型的弧线前进,打算绕到金字塔的后侧,打李皮特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他们是由北向南进入的魔鬼之海,李皮特他们开工的位置也位于金字塔的北侧,因为作为参考的大金字塔的盗洞入口也位于北侧,所以他们依样画葫芦,在北侧开炸,赌一赌金色金字塔与大金字塔的内部结构相同。

    张子安从蜂窝状的沙丘间悄悄绕到了金色金字塔的南侧。

    南侧的金字外壳受爆炸的影响较小,虽然出现了数道细密的龟裂,但尚未垮塌,足见当时工艺的精湛。

    这里平均年降雨量为零,对建筑威胁最大的雨雪基本不存在。若一直无人打扰,恐怕几千年后,金色金字塔依然会安然无恙地屹立在此。

    “停车!前面有情况!”

    飞玛斯戴着军用防风护目镜,具备过滤紫外线的功能,视力在阳光下也能保持得较好。它一路上从后座敞开的车窗里探出头,一直留神观察四周。

    张子安要留神车前的路面,防止车再次开进坑里,无暇顾及更远处的情况,而其他精灵的视力在强光下都有不同程度的受限。

    他本能地踩住刹车,紧张地问道:“怎么了?”

    “你看那边,那是什么东西?”飞玛斯盯着侧前方说道。

    现在他们已经知道,蜂窝状的连绵沙丘其实是古代挖矿时堆积的沙石,可能也包括建造金字塔时打磨下来的边角料。

    围着金字塔有一圈空地,大约二十米宽,没有沙丘的存在。

    飞玛斯率先看到,空地上有几块高高隆起,像是黄沙半埋着什么东西。

    张子安拿起望远镜,令他意外的是,那居然是几辆车……不,与其说是车,倒不如说是几堆废铜烂铁。

    那是几辆差不多黄沙彻底掩埋的VW82桶车,还有一辆军用卡车,清一色的沙漠迷彩涂装,车门上画着黑色的铁十字。

    看到这醒目的标志,他马上想起那具德国国防军非洲军团的白骨。

    显然,早在上世纪中期,就曾经一支未载入史册的军队秘密拜访过这里,但遗弃在这里的车辆……可能意味着没有人能够活着回去。

    这些军人的装备跟现代探险队没法比,但顽强的意志力足以补足这个缺点,特别是这些应该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部队。

    他们遭遇了什么意外情况?

    张子安觉得有必要一下,把车开得近一些,然后停下。

    “小心些。”老茶提醒道,“可能有护墓的陷阱之属。”

    张子安觉得有陷阱的可能性不大,什么样的陷阱能历经两千年的岁月还保持良好状态?又不是什么盗墓小说,绵延千里的沙漠就是最好的陷阱。

    不过他还是出于谨慎,从车顶行李架取下铝合金支架,组装起来形成一根长棍,用来探路——他不担心有陷阱,但上次的流沙实在令他心有余悸。

    反复戳戳点点之后,他才敢小心地前进。

    “嘎嘎!瞧你小子那怂样儿!”

    理查德仗着早晨还不太热,扑腾着翅膀飞出来,落到一辆VW82的车顶上搔首弄姿。

    其他车都在沙子里埋得太深,只露出车顶,想挖出来倒也可以,但太费时间,只有这辆车可能是停放位置的原因,风沙都被旁边的卡车挡住了,还能露出一侧的车门。

    平安无事地接近之后,车窗肯定是模糊一片,张子安试着拉了拉车门,没锁,费了些力气就拉开了。

    一具穿着军服的干尸翻滚着落出来,脸朝下栽在沙地上。

    “嘎!有死人!”理查德受惊地飞起来,“吓得本大爷的小心肝噗通噗通的!”

    “你小声点儿!”张子安警告地瞪着它,“生怕别人把你当哑巴?”

    金色金字塔的底端边长大约一百来米,占地面积只有大金字塔的四分之一左右,也就是说,隔着一百多米的地方,就是李皮特他们。

    虽然有金字塔的阻隔,声音很难绕过去,而且李皮特他们肯定正在加紧施工,清理炸出来的碎石,噪音很大,大概不会想到张子安绕到了另一侧,但还是要谨慎一些。

    理查德悻悻地闭上嘴。

    张子安忍着恶心,尽量不去看干尸暴露在军服之外的皮肤,粗略检查了一下,没发现军服上有破洞,也就意味着这人不是死于外伤。

    沙漠里的死法太多,想准确查出这人的死因,肯定要有大动作,比如验尸,但张子安既没那技术也没那时间,只当这人是病死的吧。

    当然,他的脑海里不由地想起所谓的“金字塔的诅咒”,但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而且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想了也没用,说出来更会影响军心,还会被弗拉基米尔鄙视。

    他担心这人是中毒死的,或者身上残留有病菌,没敢直接触碰,而是把支架拆下一小截,在干尸身上敲敲打打,看能不能找到证件或者文件之类的,这有助于得知这支军队来此的准确目的。

    敲到腰间的时候,铝合金支架发出一声金属碰撞的脆响。

    他用支架小心地撩起干尸上衣军服的下摆,赫然发现一支插在枪套里的手枪。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