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69章 夜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目送科考队的车灯消失,张子安冲精灵们一挥手,“咱们也上车出发。”

    “为什么废话那么多?叽叽歪歪说个不停!你是不是故意跟本宫作对?”菲娜气急败坏地咆哮。

    “喵喵喵!陛下!他就故意的!要杀要剐?奴家代劳!”雪狮子总算逮到机会了,在旁边幸灾乐祸地叫道。

    “稍安勿躁,情况没你想象得那么严重。”

    张子安从驾驶座上拎起睡得天昏地暗的理查德扔到后面去,等精灵们都上了车,他系上安全带发动汽车。

    “情况还不严重?都两声爆炸了,你要多严重才算严重?”

    他轻描淡写的态度令菲娜更加怒不可遏。

    张子安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一开始我也以为李皮特他们得逞了,但听到第二声爆炸,我反而放心了。”

    “为什么?”菲娜咬牙问道。

    他的话成功地吊起它的胃口,但如果他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说法,它就要让他为自己的信口开河付出代价。

    在沙漠里开夜车很危险,特别是在这么复杂的环境下,张子安紧盯着前方的道路,有条不紊地分析道:“咱们去参观过金字塔,而且你比我更清楚,金字塔是由巨石垒成的,很结实,不是那么轻易就能炸开的。再说,我认为李皮特就算再神勇广大,也不太可能搞到高性能的军用炸药,他携带的大概是稍好一些的土制炸药原料,然后现场调配——用土制炸药想炸开金字塔的巨石,绝非一下两下就能搞定的。”

    垒成金字塔的巨型花岗岩太厚太结实,没有现代爆破和切割工具,仅凭土制炸药,破墙而入的效率很低。

    张子安已经想象出李皮特他们此时的行动。

    按照他的推断,李皮特肯定是通过对大金字塔的参观实地了解到金字塔的构造,大金字塔的盗洞位置也成为重要参考,很可能是依样画葫芦地选择了差不多的位置。

    在选定好的巨石上安置炸药,起爆,然后把炸出来的碎石用人工清理掉,以便进一步向内爆破,依此循环。

    随着爆炸的深入,每炸一次,都要仔细检查顶壁和墙壁的牢靠程度,防止突然坍塌把他们埋在里面,如有必要还要用木材或者支架进行加固。

    这些细致而复杂的工作都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完成的。

    “如果我猜的没错,接下来还会有第三声、第四声甚至更多声爆炸,就算他们彻夜干活,在天亮时也未必能炸出一条可供出入的通道,咱们现在赶去,应该还来得及。”他总结道。

    “你敢确定吗?”菲娜追问道。

    张子安无奈,“我有很大的把握,但除非亲眼看到,否则谁能百分百确定呢?”

    “啧!整天口花花的臭男人!”雪狮子失望地咂舌。

    菲娜总算稍微冷静下来,因为它承认他说的有一定道理,而它自认为一向是很讲道理的猫。

    由于地处偏远,她的金字塔肯定不如大金字塔那么庞大,石材也不会有那么厚重,但依然十分坚固,因为建造工艺比大金字塔更先进,毕竟大金字塔的建造年代是公元前2500多年。

    它只能自我安慰,既然已经挨炸了,炸一下也是炸,炸两下也是炸,就算现在飞过去,外观的损毁也已成定局,只要她的石棺没被损毁就是万幸了。如果能及时赶到,还来得及把他们驱逐出去,然后想办法再把炸出的通道封上——最简单的办法是再炸一次,把通道的顶壁炸塌。

    在密集的、蜂巢般的沙丘间开车绕来绕去,特别是黑灯瞎火的夜间,很容易绕晕头而迷失方向。

    李皮特他们早上驶过的车辙印已经很难辨认了,张子安不得不频繁停车,让飞玛斯通过嗅觉来寻找他们的行进路线,因为遵循他们的路线比较安全。

    果然,开了大约一个小时,第三道爆炸声隆隆而至。

    可能是离得近的缘故,带来的震感也比之前更强。

    一路上,车灯经常照到包括沙猫在内的某些小动物受惊而四散逃窜,它们并不是因为车灯而受惊,而是因为爆炸伴随的高频噪音和震动而受惊。

    每一声爆炸都像重锤般砸在菲娜的心上,它心急如焚,恨不得一步就抵达目的地,然后用利爪狠狠地教训李皮特他们。

    “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它不断地催促。

    张子安已经开得很快了,实在不敢再快。

    “陛下息怒,欲速则不达!”老茶劝道,“车速如此之快,万一马失前蹄反倒糟糕。”

    “怎么会?这里的地面比外面的沙漠平整又结实……”

    菲娜话音未落,汽车突然猛地一震。

    老茶、菲娜和弗拉基米尔反应快、动作敏捷,在颤动发生的瞬间就已经用爪子缠绕住安全带稳住身体,菲娜还有余力拉住雪狮子。

    星海被震飞,轻灵地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头下脚上地用四肢在车顶一蹬,重新落回座位上。

    飞玛斯则是规规矩矩地用安全带勒在胸前,没受影响。

    倒霉的是理查德,它虽然已经被吵醒了,但眼前一抹黑,什么都看不清,嘎地一声脑袋就撞到了车顶,落下来后大头上又多了个小头……

    “嘎!怎么回事?你这白痴会不会开车的?本大爷已经受够了!”理查德痛苦地用翅膀捂住脑袋发牢骚。

    刚才这一下剧震很厉害,张子安担心震坏了底盘或者悬挂,赶紧停车下来查看。

    他拿着手电把头探到车下简单地看了下,底盘和悬挂似乎没有大碍,毕竟地面是沙子不是柏油路,磕一下不算致命。

    刚才他确实是大意了,因为这一段路的车辙印比较明显,他一直循着车辙印往前开,精神有些松懈。

    他站起来,拿手电照向刚才驶过的路。

    数道深深的车辙印交叠地浮现在沙面上,其中也有他刚才轧出来的印,其他的都是李皮特他们留下的。

    一个略微凹陷的沙坑躺在车辙印之间,由于沙坑内外都是同样的颜色,他之前没有注意到,就这么轧了上去。

    但这里怎么会有沙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