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65章 夙愿得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纳巴里眯缝着眼睛,他的视力不及盛年,但依然比普通人强得多。

    他不认识这种野猫的名字,但它们与记忆中的形象完全重合,并且补足了记忆中模糊的那部分。

    这时,不苟言笑的他,嘴角突然露出微笑,心境变得澄澈而轻松,放下了一切责任与重担,甚至感觉自己前所未有地被真神所眷顾。

    他的人生几近圆满,只要把其他人安全地带出沙漠,就真正圆满了。

    卫康的心情则与纳巴里不同,他激动得甚至担心自己会不会心脏病突发。

    他架好三脚架,不停地按动静音快门,虽然由于光线昏暗而导致糊片率很高,但每一张都是无比珍贵的素材。

    这是原始埃及猫吗?

    他不清楚,也不敢肯定——到底何谓原始埃及猫呢?并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

    人类开始有意识地定向繁育家猫,产生人们希望的毛色与体型,至今不超过200年,而早在千百年前,人类就开始有目的性地繁育狗了。

    他想找的是,在家猫演化史上具有过渡性质的猫种,他认为这样的猫种最可能存在于埃及。

    就如耳廓狐是最小的犬科动物一样,沙猫是最小的猫科动物之一,可能在沙漠里的哺乳动物只能尽力缩小自己的体型才能活下去。

    沙猫是家猫血缘非常近的近亲,已知有四个亚种,其中的巴基斯坦亚种在几十年前就已灭绝了,而其中的北非亚种,人们以前一直认为只存在于埃及东南部的一小片区域中,而卫康此时却在埃及西边与利比亚的交界处发现了新的亚种。

    这里深处撒哈拉大沙漠之中,离锡瓦绿洲和库夫拉绿洲都有很远的距离,再加上此地在多年前应该是一片未载于史册和传说的绿洲,有理由相信,这些沙猫早在千百年前就已经生活在这里,在漫长的岁月中一直与世隔绝,就像孤悬海外的澳大利亚一样,最大程度保留了物种的独立性。

    说这些沙猫是活化石可能些夸张,但它们确实是相当原始的物种。

    跟其他种类的沙猫相似的是,它们的耳朵很大,比寻常家猫要大,外形上没有耳廓狐的耳朵大得那么夸张,但内部构造已经与寻常家猫产生了区别,听力极为发达。

    它们脸既不是尖的也不是圆润的,毛发令它们的下巴看上去像是碗的纵截面,近似于倒梯形,身上分布着很浅的鲭鱼纹,浅到几乎在夜色中很难辨认的程度,只有两只前肢上各有较为显眼的两圈黑环。

    卫康的动作虽然很轻,但架设三角架和安装相机难免会发出声音,他认为这几只听觉灵敏的沙猫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存在,但不知为何却没有选择逃跑。

    是了,肯定是因为菲娜的存在。

    卫康既欣慰又担心地看着菲娜,幸亏这次来埃及带上了它,否则肯定是空手而归,同时他也企盼菲娜不要与沙猫们产生肢体接触,否则可能会感染病菌,因为这些沙猫长期生活在这里,体内已经产生抗体,菲娜却没有。

    他并不知道,菲娜以前也生活在这里。

    安置红外相机的位置有很多低矮的枯树残枝,这些沙猫对攀爬没什么兴趣,即使在嬉闹中蹿到树上,也只是抱住树干不动,随即松开爪子跳下来,它们似乎不会爬树,至少不擅长爬树。

    相反的,卫康发现它们并不在单纯的嬉闹,而是一边打闹一边刨沙子,偶尔从沙子里翻出某种小动物吃下去,甚至为了找食物而刨出一个浅洞钻进去,然后又满头沙子地钻出来,嘴里叼着一只扭动的沙丘壁虎,随便嚼了几下就咽下去。

    不擅长爬树,却擅长挖沙子的猫。

    为了隔绝行走在沙子上的高温,它们爪子肉垫上生有厚厚的毛,利爪不能像其他猫一样缩回去,时刻露出在外面,可能就是为了挖沙子。

    理论上,沙猫分布广泛,横跨亚非大陆,但实际上人们已经几年没有在野外见到活着的沙猫了,对这种罕见动物的种群数量几乎一无所知,更没有科学家专门研究过沙猫,对它们的群体行为和习性的相关研究基本为零——并非是科学家们不努力,而是真的找不到野生沙猫,连沙猫的照片都是反复使用几张多年前拍摄到的老照片。

    卫康没有去想此次发现所带来的名望与荣誉,他专注于用眼睛和相机记录它们的一举一动,因为谁也不知道它们何时就会眼前消失。

    他只有一个小小的遗憾,如果刚才把学生们叫醒就好了,让他们也亲眼看看这些罕见的生物。

    他没有想过捕捉它们并把它们带回国,因为沙猫会钻沙子的习性令它们的呼吸系统构造有别于普通家猫,它们适应不了沙漠之外的空气,轻微的感冒就能要了它们的命。

    它们就应该生活在这里,不受其他人打扰地生存下去。

    因此,他在相机的设置中关闭了照片的GPS信息,否则纷至沓来的捕猎者和走私者在短时间内就会令这个数量未知的亚种灭绝。

    沙猫的胆子很小,但这可能是它们第一次见到人类,并不知道人类的可怕,其中一只胆大的沙猫在好奇心的支配下往这边跑了几步,稍微离得近了些,睁大眼睛盯着卫康。

    卫康把镜头对准它,连连按动快门。

    过了一会儿,它对这个头发微秃的中年人失去了兴趣,一甩尾巴又回到了同伴那里。

    在它转身的瞬间,快门捕捉到一张较为清晰的照片,很淡很浅的斑点分布在它的身侧。

    同时存在鲭鱼纹与斑点的沙猫?

    卫康的心跳停了一拍,想向全世界宣告他此时的喜悦,因为其他亚种的沙猫都只有鲭鱼纹却没有斑点。

    虽然还有待在电脑上放大原图确认,但他已经有相当大的把握,他已经达成了此行的目标。

    他转头对张子安露出笑容,似乎是想表达什么意思,也许是想做出“谢谢”的口型。

    就在这时,魔鬼之海的深处传来一阵闷雷般的巨响,连大地都在微微颤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