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56章 求救的失踪者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张子安收拾好的时候,恰好太阳也从地平线露出今天第一缕光芒,炎热的一天又开始了。

    就像是舞台的幕布被拉开,黑暗褪去,周围的景物迅速变得明亮。

    他把无人机在车辆引擎盖上组装起来,用遥控器操纵它起飞。

    其实,这时候其他人也借着明亮的光线,通过望远镜看到了那辆陷入沙中的越野车,虽然只能看到一个侧面,却纷纷惊呼出声。

    无人机很快飞至越野车的侧上方,进入悬停状态,然后围着车缓缓盘旋一周,把拍摄到的画面传送到遥控器屏幕中。

    怎么会是这样……

    看到焦黑的车体时,张子安也吃了一惊,因为这辆车显然是被火烧过。

    “怎么回事?这辆是失火了?”

    “说不定,天气太热,阳光太强,兴许是高温自燃吧?”

    “咱们也得小心些,千万别步这辆车的后尘。”

    大家议论纷纷,为这辆车深感惋惜。

    昨天夜里用车灯照着,大家就注意到这些黑色,但大家以为这是车辆的涂装,没往车辆被烧过这方面想。

    车辆自燃这种事,少见但不罕见,不仅会因为高温暴晒而自燃,更多的是因为线路老化故障而自燃,时常见诸新闻媒体。

    常人无法想象撒哈拉沙漠深处盛夏时的高温,在烈日直射下,干燥的木材可能都会起火自燃,若说这辆车被困在流沙里,受到暴晒,热量在内部聚集,自燃倒也说得过去。

    “不对!你们仔细看火烧的痕迹!这辆车好像不是单纯的自燃!”

    有人眼尖心细,注意到一些不同寻常之外。

    除了轮廓保持完整之外,前后左右的挡风玻璃全都碎了——不仅是碎,甚至有熔化的痕迹,这说明并非是很单纯的燃烧,因为普通的燃烧是烧不到这种程度的,应该是有助燃物。

    所谓的助燃物,很可能是汽油,因为柴油并不像汽油那么容易燃烧。

    奇怪的是,从焦黑的痕迹和走向来看,起火点并不是油箱附近,而是车顶,就像是有人把助燃物泼到车顶,然后点燃了。

    所以,根据这些细节来判断,这辆车并不是高温自燃,而有人故意将它烧毁了。

    在沙漠中,车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旦车辆损坏,驾驶者几乎会立刻面临困难。

    当然,像这种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不会有人自己开车深入,一般来说肯定会有同行者,视同行者的数量而定,一辆车损坏并不一定意味着陷入危险的境地。

    像卫康的车坏了,虽然对车队来说是一件糟糕的事,但至少物资保住了,并不会对此行的安危与成败造成致命性的打击。

    但就算是这样,为什么要把车烧了呢?

    再怎么说,就算是一辆故障无法修复的车,至少也能当一个避风休息防晒的场所,而且烧车还要消耗宝贵的汽油或柴油,无论怎么想也无法理解。

    卫康和李皮特也都看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前者不止一次参与或组织野外考察,后者更是去过很多奇奇怪怪的地方,但他们同样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车被烧成这种样子,车里……还有人吗?”

    有人忐忑地问出这个大家都想到的问题。

    如果有人,或者说是有尸体,那这可能就是一场……谋杀。

    在沙漠深处毁尸灭迹,就算警察想找也找不到尸体。

    张子安微调无人机的角度,让摄像机从车窗斜上方拍摄车内。

    好几个人不敢看了,生怕看到一具或几具被烧得惨不忍睹的尸骸。

    还好,摄像机能拍到的地方,没有发现尸骸之类的东西,只有被烧得露出狰狞钢铁骨架的座椅,到处蒙着厚厚的沙尘。

    大家松了一口气。

    纳巴里因为要做晨祷,来得晚了,此时他分开众人,走到张子安旁边,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皱眉说道:“这是在求救。”

    求救?

    大家都愣住了。

    纳巴里见多识广,不是第一次在沙漠中见到类似的情况,向大家解释他的看法。

    这辆车被陷在流沙里,驾驶者侥幸逃生,试图向附近的同伴或者远处路过的驼队求救。

    野外求救的方法,不外乎那么寥寥数种——发射信号弹、大喊或鸣笛、用石头摆成SOS,指望路过的飞机和航船看到之类的,但信号枪不是谁都有,大喊或鸣笛传出的范围有限,而且受到风向影响,至于用石头摆SOS,这个局限性就更大了。

    还有一种办法,就是看到有船或者飞机路过时,点燃树枝和草丛,用烟雾来求救。

    在晴空万里、能见度极高的沙漠里,如果有烟柱升起,隔着很远就能看到,是最有效的求救方法之一。

    但沙漠里很难找到树枝和草丛,更找不到石头,能用来当求救工具的,恐怕只有这辆车了。

    听到纳巴里的话,大家眼前浮现出一幕充满绝望的画面。

    一个或几个探险者侥幸从流沙中逃生,但车辆被困住无法脱身,只能留在原地等待救援。也许他们最后终于等到了援兵,但援兵没有看到他们,即将错过,所以他们情急之下用汽油浇在车上并点燃,让越野车化为一支熊熊燃烧的火把,橡胶和塑料产生的滚滚黑烟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

    绝望而且孤注一掷。

    他们最后得救了吗?

    没人知道。

    李皮特咳嗽一声,说道:“昨天晚上扎营以后,我上网检索了一下附近地区的出警记录,但近一两年的出警记录里没有找到相关救援信息。”

    没人关心。

    沙漠,每天都在不着痕迹地吞噬人类的生命,每天都有人悄无声息地在沙漠中失踪。

    这辆车的主人,也许同样成了失踪者的一员,别人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是在沙漠中失踪的。

    车辆主人的身份和目的,恐怕也只能成为沙漠中浩如烟海的谜团之一了。

    也许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大家的心里都不是滋味,惋惜的同时也不乏警醒,祈祷自己这支队伍不要步了那些失踪者的后尘,成为新的失踪者。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