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55章 误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营地由安静渐渐转变为喧闹,队员们陆续起床,蓬头垢面地钻出帐篷,该刷牙的刷牙,该方便的方便,每人脸上都满是疲倦。

    肖天宇一直有好感的何荷也从他身边不发一语地走过,但头发散乱素面朝天的她已经跟他印象中那个精致的猪猪女孩完全不同,简直都不像是同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的话,他肯定不敢相认。

    因此,他对她的好感度数值也在迅速下降。

    他们零星地从肖天宇的身边走过,去做自己该做的事,大部分人对他站在这里并不在意,偶尔也有人奇怪,为什么他要站在张子安的帐篷前发呆,像是想要拉开拉链却又不敢的样子。

    人们自然地联想起张子安对他下达的处罚,以为他是要向张子安抗议,或者干脆打一架,但他的表情又不像来找茬儿的,倒像是刚吃了一只活的苍蝇。

    如果他是来打架的,大家肯定要劝阻,但既然他只是发呆,那大家就懒得管他了。

    “You got me mad now♂.”

    帐篷里又传来一句莫名其妙的男声。

    怎么回事?

    是那个人因为自己久久站在帐篷门口打扰了他们而生气了?

    肖天宇的眼睛四下乱瞟,想看看队伍里少了哪个男人,哪个男人在夜里钻进了张子安的帐篷,但队伍里的男人太多,早上又乱,他看了一会儿依然无法确定。

    两个男人,在帐篷里……能干什么?

    干什么?

    什么?

    干。

    他不寒而栗。

    朕与将军解战袍,芙蓉帐暖度**!

    原来……你竟然是这样的张子安!

    可怕!

    他再一次为自己提前半小时起床的决定感到庆幸,如果正常起床,和张子安一起蹲坑,难保不会对自己的大白屁股有什么想法……

    “Who are now strong?”

    帐篷里的人像是能读懂他的思维一样,适时地发问道。

    我服了,你更强,行了吧!

    肖天宇认输了,真的认输了,继续喝带着怪味的过滤水就喝吧,但他再也不想跟张子安扯上关系。

    此地不宜久留!

    兴许别人也知道张子安的性取向,见他站在这里还以为他也是……

    那就惨了,如果传扬出去,他可能都找不着女朋友了。

    肖天宇果断决定撤退,而且以后要与张子安保持安全距离!

    他刚一转身,帐篷里的人像是有透视一样,断然说道:”Slaves,get your ass♂ back here!”

    什么?还不让我走了?想把我留下?

    另外我怎么就成奴隶了?

    肖天宇绝对不敢留下,拔腿就跑。

    帐篷里又遥遥传来一句话:”Give up?Give up?No!No!Give up or take you apart!”

    “I give up!I give up!”

    肖天宇大吼着逃开,一头钻进自己的帐篷里瑟瑟发抖。

    ……

    ???

    怎么回事?

    张子安昨天夜里又值了一次夜班,再加上折腾得较晚,今天早上很困,实在不想起床,但架不住理查德这只贱鸟总在他耳边聒噪个不停,还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英文,把他吵得无法再次入睡。

    他甩过一张毛巾,正好甩中了理查德,把它从头到尾盖在毛巾下,突如其来的黑暗令它夜盲症发作,再也顾不上念那些奇怪的台词。

    不过,就在它念出最后一句台词时,帐篷外却突然传来沉重的脚步声,还有同样莫名其妙的吼声。

    张子安套上衣服,拉开帐篷拉链,探头向外看了看,大家都在忙碌,帐篷门口没人,只留下几个凌乱的脚印。

    奇怪,是有人在帐篷外偷听吗?

    早上时间宝贵,谁闲得这么蛋疼?

    可能是巧合或者误会吧。

    张子安没再深究,又回到帐篷里,从瓶子倒水给飞玛斯和菲娜喝,自己喝掉剩下的。

    昨天发生了比较惊险的一幕,卫康教授的越野车可能无法行驶了,不知道能不能修好,这算是一则坏消息,不过也有好消息,就是昨天扎营后的例行统计,车队的百公里平均油耗首次出现可喜的下降。

    究其原因,一是大家的沙漠车技在磨练中有所提升,对油门的控制更娴熟,二是随着饮用水和物资的不断消耗,车辆的载重下降了,油耗当然也会随之降低。

    飞玛斯和菲娜也醒了,它们早就听到了帐篷外的动静,但同样懒得深究。

    “刚才是谁在外面?”他问道。

    菲娜连眼睛都懒得睁,舔着它专用水盆里的清水,说道:“一个白痴。”

    飞玛斯也表示默认。

    看到它们这样子,他就知道没什么事。

    他倒了半杯水,拿上牙膏牙刷,走到帐篷外刷牙。

    卫康正好从他的帐篷前经过,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喃喃自语道:“肖天宇这孩子是怎么回事?一大早跟丢了魂似的……”

    “卫教授,昨天睡得怎么样?”张子安嘴里全是牙膏泡沫,含糊地打招呼,“您这是去哪?”

    卫康已经穿戴整齐,向另一侧拐过去,不像是要去指定方便地点的样子。

    “哦,还好,我去看看我的车还能不能启动,试着修一下,但我对修车不在行……”卫康停下来。

    “您还是多休息一下吧,他们应该有人会修。”张子安吐掉泡沫,示意李皮特那些人,“找他们帮忙吧,用不着客气。”

    他发现卫康的脸色比较差,可能昨夜没睡好,因为卫康是责任心比较强的性格,可能为自己的疏忽而懊悔,所以辗转难眠。

    卫康点头,叹了口气,“好的。对了,小张,一会儿等你洗漱完了,拿上无人机去那边。”

    他指了指那辆陷于流沙中的越野车。

    萨利姆爬天梯的过程很惊险,如果没必要,就不值得再次冒同样的危险,毕竟生命是最宝贵的。

    他们昨天晚上吃完饭商量了一会儿,觉得用常规方法很难安全地接近那辆越野车,即使有其他办法也太过耗费时间,不如用无人机来探查一下。

    无人机不怕流沙,只要保持适当的安全距离,不要飞得太低,就相当安全。

    但是无人机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就是很难探查车辆内部,但至少比望远镜好得多。

    “好。”

    张子安一口答应,操纵无人机是他的工作,责无旁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