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54章 不一样的清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清晨。

    滴滴滴滴滴——

    手机闹铃响到第三遍的时候,肖天宇终于打着呵欠从充气防潮垫上坐起来,连眼睛都没睁开,摸索到身边的衣服,胡乱套在身上。

    衣服满是汗馊味,不过无所谓了,反正大家都差不多,无非浓点淡点的问题——以前他总认为软妹子的身上总是香香的,现在么……e。

    沙漠里白天气温高,夜里依然挺凉的,别人都至少盖个毯子,怕热的他却只盖了个毛巾被。

    渴。

    嗓子干得冒烟。

    一咂嘴都咯吱咯吱的沙子。

    他的手从枕边摸到塑料瓶,拧开瓶盖咕嘟咕嘟往嘴里灌。

    咕!

    他猛然睁大眼睛,差点把满满一嘴的水喷出去!

    尼玛这是什么怪味?

    谁昨天上火了吧?

    虽然瓶子里的水经过了过滤和净化,达到饮用标准,但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始终觉得有某种怪味,他总怀疑有坏心眼的人故意整他,把尿也过滤了……

    今天这瓶水的味道尤其浓重,估计是有人上火了。

    说到底,都怪张子安那臭小子,想出这么馊主意来惩罚他,不就是多用了点儿水,值得这样吗?

    最可气的是,就连这带着怪味的过滤水,还是限量供应的,否则他早把刚才那一口水吐出来了,现在却只能忍着恶心咽下去。

    呼!

    半瓶水下去,终于暂时缓解了干渴。

    营地里静悄悄的,因为大家都还没起床。

    肖天宇每天都提前半小时起床,因为他方便的时间比较久,平时习惯了坐在马桶上玩手机,每次都至少得蹲半小时才行。

    他见识过李皮特的恐怖,如果在方便的地点蹲得太久,耽误队伍的行程,那人就会过来,既不催也不骂,而是跟他面对面蹲下来,就这么盯着他。

    实在是太恐怖了!

    所以,他既不能改变自己的习惯,又不想再次经历那种恐怖,就只能上好闹铃提前起床。

    虽然困,但独自蹲坑的感觉还是不错的——在连最简陋的隔板都没有的露天沙地上,几个男人光着屁股蹲在那里,屁股下面是自己挖出来的沙坑,若是去得晚了,你挖着挖着可能会挖出一坨别人刚埋下的、新鲜热乎的大便……这画面太美,想想都恶心!

    去得早呢,就能把这样的风险留给别人。

    肖天宇每次大便完了,都会很小心地用沙子埋上,还会修饰一下表面,显得好像没人动过的样子,说不定就会有人上当挖到地雷……

    想到这里,他嘿嘿地傻笑起来,心中产生了报复的快感。

    肚子里有些胀痛感,便意准时到来,他拿上一卷手纸,兜里揣着手机,哼着最新番剧里的旋律,拉开帐篷的拉链,略显笨拙地钻出帐篷。

    果然,其他人都还没起,天色也暗着,只有最外侧的越野车顶上坐着一个人影,那是负责值守昨夜最后一班岗的人。

    肖天宇冲那个人影晃了晃卫生纸,表示自己要去方便,然后绕过停放的一排越野车,来到指定的方便地点。

    为了以防万一,比如昨夜有人拉稀,他先用鞋试着刨了个浅坑,确认安全之后,才弯腰用手把坑刨大刨深,然后心满意足地脱下裤子蹲下来。

    他举着手机,开始播放来埃及前预先存进手机里的新番,并且很满意自己的机智——这里又没网络,蹲下来干点啥呢,他又不喜欢看小说,拿尿滋蚂蚁?这里连蚂蚁都没有!

    一集动漫是20多分钟,除去p和ed,差不多5分钟,蹲坑的时间正好看两集,当然中间要多换几个姿势,否则腿很容易蹲麻到失去知觉,然后跪到自己的大便上。

    大概是换到第三或者第四个姿势时,天色又亮了一些,他换姿势时看到不远处有个黑乎乎的东西,正是昨天傍晚看到的那辆陷在沙中的越野车。

    “不知道那车里还有干净的瓶装水没有……”他嘀咕道。

    不过就算是有,他也不敢去拿,因为车的周围都是流沙,他宁愿继续喝有怪味的过滤,也不想把小命送掉。

    听说今天要进一步调查这辆车,但这跟他无关,他只是为了混个资历和日后吹嘘的资本,说起来作为得力干将跟随导师远赴非洲进行考察,如果能考察出轰动性的成果,对于就业困难的生物系来说不啻于一块含金量颇高的敲门砖。

    “起床!”

    “起床!”

    “快起床!你们这些懒鬼!”

    营地里传来李皮特的吼声。

    时间过得好快,不知不觉就半小时了啊……

    他关闭播放器,用手纸擦了屁股,咬牙忍住大腿的酸麻,提起裤子站起来,用脚拨动沙子,把味道浓郁的排泄物盖上,然后仔细地在表面制造出一些天然的起伏。

    听说猫也是习惯于掩埋自己的排泄物,但是他没养猫,也没亲眼见过。

    “啧!完美!嘿嘿,看今天能不能坑到谁……”

    他满足地拍了拍肚子,迈腿走回营地。

    “嘎!”

    走过那顶最大的帐篷时,他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怪叫,不由地停下。

    他知道这是张子安的帐篷,里面还有一猫一狗,但这声怪叫是怎么回事?

    对了,他想起来了,这家伙是不是又在自己偷偷享受志玲姐姐的施法材料?

    我擦!今天非要捉奸在帐,让你交出施法材料不可!

    他伸出手,刚要触及帐篷拉链,就听到一个陌生的男声。

    “hey buddy,i thk yu've gt the rng dr,the leather b is t blks dn!”

    ???

    什么鬼?

    肖天宇一惊,他明明已经放轻脚步了,难道张子安依然听到了他的动静?但这说话的男人是谁,为什么大清早的会在张子安的帐篷里?

    另外这句话似乎有些耳熟,似乎在哪里的弹幕上见过。

    是哪里呢?

    “like ebarrassg e♂,huh?”帐篷里又传出一句话,还是同样的男声。

    肖天宇更吃惊了,这人怎么知道自己要趁张子安施法时曝光他,以此来反击他对自己的羞辱?

    “yu like that♂, huh?”

    “yes ♂sir♂!”

    肖天宇百分百肯定,后一句是张子安的声音,但这声音中似乎有某种特殊的含意……

    他的鼻翼和额头冒出了冷汗,总觉得面前的帐篷拉链像是一扇不能打开的新世界大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