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51章 遇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咱们开车过去看看。”有人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纳巴里皱眉,看看天色,提出异议:“天马上就黑了,还是等白天去比较好……”

    “不,也许还有遇难者存活。”李皮特摇头。

    不论那辆车是什么人开进沙漠的,放着不管肯定不行,大家都想探求真相,而且放着不管也有违人道主义精神——光线太暗、离得太近看不清具体情况,只能看到那辆车是被半埋在沙子里,也许驾驶者尚在附近,还没有脱困,等待人们来解救。

    时间就是生命,如果真有遇难者,一夜的等待可能就会要了那人的命。

    况且一辆情况未知的越野车待在附近,大家今天晚上肯定也睡不好。

    稍加探讨之后,大家很快拟定了方案——无人机退回来,在沙脊上寻找坡度平缓之处,集体开车翻越沙脊,然后驶向那辆车,探查情况并顺便扎营。

    大家都对那辆车的真相很好奇,围观的人一哄而散,全都回到自己的车里,摩拳擦掌准备出发。

    张子安撤回无人机,在沙脊上平飞并寻找到一处坡度平缓的地方,让大家顺利翻越了沙脊,来到沙丘的另一面。

    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每辆都打开大灯,将附近照得一片雪白。

    如果是徒步穿越沙漠,最佳的选择就是昼伏夜出,避开日照强烈高温难耐的白天,白天休息夜间行走,以减少身体的失水。

    但开车的话,在沙漠里夜间行驶是非常危险的,一般都会尽量避免在夜间开车,因为沙子崎岖起伏,车灯范围之外又是一片黑暗,过于强烈的明暗反差和急剧的明暗变化很容易引起视觉疲劳,无法及时发现危险。

    纳巴里能过对讲机建议停车。

    “卫康先生,李皮特先生,前方情况未明,如果你们执意要去察看,我觉得最好不要大家一起过去,先派出几辆车过去侦察比较好。”

    卫康和李皮特虽然认为没有这个必要,但还是尊重纳巴里的意见。

    经过商量,决定由纳巴里、李皮特、卫康和张子安这四辆车去查看情况,其他车原地待命。

    其实大家都想先睹为快,不过没办法,只能老实地留下来,通过对讲机旁听直播。

    四辆车改为间隔几米并排行驶,向那辆半埋在沙子里的越野车的大致位置驶去,这样车灯加起来可以覆盖一大片范围,既能保证安全又不会错失任何蛛丝马迹。

    之前从无人机得到的影像无法准确判断距离,他们四人感觉已经开了挺远的,但仍然没有看到那辆车。

    他们不时瞟一眼后视镜,后面大部队的车灯很明亮,即使隔着挺远依然穿透黑暗照过来,只是灯光忽隐忽现,这证明沙地的起伏幅度很大。

    突然,远光灯似乎照到了一个微微反光的物体,看样子可能就是那辆越野车。

    “停车!停车!快停车!”

    纳巴里突然大吼道。

    张子安反应迅速,第一个踩下了刹车,而且一下子把刹车踩到底,轮胎卷起大量沙子,很快停住了。

    李皮特也踩下刹车,但是不像张子安踩得那么果断,多往前滑行了几米才停下。

    卫康的反应慢了一些,往前滑出十几米才停住——虽然也停住了,但车辆的姿态似乎有问题,一侧的前轮好像陷下去。

    卫康只是刹住车,但没有熄火,他在车里猛地摇晃一下,像是马失前蹄的感觉,幸好系着安全带,否则脑袋可能会磕在方向盘上。

    他察觉前轮好像陷进了坑里,本能地拨到倒档,想把车倒出来。

    “不要动!不要动!”

    纳巴里大吼道,并且已经跳下车,向卫康的车跑过去。

    但是晚了。

    卫康非但没把车倒出来,狂转的车轮刨出大量沙土,似乎起了反作用,扰动了深层沙子的结构,不仅是一侧的前轮,连后轮也开始往下陷。

    “卫康教授!快离开车!”张子安见情况紧急,抓起对讲机吼道。

    “准备牵引绳!”李皮特也反应过来,“别让车陷下去!”

    卫康脸色惨白,全身汗津津的,颤抖着松开了方向盘和油门。

    一个词猛然跳进大家的脑海里——流沙!

    他们明白了,前面那辆越野车是为什么被困在了沙子里,大概也是遭遇到流沙。

    流沙是非常可怕的,就像是一个贪得无厌的无底洞,企图把任何从上面经过的物体吞入腹中。最可怕的是,流沙的表面往往与寻常的沙子没有任何区别,只有走上去并且陷下去的时候才会察觉。

    越野车自重大、负重更大,陷得非常快,眨眼之间沙子已经没过车门下端,卫康连车门都打不开了。

    “车窗!从车窗里出来!”纳巴里喊道。

    卫康已经完全慌了神,这时才想起车窗也可以逃生,他身材干瘦,完全可以从车窗里钻出去。

    他摇下车窗,从车窗里挣扎着钻出半个身体,屁股坐到车窗框上,向下看了看,似乎是在犹豫能不能跳下去。

    “别跳!上车顶!跳下去你会跟车一起被埋住的!”纳巴里喊道。

    卫康一咬牙,费了好大的劲,仗着经常在野外考察,身体素质不错,成功地从车窗爬到车顶上,趴伏在车顶,双手紧抓行李架,脸色白得像复印纸。

    这时,张子安已经从自己的车里取出牵引绳,远远地抛向卫康。他不知道流沙的范围有多大,不敢站得太近,但牵引绳本身又很沉重,第一次、第二次都扔歪了,直到第三次卫康才接住。

    李皮特已经把自己的车调了头,张子安把牵引绳的一端系在李皮特车后的拖车钩上,然后让卫康可以跳车了。

    卫康一咬牙,闭着眼睛往下一跳,双腿立马陷入沙中,而且感觉沙子的深处有一股吸力,拖着他的脚往下拽。现在牵引绳就是他的救命稻草,他使出吃奶的力气死死拉住绳子,在胳膊上缠绕了数圈。

    李皮特轻踩油门,牵引绳绷直,发动机的马力轻松地战胜了流沙的吸力,把卫康从流沙中拖到安全地带。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