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46章 回归自然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张子安领着卫康等人来到他捕捉耳廓狐的那片沙丘,把麻醉状态的耳廓狐从笼子里取出来,放到沙地上,给它们留下一些食物和清水,作为对它们的回报和补偿,大概就像无偿献血之后有牛奶喝的感觉。

    麻醉药效已经快过去了,它们虽然还未完全醒来,但身体已开始微微蠕动,不时甩下尾巴、忽闪忽闪耳朵。

    张子安他们拎着空笼子撤离到沙脊背面,等待它们清醒,只有这样才能放心离开,而且在它们的体力恢复前,也要承担起保护它们安全的责任,防止有猎鹰或者其他猛兽趁火打劫。

    太阳出来了,炎热的一天又开始了。

    他们举着望远镜,观察着耳廓狐的动静。

    阳光驱散了清晨的凉意,笼罩耳廓狐的身体。

    晨风吹拂着它们土黄色的毛发,这是几近完美的保护色,若不多加留神,真会把它们与沙子混淆。

    突然,耳廓狐头领的眼皮动了动,紧接着睁开了眼睛,挣扎着站起来,由于药效还有少许残留,它的肌肉尚未完全恢复控制,动作还有些踉跄,茫然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它是这群耳廓狐中身体最强壮的,同样的药力理应最先醒过来。

    食物的香味被风送到它的鼻尖,它用力吸了吸鼻子,发现摆在旁边的食物和清水。

    不过,它毕竟头领,没有见利忘义,舍弃食物和水的诱惑,先跑到同伴的身边,用尖尖的鼻子挨个儿拱了拱同伴们,又伸出舌头舔了舔它们的脸。

    同伴们也陆续清醒了,它们的力气也还没有恢复,走起路来像是深夜街边的醉汉。

    它们都闻到了水和食物的味道,虽然昨天晚上吃得挺饱,但沙漠中匮乏的食物和清水来源令它们表示自己还能吃,纷纷围拢过去,争抢着进食。

    出于对头领地位的尊敬,它们让出了其中一份给头领独享。

    卫康对其他人使了个眼色,露出会心的笑容,意思是果然是犬科动物,虽然其他种类的狐狸并不群居,但这些群居的耳廓狐却表现出与犬类相似的群体习性。

    高恪端着摄像机,把这宝贵的影像忠实地记录下来。

    在一些国家里,耳廓狐是可以作为家庭宠物饲养的,即使是在中国,只要办了复杂的手续,也是可以养的,但谁家也不会养一大堆耳廓狐,它们的很多习性只能在野外才会表现出来,而且习性也会因为栖息地的不同而改变。

    这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比如说,老虎是公认的独居动物,现存种类的老虎几乎无一例外,拥有强烈的领地意识,除了繁殖期间以外,两只老虎很难在一块区域间共存。

    但是,2002年的时候,中国林业局和几个国际组织为了保护中国华南虎,考虑到中国国内几乎已经不存在适合华南虎生存的自然栖息环境,就开展了华南虎野外项目,把5只来自动物园里的华南虎投放到南非老虎谷自然保护区。

    人们起初很不看好这个项目,因为这5只成年老虎是在动物园里出生长大的,幼年时期没有母虎教它们狩猎技巧,它们刚到老虎谷时连风吹草动都怕,怎么可能回归自然并长期生存下去?

    另外,谁都知道老虎是生活在山林里,而不是生活在平原上。

    不是说“虎落平阳被犬欺”吗?

    这几只华南虎,估计到了非洲大草原就是被当地野狗吊打的份儿,根本生存不下去,最后八成会成为一个笑柄。

    然而,这个项目取得了出人意料的成功,到了2017年的时候,老虎谷内的华南虎已经增长到17只。

    人们小看了华南虎的生命力和生存本能,就像迈克尔·克莱顿在《侏罗纪公园》里的那句话——生命总会找到出路。

    最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17只华南虎居然改变了习性,成了群居动物,自发组成了几个小团体,集体狩猎当地的大型食草动物。

    至于被野狗欺负……已经被证明是杞人忧天的担心。

    实际上,群体出动的虎群已经开始驱逐当地的土着狮群了……

    起源于山林地区的老虎心脏比狮子大,后肢力量比狮子强,能人立而起,而一跃三米高,会掌掴,还特么的能蹿上矮树,反正非洲平原也没什么高树。

    它们平地上欺负狮群,上树抢夺豹子的食物,俨然已经成了非洲一霸,令人们对它们的未来充满期待!

    唯一稍显遗憾的是,这个充满想象力的项目并不是由中国官方主导的,目前该项目已大权旁落,被其他团体接手,这些华南虎再也不可能回到中国了。

    不过也好,中国野外已经确实不存在适合华南虎生存的自然环境了,即使把它们接回来,也只能把它们关在动物园里,还不如就让它们留在那里,权当是一粒火种,也许有一天会形成燎原之势。

    耳廓狐的生存状态其实也与这些华南虎相似,沙漠的生存环境过于严苛,就像一款难度变态的网络游戏,单打独斗死路一条,只有组队打boss才是正理,这就是为何其他地区的狐狸都是独居而它们却是群居的原因。

    卫康和张子安等人举着望远镜静静地看着,谁也不敢发出声响,以免惊吓到耳廓狐。

    这时,张子安用胳膊肘轻轻捅了下卫康,示意让卫康往远处看,并且拍了拍高恪的肩膀,让他移动镜头。

    稍远的地方,另一小群耳廓狐像是变魔术一样,突兀地现身,谁也没看到它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可能在这片沙丘之下有它们的巢穴。

    其他不知道,但张子安清楚,新出来的这一小群耳廓狐正是昨天夜里的漏网之鱼,它们看到头领和其他同伴去而复返,激动地从藏身地跑出来迎接。

    眼看工农红军就要胜利会师,一小群耳廓狐却突然犹疑起来,跑着跑着就止步不前,小心谨慎地打量对方。

    卫康他们猜到了原因,被逮住的这群耳廓狐沾到了人类的气味,令其他耳廓狐觉得很陌生。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