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41章 围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张子安能理解菲娜的抵触情绪,因为猫都是很爱干净的,连自己的排泄物都挖坑埋上,而狐狸这种动物也确实是又骚又臭,不然怎么都骂“骚狐狸”呢?

    狐狸的尾部有一对腺体,遇到敌人或者受惊时会释放奇臭,以此来把敌人恶心走,跟黄鼠狼和臭鼬之类的使用相同的御敌手法,但是颜值比黄鼠狼和臭鼬高到不知哪里去了,所以没人骂“骚黄鼠狼”、“骚臭鼬”,这毕竟是个看脸的世界。

    作为宠物的狐狸,往往会被割掉那对臭味腺,否则就算在家里养熟了也难免受惊,动不动就在家里释放化学武器,搁谁也受不了,整个屋子恐怕都没法住人了,也许还会波及邻居。

    另外,就算是割掉臭味腺的宠物狐狸,也并非万事大吉,因为狐狸本身虽然没什么臭味,但狐狸尿的味道可是相当冲!

    在这点上,狐狸跟猫很相似,都是起源于干旱沙漠地区,祖先为了适应干燥缺水的生活,不能像人类一样随意排尿,必须把尿液浓缩再浓缩,否则大量宝贵的水分随着尿液一起排出去就太可惜了。

    在生存环境极端严苛的沙漠里,如果没有这样的本事,可能早就灭绝了。

    浓缩就是精华,浓缩后的尿液……味道可想而知。

    但狐狸与猫不同的是,两种动物对尿液的处理方法不一样。

    猫尿的味道虽然也很冲,但猫排泄完之后会把尿埋起来,以免尿液的味道吓跑猎物,或者令自己成为天敌的猎物……

    猫砂和沙子本质上差不多,宠物猫天生就会使,几乎不用教,所以养猫比较省心。

    狐狸却不会这么做,只管尿不管埋。

    当然,狐狸是犬科动物,让它们像猫那样使用猫砂似乎有些苛求。

    没关系,既然狐狸是犬科动物,那像遛狗一样把它们牵出门外排泄不就行了?

    但是抱歉,人类用了上万年时间驯化狗,才把定点排泄的本能写进了狗的基因里,狐狸从来不是人类社会的主流宠物,想买回一只狐狸然后让它们像狗一样憋尿然后被主人领到外面定点排尿,那是天方夜谭……

    所以,养狐狸当宠物不是不行,毕竟更奇葩的宠物都有人养,但要么把它始终关在笼子里,要么家里有矿,最好是专门准备一间房子养它,然后对沙发、床、家具上到处都是经久不散的刺鼻尿味一笑置之。

    怎么养先放在一边,想捉住这群耳廓狐却不让它们受惊是不可能的,它们只要受惊就会释放化学武器。

    就像那句话说的,千万别逮不着狐狸,倒惹得一身骚!

    飞玛斯体内的狩猎本能令它跃跃欲试,但它听菲娜如此厌恶狐狸的味道,也未免心里打鼓,它现在是公众狗,得注意形象。

    张子安稍微抬头看了一眼,发现那群耳廓狐还没离开,就对菲娜和飞玛斯说道:“耳廓狐的运动能力很强,在沙漠里跑跳如飞,硬追的话估计很难追上,就算能追上也会很累,而且扑捉的时候还可能受到化学武器的攻击,所以咱们只宜智取,不宜力敌。”

    菲娜没说什么,但眼神仿佛是在怀疑他的智商。

    张子安用手指在沙子上简单画出了地形图。

    一道弧线代表此时他们所在的沙丘,弧线后面一个圆圈和两个点代表他们三个的位置。

    离弧线隔着一段距离,他又画了个几个x,代表那群耳廓狐。

    “咱们采用原始人狩猎的办法,你们两个分别从左右绕过去。”他在弧线左右各画出一根箭头,指向x的后方。

    “你们到位之后,不需要亲自动手捉它们,只要虚张声势,把它们往沙丘这里赶,如果它们往别处跑,你们就堵住它们的去路,让它们只能往这里跑。”他解释道:“咱们来个请君入瓮,等它们跑过来,由我来完成捕捉。”

    原始人就是用类似的办法捕猎大型动物,比如成群的野牛,他们不是硬碰硬的直接包围并杀伤野牛,因为他们手里只有把磨尖的石头绑成长棍上做成的长矛,想扎透野牛那身厚皮并不容易,就算扎中也未必会伤到要害,反而可能在野牛的反击中受伤或者死亡。

    所以原始人会包围三面,只留一个方向让野牛跑,把野牛群往悬崖边驱赶,野牛群狂奔到悬崖边刹不住车,纷纷坠崖。即使跑在前面的刹住车了,后面的看不到情况,也会把前面的挤下悬崖。然后原始人只要去崖下割肉包饺子过年就行了。

    张子安也用的是类似的方法,请菲娜和飞玛斯扮演原始人的角色,而他自己……则扮演悬崖。

    “你确定这个办法可行?听着不怎么靠谱!”菲娜半信半疑。

    “这可是真·劳动人民的智慧!”张子安胸有成竹,催促道:“快去吧,别等它们跑了!”

    “你最好有把握,否则如果让本宫身上沾到狐狸的臭味……”菲娜冷哼一声,不太情愿地向左边绕过去,很快消失在黑夜里。

    飞玛斯则是去右边潜伏。

    张子安居高临下,看到菲娜不情愿归不情愿,还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伏低身体,像一缕轻烟般在不惊动耳廓狐的情况下迅速绕到它们的侧后方。

    飞玛斯的速度慢一些,因为它担心自己的体型大,可能会被耳廓狐发现,于是用的是拍摄《战犬》时从警犬那里学到的匍匐前进,倾听耳廓狐那边的动静,爬行一会儿停一会儿,过了十几分钟才到位。

    帐后已伏下刀斧手,张子安很想“掷杯为号”,但可惜他手里没杯,只好从兜里掏出手电筒,快速点亮又熄灭,作为开始行动的信号。

    飞玛斯和菲娜同时从藏身地蹿了出来,按照张子安的叮嘱没有叫唤,以免过早惊醒营地里的人们,而是迅猛地作势向耳廓狐扑了过去。

    耳廓狐的反应也很快,惊慌失措地向菲娜和飞玛斯扑来的反方向逃窜。

    一场沙漠追逐战就此展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